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猿御守

十二月尾,無雪無霜,陽光普照,往 Yorkshire sculpture park 走了一趙。最有趣的是 Jaume Plensa 的透明頭像,有如復活節島上的雕塑,很漂亮。還有這一個 See no evil, hear no evil, speak no evil,不就是招財貓,或者三隻猴子嗎?(見ざる, 聞かざる, 言わざる。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到底是甚麼令到一個人不敢去看、不敢去聽,或者不敢說話呢?雕塑家 Jaume Plensa 把這句子完本的意思改變了,蒙著眼睛、耳朶、嘴巴上的字是 panic, stress, anxiety, insomnia, hysteria and amnesia。想起友人給我的猴子御守,日光東照宮的護身符,就是個掩著嘴巴的猴子,厄運去除,學業成就。這格言源出於儒家,日本把它變成了三隻猴子的寓言,這句格言也流傳到西方,但意義卻也改變了。

不看、不聽、不說話的猴子怎麼變成了守護神呢?網上資料說:那三隻猴子是日本某大名的智囊,要他們進言,他們途中遇上邪靈,他們知道邪惡有很強的感染力,怕自己會被傳染,進言時也會變得邪惡,於是一個不看,一個不聽,一個看到了、聽到了就掩嘴不說話,於是邪惡並沒有感染到人們。另一種說法是,三尸是天神派來的賞善罰惡使者(三尸腦神丹?),偵察凡間每一個人的惡行再報告天庭,天神就會按照一個人的行為決定他的壽數云云,是以若果猴子不見、不聞、不言,則是上上大吉。是以猴子是帶來好運的意思。但另一種說法是,猴子是用來告誡人不要八卦,少講是非則少惹禍。(don’t be snoopy, don’t be nosy, don’t be gossipy) 。亦有一說謂,人心有如空碗,盛載了甚麼就會變成甚麼(you are what you see/ what you hear),例如港人大陸人本質並無大分別,性相近,習相遠,橘越淮則為枳。所以掩眼掩耳掩口,是象無慾則剛,心淨則安。

亦有一說是:猴子寓意「冇眼睇」,世間本來就多不平事,眼不見為淨,自我審查,有話不說,自求多福。那豈不是等於沉默的旁觀者,縱容權貴無法無天?正如在網上常常流傳的這段話: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Als sie die Jud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ich war ja kein Jude.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當納粹抓共產黨時,我沉默了;反正我也不是共產黨。
當社會民主黨被關時,我沉默了;反正我也不是社會民主黨。
當工會幹部被抓時,我沒抗議;反正我也不是工會幹部。
當猶太人被抓時,我沉默了;反正我也不是猶太人。
當我被抓時,已經再也沒有人可以抗議的。

如此說來,三隻猴子實乃「各家自掃門前雪」之表表者,吾輩又豈能奉之為格言?孔子說:「非禮勿視」,但應該問的是,為何以不是非「仁」勿視,又或者「義、忠、信、道、德」,而是禮?當這句話傳到日本,變成三隻猴子時,意義已經變了很多,翻譯成英文,evil 和中文的非禮更是相差甚遠。其實本應有第四隻猴子,非禮勿動(do no evil)。只是大家都把它忘記了。其實第四隻猴子才是最重要的。壞的事根本不應去做,而不只是不看、不聽、不說。一個小的毛病,若大家都隱忍不說,就會變成大的災難,例如福島核電廠洩漏輻射。

在網上一查,Wayne shorter 有首曲叫 speak no evil,土耳其有齣電影叫 Three Monkeys,亦用了這個主題去發揮。土耳其電影實在精采,把這個主題刻劃得入木三分,劇中一家人正正是看見了邪惡,卻不敢說,最後變成越來越大的悲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