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是老天爺開的玩笑?

若果簡單歸納性的功能,是三件事:生育、歡愉、疾病。

性可以帶來生理上帶來歡愉或者痛苦。既可以是生理上的滿足(其實很難達到,而且即使達到了,也是短暫的,很快會再次飢渴);也可以帶來痛苦。性可以心理上把人的距離拉近,或者推遠。性器官是身體上模樣最醜陋的部份之一(是否醜陋本是主觀,但無可否認人們心理上確實有這種感覺,若非如此,又怎會怕露體狂?),而且也是最接近排泄器官的髒骯部份(同上,是否髒骯本是主觀,但人們心理上實在有這種感覺,月事故然又痛又骯,精液也是一股腥臭味,否則人們要麼不敢談,要談只能當笑話?)生育的過程會流大量的血,是頗為可怕而且可以有生命危險的場面,但同時也孕育了下一代。而生育導致婚姻制度,以致人類的承傳,財產的承傳,既可幫助社會發展,也可以帶來破壞,性行為直接影響社會資源分配,以優生論的說法,強者留種,弱者絕種。同樣是性行為,在不同情景下,可以讓人感覺是美好的、自然的,也可以是醜陋的、噁心的。平常生活總不會無綠無故觸碰乃至「進入」別人身體,但奇怪的是同樣是性行為,在不同情況下既可以符合「道德」,也可以違反道德。人理論上有掌握自已身體如何使用的人權,若非你情我願地進入他人身體則視為罪行。性可以帶來性病,性病的徵狀大多是醜陋的,可以有惡臭,甚至全身長瘡,死亡,而有性病往往被視為曾經做過髒骯或不道德交易的表現,但其實任何性行為,無論是否合符道德,都同樣有導致疾病的風險。

設想,假如性只是有一種功能,它不會是禁忌。
1. 假如性完全不會導致歡愉或者生育,只會帶來性病,那麼人類根本不會做這件傻事。你會不會無緣無故挖別人的鼻孔?
2. 假如性完全不會導致歡愉或者性病,只會帶來生育,那麼人類不會對這件事趨之若驚,只會把它當成一種傳宗接代的責任。人們不會如此複雜地看待這件事,甚至男女之間的愛情也不會被高度歌頌,只會把它當作是友情、親情一樣的東西。
3. 假如性完全不會導致生育或者性病,只帶來歡愉。那麼人類就其實能夠以平常心享受這種歡樂,心安理得像吃飯喝水一樣享受。但實情是雖然發明了避孕方法,但永遠不會是百分百安全。

老天對人類開的最大的玩笑,就是將這三種功能合而為一。若果性不是這樣複合了這許多功能,人們就不會對這件事如此感情複雜,既渴望又要驚懼又要否定,以至重重扭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