樣板戲

看了樣板戲《紅燈記》、《沙家浜》選段,精采絕倫!

在我心目中,樣板戲是真真正正的 gesamtkunstwerk (total art!),現場看又比看碟精采得多。以前曾在上海保利劇院欣賞《智取威虎山》,實在難得。但這一次能夠看到樂池,才真正留意到鑼鼓和西樂隊怎樣結合。中國音樂,猶其是京劇,速度變化是一大特色,很多慢起漸快、漸慢、突然快、突然慢,頻密到幾乎每一句都有速度變化,玩西樂的人很難習慣。中國音樂很多東西就是只能口傳心授,有時節奏是快是慢,等待多久,根本不可能用樂譜記錄(或者說,即使 transcribe 了也不代表下一次會一樣,假如你當佢係 ad lib./fermata,但又有點約定俗成,不是完全的自由。)

最有趣的是,樂池沉了下去,但除了指揮,另外一個人也坐得較高,那是掌板。樂隊其實有兩個指揮,一個是指揮,當整個樂團演奏時,由指揮控制速度,但如果只是部份中國樂器或單單敲擊演奏,卻由掌板帶領,因為只有掌板才最熟悉演員的節奏,能夠看著演員的唱唸做打來帶領樂團。有時是用鑼鼓點帶領,在沙家浜裏,即使沒有鑼鼓的段落,掌板甚至揮動鼓棍來指揮樂隊。有純粹敲擊伴奏,單單鑼鼓已經可以千變萬化,既可表達感情氣氛,而當能夠和演員的身體動作緊密結合時,真是清脆利落。(就像每一下 action 都有 sound effect!)

這一次沙家浜的樂隊編制比紅燈記更傳統,只用中樂,唱段也更多傳統京劇的影子。做戲上,有不少是純drama段落,故事推進、人物、舞台都很受西方戲劇影響。最突出的是阿慶嫂、刁德人、胡司令三個人互相猜度的戲段,三個人站成三角形,輪流交換站台的位置,突顯了誰主誰次,精采。那唱功固然是一流,每到拖腔,多少觀眾拍手讚好。那一連打十個筋斗的體操表演,一舉手、一枱頭,都是功夫。畢竟這些戲曾經在大陸上演無數遍了,真是千錘百練。更何況北京、上海都有戲曲學院,都是自小就苦練出來的硬功夫。相比起來,香港生活環境好,卻偏偏太多distraction,沒有逼使人苦練的條件,無論那一門表演藝術,香港欠缺的也許就是內地人這種極度刻苦練得來的硬功。

不同人有不同反應;有些想必經歷過文革的觀眾,甚至跟著一起唱。據說還有人看到熱血沸騰哭了。但當然不少劇情和詞語確實是很難受的,一來共產黨刪改歷史,似乎抗日全部是自己功勞,而國民黨都是賣國賊。假如身處在文革時的中國,只能夠看到這些戲劇,很可能會信以為真,被這些propaganda洗腦。但對於香港觀眾來說,聽到一些極度愛黨愛國的用詞,只會嗤地笑了出來。中場休息的時候,聽到有觀眾說:「我唔明為甚麼無時無刻都要拿個紅燈出來?」另一個說:「那當然了,我地基督教有十字架,那些共產黨員信黨信到好似信左教咁,要有個物件去崇拜。」香港人才不會信這些 symbol。

但如果撇開這些政治東西不論,對於樣板戲是否破壞了傳統京劇也存而不論,把樣板戲當年逼害了很多藝術人材也撇開不論,其實純以表演來看,樣板戲的表演絕對是一流的;只可惜因為政治因素,令不少人鄙視這種劇種,而殊不知在表演上是這麼精采,在戲曲和西方音樂結合上也非常好。演出完後,甚至有外國觀眾也忍不住站立鼓掌。

看看原本的沙家浜武打段落,既很好笑,又不得不佩服佢地走圓枱,舉手抬足都咁齊整。
http://hk.youtube.com/watch?v=NrhKzVNaP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