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dheim 歌詞的節奏

英文和中文歌詞最大的分別是,中文字都有音調,某程度上限制了字的音高;而英文字卻注重accent,某程度上決定了樂曲的節奏。希臘的史詩已經很注重節奏,在每一段詩之前往往標注,這一段詩歌是 “iamb” (短-長),”trochee”「長-短」,或者 anapest (短-短-長)等等的節奏。這些節奏其實一直影響之後的詩歌和音樂,無論是中世紀(猶其是 Troubadour 的音樂基本上就是以 trochee 和 iamb 組成),以至現在任何拉丁語系(英文、德文、法文等等)的歌曲,都可以找到這些基本節奏的原理。

因為 Sondheim 本身既是作曲人,也是作詞人,他有可能同時間創作歌詞和音樂,所以他的歌詞本身已經帶有很明顯的節奏感。且來介紹一下 “Into the Woods” 。”Into the Woods” 也是很兒童不宜的,把格林童話惡搞的音樂劇。我們最認識的「惡搞童話」可能是 Shrek ,刻意把迪士尼的王子和公主變成醜陋的史力加夫婦,Into the Woods 也不惶多讓,原來喜歡灰姑娘、長髮姑娘的王子就是喜歡睡美人、白雪公子的王子,那位非常花心的 Prince Charming 在劇中有一句經典台詞:”I am born to be charming, not sincere”。

以下看到的這一段,講的是小紅帽的故事。我看這段音樂劇的時候,第一個疑問是,小紅帽不是應該戴著紅色的帽子嗎?卻原來在不同國家,格林童話裏面的這個角色被翻譯作不同的名稱。德文的原名是 “Rotkäppchen” (Red Cap),但翻譯作英文的時候變成了Little Red Riding Hood,她是穿著紅色斗蓬(red cape),戴著頭巾(hood)而已,並沒有說她的帽子是紅色的,於是在不少國家這個角色被翻譯成「紅斗蓬」。但在中文、日文的翻譯,似乎是根據德文原著的名稱,稱為紅帽子。在這個音樂劇裏面,那隻 wolf 似乎並不單單是想吃人的狼,而是一隻 color wolf 了(看看他那誇張的下體),他在引誘小女孩去「看花」,說時間多得很,何必急著回家?小紅帽幾乎心動了,所以說,兒童不宜得很。(Sondheim 和尹光可能是難兄難弟?)

這裏可以看看完整的歌詞:
http://www.allthelyrics.com/lyrics/into_the_woods_soundtrack/hello_little_girl-lyrics-77203.html

嘗試分析一下歌詞的節奏感:
[WOLF]
Look at that flesh
Pink and plump
Hello, little girl

Tender and fresh,
Not one lump.
Hello, little girl


You’re missing all the flowers.
The sun won’t set for hours,
Take your time.

[LITTLE RED RIDING HOOD]
Mother said,
Straight ahead,’
Not to delay or be misled.

以上 bold 的字眼,就是強調的音節。
試試把歌詞讀出來,你就已經可以明顯地感覺到三拍子(或者compound time,6/8拍子)。
而且以 trochaic 的節奏為主(長-短)。
除此以外,句子的押韻也是令歌詞有趣的地方。
e.g. plump, lump; head, said, led; flesh, fresh; flowers, hours。
而且不同的英文字會給人不同的感覺。單音節的字特別爽快。
以 b, p, f 等等 consonant 開頭的字會特別響亮。
可以注意到 head, said, led 都是以 d 音作為尾音的字,
就像廣東話的入聲字一樣特別清脆。

******

Sunday in the Park 的這一段 “Color and Light” 歌詞也是非常有趣,誰也想不到單單用顏色可以寫出一段很精采的歌曲:

首先鋼琴的 staccato 的聲音在摸仿女主角 Dots 搽粉的節奏,這做法簡直是卡通片音樂的 mickey-mousing 效果。然後畫家 Seurat 一邊畫畫,一邊以顏色的音節來唱一些無厘頭的歌詞,staccato 的聲音和畫家的 pointillistic 的風格互相輝映:

Red red red red
Red red orange
Red red orange
Orange pick up blue
Pick up red
Pick up orange
From the blue-green blue-green
Blue-green circle
On the violet diagonal
Di-ag-ag-ag-ag-ag-o-nal-nal
Yellow comma yellow comma
Numnum num numnumnum
Numnum num…
Blue blue blue blue
Blue still sitting
Red that perfume
Blue all night
Blue-green the window shut
Dut dut dut
Dot Dot sitting
Dot Dot waiting
Dot Dot getting fat fat fat
More yellow
Dot Dot waiting to go
Out out out
No no no George
Finish the hat finish the hat
Have to finish the hat first
Hat hat hat hat
Hot hot hot it’s hot in here…
Sunday!
Color and light!

這讓我想起很多 English madrigal / folksongs / Christmas carol,都喜歡用無厘頭的音節來唱歌,(e.g. Deck the hall 裏面的那一段 fa-la-la-la-la 的 nonsense refrain)。

這裏看看完整的歌詞:
http://www.allmusicals.com/lyrics/sundayintheparkwithgeorge/colorandlight.htm

當然,最有趣的是到了第一幕的結尾,所有演員會排列成這幅名畫的模樣:
Seurat

但多了一個人,那就是畫家自己:
SundayInTheParkWithGeorge

********

More on Greek rhythm:
木子日曰:謬論2-太極陰陽與希臘節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