When the Structure Softens

Music for a short dance theatre piece choreographed by Anthony Middleton.
Erhu and electronic music by Li Cheong
Joint project by students of Music Department, the University of York and Northern School of Contemporary Dance, Leeds, UK.

Instructions (PDF)

An erhu soundtrack version:
[audio:http://licheong.com/music/LiCheong_WhenTheStructureSoftens.mp3]

Back to the list of compositions

Being Alive

This is one of the Sondheim’s songs that touched me so profoundly.

Someone to hold me too close.
Someone to hurt me too deep.
Someone to sit in my chair,
And ruin my sleep, (my comment: So far all the lyrics are negative)
And make me aware,
Of being alive.
Being alive. (Now the point of view changes!)

Somebody need me too much.
Somebody know me too well.
Somebody pull me up short,
And put me through hell, (When a close relationship breaks up, when something sweet in taste turns sour, isn’t it horrible?)
And give me support,
For being alive.
Make me alive.
Make me alive. (But again, this sentence rounded up the paragraph with hope)

Make me confused. (negatives and positives, dilemma and irony)
Mock me with praise.
Let me be used.
Vary my days.

But alone,
Is alone, (Frei aber einsam, einsam aber frei!)
Not alive.

Somebody crowd me with love.
Somebody force me to care.
Somebody let me come through,
I’ll always be there,
As frightened as you,
To help us survive,
Being alive.
Being alive.
Being alive! (Life is still full of hope, isn’t it? You still wish for someone who can know you too much!)

看灣仔劇團《第二把交椅》

慶祝二十週年的時候,灣仔劇團製作的是開心熱鬧的《紅船》。二十五週年紀念,看這幅顏色鮮艷的海報,入場前也以為一個開心熱鬧的劇。怎料卻完全出乎我的想像.故事裏種種的沉痛的人生的挫折,工作、婚姻、家庭上的,看到我哭了,(劇裏也有很多超正的笑位!)幸好最後一幕筆鋒一轉,讓我們看到一種轉機和解脫。

為甚麼要這麼苦?難道人生真的不能快樂一點?家庭成員互相不能理解,母親死亡而兒子爭吵,演員為爭人工爭角色爭取專重的吵架…種種的「怨憎會」讓人看得好像自己也身在其中…這劇本寫得最好的是,觀眾會理解到每一個人的原因理由,每一個人自己心裏帶著的苦和執著,以至於同情他們。但是偏偏衝突又似乎無可避免地發生,人生是否必定這麼苦?

幸好,結果讓我們看到了一點解藥,瘋了,其實是放下那一點執著,留多一點心給最愛的。「人生只有三句話最重要: 對唔住,多謝你,我愛你。」這三句最普遍的說話,放在這裏,卻點石成金!

最後小男孩指著天上,說我要做最高的,我要坐這張椅子,何生搖搖頭引了一句經典的名句: 「人啊,人!」

何生,區嘉雯好到已經沒得說了。難得群戲也非常好看,演員吵架的群戲也做得非常好,每個角色都以幾句的台詞而顯示了不同的性格。小孩並不是很有演技,但角色分配得好,善用了他們的長處。場景的轉換非常流暢!

何生引用了很多名劇的名句,這些句子又和劇的內容真是很呼應。場刊裏用了厚厚的幾頁紙去印這些名句,想觀眾在看完劇後再慢慢細味。我想我們也真的應該再仔細讀多幾遍。

劇本已經是非常好了,唯有一些鋪排可能未夠。例如故事裏,妻子和兒子都批評馬浚龍(何生)很少和家裏人溝通,總是想做第一,做一家之主,要人服侍。但從觀眾角度,一看便已經看到指控的場景,好像「前因」鋪排未夠。

音樂能和劇情息息相關對應,但有部份地方入得比較突然,反而沖淡了氣氛。

謝謝你們的好戲!

喜見台上很多熟悉的面孔。當年我們參加灣仔劇團的工作坊,正是二十週年。轉眼間,就是二十五週年了。時間真快,我和我的友人也渡過五年了。我們依然回到牛池灣,依然喜歡這裏的街巿,依然是必發茶餐廳。

還有幾天,向各位朋友推薦,非常值得去看!

戶外演出

友人上學期有一科關於藝術節管理的課,教授者是康文署文化節目組的 Winsome。其中一課曾邀請了台灣雲門舞集的行政總監葉芠芠女士來演講。

雲門舞集在台灣以及國際都是知名的舞蹈團,到底他們是如何成功的達到這一點?

林懷民先生今年已經六十歲,仍然努力不懈。他最初是文學出身,又讀過新聞系,之後才從事現代舞的。也許正是他這種背景,讓他視野較廣闊,敢做尋常舞蹈團不做的。雖然也有會跳舞的朋友曾批評雲門的舞蹈其實有姿勢冇實際,但對於我這種不懂舞蹈的人來說,我不會知道到底技巧如何,反而在乎整體的表演是否給我一種新的衝擊。另一方面,也特別喜歡一些舞蹈的團體敢於運用新音樂,就像雲門的行草(其中一輯是瞿小松作曲)、CCDC 的蘭陵王。現代舞和新音樂好像是一對 perfect match。現代音樂可以沒有隱定的節奏、沒有明確的旋律,恰恰讓編舞者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雲門的行政總監葉女士在課堂裏集中談關於戶外的演出。無論是音樂、舞蹈、戲劇,很多表演都是在戶內,在劇院裏面。戶外演出比較少有,也比較難搞。

******

先談雲門舞集的機構,單單行政的人員,竟有三十多人,這對比起一般舞蹈團來說是頗多的!為甚麼要這樣多呢?其中一部份的職員是專門為了管理義工的,而演出時候義工最多試過達到二百多人!那麼,又為何會需要這樣多的義工?正是因為演出是戶外的。

雲門和台灣政府的文建會有個協議,所有的首演都要先在台灣演出。(相信表演工作坊也有類似協議吧?)文建會的作用有點像香港的康文署或者藝發局,但台灣的政策和香港很不同。香港主要的藝團,大部份收入來自政府的資助。但台灣剛剛相反,文建會的資助只佔雲門 7% 的收入,而絕大部份的收入來自門票,國外巡迴演出的收入,以及商家的贊助。資助雲門最多的是國泰人壽。

葉女士說很羡慕香港的政府會支持自己的團體。但是我們香港人看到的剛剛相反,香港的導師 Winsome 卻羡慕台灣的商家願意資助藝團。台灣似乎比香港更有文化氣息,有自己出名的品牌,讀書有誠品、戲劇有表演工作坊、舞蹈有雲門、音樂有國家交響樂團等等,演藝團體好像更加有活力,更加願意創新。我們會問,到底台灣是怎樣成功的。為甚麼商家會資助那麼多。Winsome 說其中一個原因是,好像美國,資助藝術團體的款額是可以免稅的,這是一個很大的誘因讓商業機構願意資助藝術團體。否則的話,商家寧願資助慈善機構,因為更能夠達到宣傳和美化公司形象的效用。

除了在戲劇院裏面演出,雲門每一年都會在兩廳院外面的廣場作免費的戶外表演。(現在「中大」至正的牌已經被除掉了,現在叫做「豉油」廣場…)

除此之外,雲門還會在台灣各縣巡迴表演,這些縣有的較偏遠,居民平常不會像台北、高雄那些大城巿有機會看大型演出。林的心願是讓一般百姓也有接觸舞蹈的機會。其實戲曲的戲班就是這樣的,例如以往不少粵劇潮劇的戲班都是四處流動的表演團體,會在過年過節的時候,去不同的鄉下戶外搭棚演神功戲。

這麼多年下來,雲門的戶外演出效果頗為成功,既做到宣傳的效果,而且也吸引到商家的贊助。兩廳院外面的廣場非常大,應該比維園的足球場還要大,但每一次都頗為轟動,全場爆滿。最初他們在廣場安放兩個大螢幕,後來發現再加一個螢幕,又可以容納多上萬的人。但多一個螢幕就可以花多幾十萬的錢,因為那不單單意味著多一個螢幕,還意味著要多很多的喇叭、電力、人手。

他們通常是星期六晚演出,但他們通常把星期日也預訂下來,以備無患。幾日前開始搭棚。戶外演出比戶內演出需要更多的時間 set-up。戶內演出,燈和音響的基本設施已經安放在場地了,但戶外演出,一切都是從零開始。光是搭台、掛燈就要用更多時間。而且燈光的測試只能在晚上做(日間太陽還在啊!)。

每次演出,下午已經擠滿了人預先霸位。要控制兩至三萬的人群,真的需要數以百計的義工。葉女士播放了一些綵排片段。有趣的是演出前,舉著牌到處巡的義工,叫觀眾坐下,讓出走火通道..有點像包青天裏面的差役舉著「肅靜」、「迴避」的牌,很「台灣」,很好笑。但這是必須的,如果沒有人維持通道暢順,且別說有意外會發生人踩人,就連有人想去廁所,也會很搔擾。

但畫面所見,觀眾都很有秩序,願意坐在地上。在較側的位置,在不遮檔後面觀眾的情況下,一些長者、傷殘人士、孕婦則可以坐在凳上。要一班未接觸過現代舞的群眾,願意安靜的坐在地上看幾個鐘,能培養到這種質素,實在非常難得!假如在內地的話,我真的不知道,會不會人人都站起來,結果人人都看不清楚?

林懷民說,就不相信這些表演真的有幾難懂,一般人就不能看得懂。一般人可能只是不願意走入劇院,不願意很拘束的顧著manner。戶內演出,即使滿座,最多只是幾千人,戶外演出,卻是幾萬人,氣氛不同,更能夠感受到觀眾熱情的反應。結果戶外的演出吸引了很多從來未看過的人都來看,人們都覺得雲門是台灣引以自豪的品牌。

雲門的職員會在星期四和義工開會,讓他們分工、知道自己的工作是甚麼,學生們要家長簽名同意。(忘記了,不知要不要為他們買保險?)星期五真正踩場, final rehearsal。即使夜晚散場回家,職員還要專門打電話去確定義工安全回家,就好像揍仔一樣。雖然很忙,但職員很高興能和義工建立很親密的友誼。

******

上述所談的都是可以預計的,最難預計的是天氣。冬天太冷,不宜搞戶外演出,但夏天卻有暴雨和颱風。最難決定的是,當下午的時候,雨還不是太大,但廣場已經坐滿了人,到底取消,還是不取消?每一次出現這些情況他們都很難做出決定。但幾年的經驗,讓他們早有準備。他們通常在下午五時決定是否取消演出,假如真的要取消,就會透過傳媒通知所有巿民。台灣的電視新聞,永遠都有滾筒式的字幕,很方便這樣發佈消息。

他們每一次都會預備好大量坐墊、雨衣,到真的需要時就由義工分發。他們希望觀眾不要打傘,因為會遮擋別人,雨衣是較好的選擇。場刊就印在扇子上,如果太熱可以用來撥扇。義工下午工作時穿著短褲,晚上才換上長褲。因為如果下雨弄濕了褲,濕著皮膚不舒服,而且會很重的,走動便很困難。

而每當下大雨,台上便積滿了水。不單單職員、舞蹈者,有時連林懷民也要親自拿著拖把去吸水。有次幸好演的是「水月」,動作比較慢,要甩水髮、水袖,下雨還可以添加氣氛。但如果跳的舞比較快,台上有水,就很危險了。有一次風球真的很大,他們忍痛決定取消,那一刻,台上台下很有的工作工員和觀眾都很沮喪。也試過真的演不了,但觀眾還是不願意走,結果即使是播著以往演出的 DVD,還是有不少觀眾願意坐著看完。

葉女士的演講真的讓在場的同學都很感動很佩服。但葉女士告訴我們,其實做這種藝術行政的工作,九成半以上的時間都很沮喪,而且不同部門互相吵架指責,是不容易忍受的。但每次完成一次演出,總有那麼一丁點的感動位,可能是觀眾的反應、義工的熱誠。她說,林先生這樣老了,還沒有退休,我又怎可以退休呢?

******

在國外看過的戶外表演,比較難忘的,是在 Hollywood Bowl 看 John Williams 指揮自己的電影音樂…假如以後還有機會的話,還想去看看 Tanglewood Festival !

香港近年來也有不少戶外的演出,像港樂.星夜,像第四台在香港公園的聖誕音樂會。只要在場看過,就會知道這是多麼不容易安排。不單涉及更多的人力物力,空曠的環境,音響真的很難搞,所有聲音向四面八方散開去,沒有牆壁的反彈。在戶內演出的話,不需要擴音可能已經足夠。在戶外演出,擴音卻是必不可少。不單要讓觀眾聽到音樂,也要讓樂手能聽到自已和其它樂手的聲音,否則再好的演奏,結果也只會是一盤散沙。而地方大了,就需要攝錄和螢幕現場播放。

香港公園那一天就有至少六個鏡頭,加上善用鏡頭的移動,拍攝出來比真實顯得更加宏偉。看看錄影的轉播,好像錄音的音質還要比現場聽到的好,比現場還有氣氛!就像看足球比賽,在電視裏面看,一個射門可以多角度欣賞,每個球員的緊張表情也看得一清二楚。假如進了場去看,每個球員只有螞蟻一樣大,反而看不清楚了!這就是螢幕的威力吧?

******

這幾天也幫著一個合唱團彈下聖誕歌。我竟然也出了一個大錯,還有很多小錯,實在慚愧。另一方面,也發現玩音樂的人,真的很容易對音響完全忽視!這一點,IVE 的同學相比之下,就強得多了。

天涼好個秋

天氣轉涼了。忽然想起這句詩,「卻道天涼好個秋」。

這個月不錯,學會了整湯、牛柳、水蛋。老媽回來了,將廚房交吉。
帶回來很多孫女的相。梅梅竟然三百六十度大迴環再倒掛金鈎,看得我這個舅舅目瞪口呆,她將來肯定是體操冠軍。

看了 Theo Angelopoulos 的 Eternity And A Day。感動落淚。
毛毛雨,一隊三重奏拿著譜架上車,一上車就演奏,多麼瀟灑。
公路,鏡頭慢慢移過去,你才看到漫山遍野的雪。
婚禮的舞蹈,手風琴,老人卻中途打擾,只為了安頓一隻狗。

席歐‧安哲羅普洛斯的凝望(Theo Angelopoulos’s Gaze)Part I 《歷史篇》
席歐‧安哲羅普洛斯的凝望(Theo Angelopoulos’s Gaze)Part II 《解構篇》

Ken Russell’s film “Mahler”

文盲兄傳來的電影,
英國導演 Ken Russell 1974 年拍攝的「馬勒傳」,
怎樣形容這部電影呢?
荒唐、怪雞、變態、核突、難頂、想像力豐富?!
馬勒迷可能會忍受不住這樣亂來的電影!
但是在電影音樂來說,
它卻出奇地運用得出色,
除了有兩段用了Wagner 以及一些軍樂、民歌以外,
基本上全部是 Mahler 的交響曲和歌曲(可惜沒有大地之歌)。
故事講述 Gustav Mahler 和妻子 Alma 坐火車和維也納途車,
回憶(幻想?)以往的種種事情,
湖邊小屋的生活、對妻子外遇的妒忌、童年的陰影、放棄猶太教改信天主教、葬體的狂想、探望瘋癲了的 Hugo Wolf 等等。
一些劇照:


一開始就是 Mahler 渡假的湖邊小屋突然焚燒,
背景音樂:Symphony No. 10, 1st Mvt. 最恐怖的一段。


這個剪影最似 Mahler 真人。


Mahler 和 Alma,Robert Powell 的形象還算很似 Mahler,
Georgina Hale 卻完全不似 Alma。
Alma 應該是黑頭髮,電影裏面卻是金頭髮,而且太醜了。


Mahler 游水?!


好多肌肉,似史泰龍多過似 Mahler。


小時的 Mahler 遇上彈手風琴的鄉村音樂家,
在討論 “What the nature tells me”


Mahler 的家景不好,房外面的父母正在喊打喊殺,
Mahler 的腦海裏卻聽到軍營歡樂的進行曲。


飲酒的父親和小時的 Mahler 。


馬勒變成了科學家?!
原來他在用顯微鏡看看能否見到 God / Spirit。


Mahler 在棺材中


Mahler 的葬體,
背景音樂:Symphony No. 1, 3rd Mvt.


Alma 在棺材上跳艷舞?!一會兒還會跳脫舞。

為了得到指揮的工作,只好放棄猶太教,加入天主教?!
這段是全劇最荒謬核突的一段。


火燒六角星,煉出倚天劍一把?!


Mahler 中了小李飛刀,釘在十字架上?!
而且重要部位險些中刀。


Mahler 屠龍,結果變成切燒豬?!
左面的女兵戴著的是納粹德軍的帽?

Alma 埋藏了自己創作的樂曲。
背景音樂:Wagner “Tristan und Isolde – Liebestod” (愛之死)


Alma 在風雨飄搖中抱著病倒的女兒回家,
背景音樂:亡兒之歌

Mahler: “Did you ever realize, my music is my love for you? It is you!”
Alma: “I thought it is all about the birds and the beasts…the wretched 6th symphony!”
Mahler: “…Don’t you remember the 2nd subject of the 1st movement?”
Alma: “I copied it out! You remembered?”
Mahler: “Didn’t you recognize yourself? That’s you, my love!”
(music of Symphony 6 in the background)
Mahler: “As long as my music lasts, our love will last!”


Mahler: “You can go home doctor. We’re going to live forever!”

Ken Russell  原來拍了很多電影都是關於作曲家的,
Tchaikovsky, Elgar, Bartok, Debussy, Liszt 都有!
唔知會比佢攪成點?

Ken Russell’s Composers in Films
IMDb 的介紹

斷背山的音樂

看了斷背山,很感動。
重點並不只是同性戀,
而是很多人性的東西。
主角 Ennis 不斷的想躲避別人的眼光,
想遷就社會規範,卻一樣的傷害了身邊的人,
結果妻子不快樂、男朋友不快樂、 兒女也不見得開心,
自己還要孤獨終老。
最後 Ennis 對著逝世男友的衣服說 ” I swear …”
到底發誓了甚麼我們不知道,
故事就在這裏剎住了,餘韻不絕。

真不知道李安一個中國人,
為甚麼能夠對西部牛仔的文化能夠如此深入理解?
以往對牛仔的想像,總是以為像「萬寶路」廣告那樣,
騎著馬,拿著槍和別人對決。
這齣片卻拍出了在山上畜牧的窮困和寂寞。

好像張藝謀,初初拍的片很好,現在卻已經腐化了,
只懂得把「中國文化」包裝成異國風情賣給外國。
但李安卻沒有這樣,還是地地道道一個重情的人,
也只有他能深入理解別人的文化,
用別人熟悉的片種類型去說出動人的故事,
那文化根底實在深厚!
以前看他的 Sense and Sensibility 就已經驚訝,
一部 Jane Austen 的西方文學名著,
他竟然拍得這樣有神髓。
他不會去售賣「中國」,
卻反而用西方題材拍出了詩意。

李安每一次用的音樂也是那麼地道。
像 Sense and Sensibility 就全部用古典音樂風格的配樂。
《臥虎藏龍》找來譚盾寫配樂。
這次《斷背山》的音樂也是非常精采。
配樂者是 Gustavo Santaolalla,阿根廷音樂家,
原來他也是 Motorcycle Diaries (哲古華拉少年日記)的配樂者。
在 Motorcycle Diaries 裏面,那南美洲的音樂就令人著迷,
這一次《斷背山》用的都是 Folk, Country, Bluegrass 的音樂,
十足十的西部民謠風味。
簡簡單單的結他,已經動人。
歌詞也很有意思,很想再聽一聽 soundtrack 。

有一幕 Jack 去了墨西哥叫「鴨」,
背景音樂用的是 “Quizas, Quizas” (西班牙語: Perhaps, perhaps),
不知是不是版權問題, soundtrack CD 並沒有收錄。
這首歌,王家衛在《花樣年華》也有用過哩。

Brokeback Mountain Soundtrack and Lyrics

誠品網絡書店對《斷背山》電影音樂的介紹

【斷背山】終極影音專題

藍祖蔚:李安小故事

p.s. 斷背山其中一幕,是一家人在吃火雞,
竟然要用一把電動的刀去鋸,這火雞一定是又老又難吃了!
真是不理解西方人怎麼會喜歡吃火雞!

Review: 白蛇新傳

星期六看了演戲家族最新一齣音樂劇《白蛇新傳》。音樂非常精采!

高世章今次的作曲比起《四川好人》更加戲劇性,充滿張力,而且有更多幾重唱的複調部份,非常難寫,也非常難唱!Leitmotif 的運用,還有一些很現代的和弦。有些有如 Bernstein West Side Story 的舞蹈,很刺激。風格多樣,古典、拉丁舞、到流行曲的都有。雖然用的是電子聲,但是一聽下去就知道絕對可以用真樂隊去演奏,假如有重演的機會,能用真樂隊的話,一定會很震撼。

我真是對高世章佩服得五體投地。音樂真的能表達戲劇中每個細節。很多時唱句之間一句很短的過門,便立即預示了氣氛的轉變,讓你知道有事將會發生。這真是香港音樂劇中少有的。但是高生的長處是戲劇性的音樂,流行曲/情歌反而不擅長,寫得比較複雜,旋律不容易記。主角劉雅麗唱得非常好,比起在《新傾城之戀》時聲音更加放鬆。譚偉權、曙曦、林小寶每一個都唱得非常好。

香港最早有記載的中文音樂劇,也是關於白蛇傳的故事,是潘迪華的《白孃孃》。(忘了是196x 還是 197x 。當時報章有記載,撰文者是費明儀。以前做關於香港音樂劇的 paper 時,曾經查過,但忘了日子。)在演後座談會中,高世章坦言他曾經看過《白孃孃》。彭鎮南說喜歡白素貞這個人物,因為她是中國故事中比較少有的敢愛敢做的女性。作為一條白蛇精,卻不顧天條愛上凡人許仙。但關於《白蛇傳》的戲實在太多,例如粵劇也有。所以高世章和彭鎮南選擇創作《白蛇新傳》,

根據記載,鎮壓白蛇的雷鋒塔在 1920 年代倒塌了,於是故事從白蛇重獲自由開始,因為痴情和不甘心,決定尋找投胎轉世的許仙。一找便是幾十年,到了大約是 1970-80 年代的香港。(時代不是很確切,但從髮型和衣著看應該不是廿一世紀。)結果遇上Richard,一個是貌似許仙的「舞男」,但卻沒有許仙的靈魂;一個法山和尚,貌似當年的仇人法海,然而他卻是真正的許仙轉世。而夜總會的老闆,竟然也是一間寺廟的住持,他才是真正的仇人法海。

最難忘的是描寫人物性格的雙重性,亦善亦惡,正邪難分。例如林小寶釋演的小青,可以是很純良謢主的丫環,但卻因為自暴自棄可以變成大食的怪物,當有人可能侵害白素貞時,她會為了保謢主人而傷害他人。林小寶以往較多演繹純品的鄰家女孩,這種角色真是令人耳目一新。譚偉權釋演的 Richard 一開始是搵錢至上,最後卻被白素貞感動,變成痴情漢子,這倒是有點像無線劇集橋段。真許仙到頭來依然是懦弱和被社會規條所限,不敢去愛,假許仙反而真心。白素貞痴痴迷迷的追尋的,到底是許仙那個人,還是那種痴心?

劇本還未很完善,畢竟只是一年的時間去創作和排練,實在很緊逼。但是內容很能引發思考。假如能夠將故事中一些還未說得通,又或者比較混混淆的情節交待清楚的話,相信會更精采。佈景的設計也有點粗糙,不很漂亮。今次不盡完美,希望會有再版。

藝伎回憶錄 (Memoirs of a Geisha)

搵中國人扮日本人,仲要講英文,睇戲之前都已經知。不過最大問題是,日本人不是這樣的。日本人不會這樣待人接物,不會說這樣的話,街道也不太像日本。看過小津、黑澤明的話,真的會受不了這樣的「日本」。

可能導演對東方的認識實不深,是中國還是日本對他沒有所謂。背景音樂是 John Williams 寫的,John Williams 的電影音樂向來令人佩服,無論是 Star War, Harry Porter 還是 Terminal 許多不同風格都令人擊節讚賞。但這次卻真是用錯了人。除了引用歌舞伎的一些日本傳統音樂以外,其它地方都是用管弦樂團,有部份地方為了加上東方色彩,卻用了二胡,真是豈有此理。

Review: 西樓錯夢

看粵劇「西樓錯夢」,極之精采,製作之浩大認真也是前所未見,是到現時我看過最精采的一齣粵劇!
白雪仙親自監製、導演。主角也全部是粵劇界的臺柱名人,龍劍笙、梅雪詩、阮兆輝、尤聲普等等。龍劍笙恍如任劍輝再世,唱演俱絕!現在粵劇製作越來越盛大,經常和話劇的人合作,舞台、佈景、燈光、服裝都是非常漂亮。(佈景設計是陳友榮,服裝是譚嘉儀;燈光設計是 Alice Kwong, PM 是 Lawrence Lee, 他們也曾是 DGS girl 的 燈光和 PM!)

亭臺樓閣固然吸引,但最漂亮是第二場「錯夢」,簡單的珠簾,加上煙霧和燈光,真的很有夢幻效果。
服裝的顏色配搭得很好,不再是以往常見的俗艷的大紅大紫。如「錯夢」一場,舞者淡紫、淡緣、淡黃的配搭很漂亮。舞蹈是伍宇烈的編排(上次毛俊輝、葉詠詩與小交演出的「魔鬼的故事」也是他排舞!)也是很有精采,舞者把生旦兩個主角相隔開,真箇把錯夢的「錯」字發揮得淋漓盡致。「錯夢」的音樂也是非常精采,不同的板式接得非常緊湊,很有張力。重逢一段也是寫得很好,兩個主角之間的誤會到理解,唐滌生的曲詞真是叫人佩服。連「西樓錯夢」的題字也找了饒宗頤來寫,難怪這麼漂亮。
「西樓錯夢」十二月時曾經上演很多場。這次已經是重演,但依然是全部場次 full house。場刊也是非常精美,不單有劇照,還有一些漂亮的設計草圖,小思的評論文章,真箇要好好珍藏了!

完結的時候,很多觀眾都是忍不住站起來歡呼,更有一眾人不顧場地規則衝上前拍照。

延伸閱讀:

邁克:千句話縮做兩三行 《西樓錯夢》的前世今生
(邁克是今次的劇本整理)
良辰美景仙鳳鳴-《西樓錯夢》
石琪:《西樓錯夢》精裝復活
石琪:《西樓錯夢》之錯摸
刨姐(龍劍笙) 的戲迷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