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目光

我發現自己原來想的不是進修,不是學位,而是逃離別人的目光。遠離這個城市,去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從頭來過。好像電腦當機重灌系統,一切從新開始。似乎只有這樣,我才能輕輕鬆鬆的做回自己。

在香港總是覺得很有壓迫感,雖然我已經盡量逃避朋友的聚會,減少雜務。但真正要克服的是自己的內心。總是浪費時間上網,或者做一些不重要也不緊急的事,時間管理不好,而真正不好的是即使這樣拖著工作不完成的時候,很討厭自己在逃避,看到身邊的人努力活得有勁,自己更加惶恐,適應不了這社會,心理壓力很大。作曲是一種不停的鍛鍊。好像村上春樹據說每天寫作,每天跑步。持之以恆,養成一種好的日常習慣很重要。

喜歡這句話: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能找到樂趣的,會上癮。自自然然就會不停去做。

我不喜歡不停的追求,知識到了一定程度,就不想知道更多,因為我原來已不再熱愛,有時整個月都不想聽音樂。音樂會?多一場少一場有何分別?沒有了感動,不停地做下去有啥用?

***********

稍為記一下六七月份做的事:
京都旅行
Disney medley for windband – 將近完工了吧?未解決
Piazzolla for harmonica quintet – 仍在修理中,未解決
佛教音樂打譜 – 等候中,未解決
某校音樂劇 – 停產中,未解決
合唱小組作品 – 未解決
計劃將來 – 未解決

浪費青春 procrastination 所做的事:
看了電影:海角七號、李小龍的唐山大兄、精武門;韓國的《舞動xx》,迷失東京,Death in Venice

重看天龍八部,在不斷探索「胡人」的來攏去脈,發現原來西夏文、契丹文、女真文都是方塊字,而回紇文、蒙古文、滿文都是類似土耳其文的拼音文字。在維基上編寫「胡人」的條目。大理國最有趣的是實際上他是雲南多民族國家,而佛教也是兼有大乘、小乘和藏密的影響。大理國並不如《天龍》或者《射雕》所講那樣和平,皇帝做得久了自動退位為僧。實際上相國高昇泰是當時的權臣,幾乎有廢立皇帝的地位,逼段正明退位為僧,後來見勢頭不對,才又讓位給段正淳。

編寫了維基的「中國伊斯蘭教」條目,本身對伊斯蘭教毫無認識,只是看到原本的版本充滿國人的偏見,心有不忿,因此從英文維基翻譯過來,仍然覺得頗有不足,希望有人能補充。

略讀了《中國音樂導賞》,這是一本香港視角所見的中國音樂,年輕一輩對中樂的看法,和大陸的常見觀點大異其趣。處處可以見到余和韋的影子。

*************

有種不詳預感,我要逃走之後需要再逃走。太可怕了。

*************

有人說,旅行只會見到冰山一角。因為你的身份是一個遊客,一個消費者,接觸的層面不外乎購物,交通工物,飲食,住酒店/旅舍,睇節目。如果是有其它目的既旅行(e.g. 工幹、表演、義工、學術交流),接觸當地人較多,所見到的層面才略為深刻一些,但也不是深刻很多。到了要在外地居住一段日子,要交租、要解決許多生活問題,認識又深一點。到了工作,發現文化背景不同,工作模式態度有異,認識又深一點。但真正最深切的認識,莫過於在他鄉和外國人結婚生子,組織家庭,那才真真正正開始感受到文化衝擊所在。

**************

我真的不知道我姊姊一路是怎樣走過來的。我對美國的生活的瞭解,只是在短短數星期浮光掠影的停留。對她過往的生活,也只是停留在照片裏、Skype 裏簡短的認知。

也佩服我父母那一代,是怎樣走過來的。他們的一生,我覺得是非常成功的。艱苦的歲月涯得過,練就出很強的生活能力,懂得自力更生又懂得過閒適的生活。而從父母和姊姊身上,我認識到一點,就是人只是地球人,沒有必然的家鄉。香港已經成了我父母的家了,是因為當年內地環境不好,逼使他們來港,結果一住就是二十多年。美國變成了我姊的家,偶然回到香港,相信她對香港的變遷也感到很陌生。有時是為世所逼,不得不到處移居,有時是無心插柳,想不到一個決定就改變了一生。許多人都是一生飄泊,到處為家。是家不是家,只在乎你對那個地方、那個地方的人,有多少依戀。而我,雖然在這裏長大,卻常常只覺得自己對這個地方沒有很強的認同感,文化背景更有差異,只是半個香港人而已,除了家人女友,沒有甚麼牽掛。而且越來越感覺到香港的那種令人窒息的氣氛,社會沒有朝氣,政治教人氣餒,生活是忙亂而疏離。但如果身在內地城巿,我也只會是半國中國人而已,一來普通話半桶水,二來對內地也沒有認同感。假如有一天真的覺得香港無法居住,而有能力走的話,我想我會走。

只可惜的是我沒有多大的生命力,沒有多少自理的能力。三十將屆,手空空無一物,許多事還對父母有點依賴,我很想脫離這種依賴。

到這一刻,我還是個任性的人,一個只想自由,不想責任的人。

*******

看了話劇《笑之大學》,很喜歡。《蝶》,一般。

在 Backstage 看 A.B.A. 的表演,很喜歡,不止是他的結他和歌喉,而是他和聽眾輕鬆的交流,完全沒有隔閡。玩音樂,應該是這樣才好玩吧?這裏的炸薯角很不錯。

*******

「中年以後的人常有這種寂寞之感,覺得睜開眼來,全是倚靠他的人,而沒有一個人是可以倚靠的,連一個可以商量商量的人都沒有。」

重讀半生緣,不勝唏噓。歲月的消磨,甚麼大喜大悲都變得微不足道了。我們回不去了。

到底是誰最先把張愛玲叫做「祖師奶奶」的呢?只覺得這個別號十分奇怪別扭。張小姐絕不會想當甚麼祖師吧?她更加不想當甚麼奶奶,她筆下的奶奶莫有不是令人討厭的角色多。

關注香港邊境禁區以及河套大學城的發展


(上圖引自太陽報網頁http://the-sun.on.cc/channels/news/20080112/20080112031631_0000.html)

1. 引言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關於香港邊境禁區的新聞。政府於2008年1月決定將邊境禁區範圍再減至約400公頃,並且將會落實和深圳共同開發落馬州河套地區。河套地區佔地87公頃,有30公頃預計將會發展作大學城,其餘則為工商業區,將會讓內地人可以免簽證進入。河套地區的發展會不會影響新界北的環境生態?大學城的發展又到底是為香港學生還是內地學生而興建?容許內地人免簽證進入香港管轄範圍,對社會以及一國兩制有甚麼影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