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Review: Born Liars 天生說謊者

Born Liars《天生說謊者》是一本非常有趣的書,從心理、社會分析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分析甚麼時候我們會說謊。例如兩個不相識的人初見面,互相介紹,都會小心翼翼,基於彼此的關係,想想有甚麼是想對方知道的,有甚麼是不想對方知道的。當然大人總是警告小孩一定要誠實,說謊是罪行,無論是「狼來了」,還是「華盛頓斬櫻桃樹」的故事,目的都是恐嚇小孩老老實實,但原來說謊是小孩對大人權力的一度心理防線。例如家長總是擔心青少期的孩子晚上去那裏,和甚麼朋友在一起,但有時也知道甚麼不該去問,免得好像逼子女對自己說謊。而作為子女的也逐漸會知道有甚麼是可以告訴父母,甚麼事還是別告訴的好。

據書中所云,小孩三歲就懂說謊,長大了不是不說謊,而是知道甚麼情況應當說真話,甚麼情況應該有所隱瞞。例如你覺得某人的衣服很醜,一般大人通常會不說出口,而自閉症的人通常無法想像對方有感受,會說真話。最有趣的是其中一個研究個案,對西非某城巿的兩間學校的研究,一間學校校規寛鬆,如果學生犯了錯平常也只是老師責罵,另一間學校犯一些小過足以退學,嚴厲得有如中世紀的修道院。於是找兩間學校的學生做實驗,實驗是老師和學生一對一,叫學生猜謎,答案就放在老師桌上,然後老師問到某一題目時假裝有緊要電話暫離課室,而且一去就是十多分鐘。結果發現大多數學生還是忍不住偷看答案的。只是校規較鬆的那一間學生被問到他為何會知道答案(那答案其實是錯的,不偷看的話不可能會這樣答),通常問多一會,那學生就會坦白自己偷看了。而校規較嚴的那一間,學生通常等得較久才敢去偷看,而當被問到他為甚麼會知道答案,他會作出很多理由,去解釋自己是怎樣猜到的,也就是,他們更懂得說謊,而且說謊說得更好。他們知道要麼不要犯錯,若果犯了錯就絕不能承認,承認了會有很嚴重的後果。

引申到政治,統治者說謊隱瞞政府過錯,這是無論民主國家還是極權國家皆然。但是在極權國家,通常人民心裏知道政府在說謊,卻不一定敢去揭穿,而人民也習慣了對政府隱瞞和說謊,甚至知道對著朋友親戚都要盡量少談政治,以保護自己。一個極權國家就是一個大家都要說謊的環境。(又或者大家都說謊,所以造就了極權國家?)

另外,書中有趣的是關於測謊,從古到今人們怎樣用盡方法想測破謊言,但始終人不是別人心裏的蛔蟲,永遠無法得知別人心裏所想和臉上表達的是否如一,但人人都會以貌取人。見工面試,做老闆的總以為在兩三分鐘的過程裏已經能洞識求職者是怎樣的一個人,而見工者總是覺得自己兩三分鐘內對方怎可能瞭解自己。又例如最近哄動英美和意大利的(Amanda Knox案件 ),很多人看了新聞報導上的圖片,都直覺地認為女被告的外表清純,實則奸險,還不用法庭去審判,已經心中認定這個人是有罪的。評論這段新聞的人就是這本書的作者,他就提到我們經常過份信賴自己洞察他人的能力,同時間卻又經常會覺得別人容易誤解自己的表情和行為 (imbalance of knowledge)。例如我們看見別人黑面,就認為對方討厭自己。又或者看見對方累得沒有反應,卻理解為對方不開心。基本上我們沒有能力感受別人所感受的,只能夠猜測別人的想法。書中也提到很多的戲劇,其衝突或者笑點都是這些誤解開始的。

而書中也提及人類說謊的能力其實也正正是創作故事的能力,我們都沒見過有翼的天使,但見過人,見過鳥的翅膀,於是腦海裏把兩個物件的概念加在一起,就能夠想像出有翼的天使。當小孩為了告訴母親為何自己擦了牙之後還要吃朱古力,他就開始創作故事了。這書不是教大家怎樣去說謊,只是指出了說謊這種本能不是非黑即白的。看罷只能嘆一句,世事都給他看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