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m Pum Fum Fum Christmas Eve

Pum Pum Fum Fum Christmas Eve (first part) for children choir, percussions and chamber orchestra, performed by members of Hong Kong Children Choir, Hong Kong Opera Society, Lung Heung-wing and Mark Lung (percussions) and City Chamber Orchestra, conducted by Collin Touchin. Christmas in the Park 2008 organized by Radio 4, RTHK.
1st part arranged by Li Cheong. 2nd part arranged by Alfred Wong.

Back to the list of compositions

把 Wii / iPhone / iPod touch 當作樂器

聖誕節佳節,介紹一下一些可以令人玩物喪志的音樂程式/遊戲。 😛

舊同事告訴我 Wii 可以當作 MIDI Controller ,在空氣裏移動就可以玩音樂,非常近似早期的電子樂器 Theremin,是真真正正可以用來製作音樂的工具,而不單止是玩耍了。電腦可以透過藍芽辨認 Wii Remote 的 X, Y, Z 值,以及它有沒有加速,那麼要把 Wii Remote 變成一支控制 MIDI 的指揮棒,相信已經不太難。只需要讓電腦懂得辨認指揮者的落點(辨認 Wii Remote轉變方向),落點與落點之間的時間(用來控制速度),軌跡的長度(用來控制大細聲),就可以用來控制 MIDI 數據。

iTune Store 有許多 iPhone 和 iPod touch 音樂相關的程式,現在一部 iPhone/iPod touch 既可以當作調音器(插支 mic 就可以辨認音高)、拍子機、也可以當作迷你電子琴、捽碟機。介紹一些不錯的 iPod touch/iPhone 音樂程式:

http://apps.stfj.net/synthPond/
這個非常有趣,是利用 volume 和 panning 來虛擬聲音在不同位置的空間感。你可以移動自已的位置,也可以移動音源的位置,也可以增加一些反射器把聲音反彈,是一個很不錯的聲音實驗。但選項還不是很多。

http://leisuresonic.com/cosmovox/
這個也是非常有創意。一般 iPhone/iPod 程式只會應用到兩個原素:觸鍵位置的 X,Y 值。但其實 iPhone/iPod 還有一個獨特的功能,就是它可以 detect 到 iPhone/iPod 本身傾科的角度,本來的目的是用來瀏覽不同角度的照片,想不到有人用這個功能來控制音高,只要把 iPhone/iPod 轉來轉去,它就可以奏出旋律,還有許多種不同的音階和音色變化(modulation,filter等等)選擇。如果選擇一些奇怪音階和音色,聽起來會好似印度音樂。

http://noise.io/
這個功能較全面,完全可以當作一個 synthesizer 去用了。

http://www.synthtopia.com/content/2008/08/14/itm-midilab-midi-control-iphone-ipod-touch/
這個非常實用,可以把 iPhone/iPod 當作 MIDI Controller,只要 iPhone/iPod 和電腦同時在無線上網,就可以用 iPod 來控制電腦音樂程式(當作 keyboard / drum pad / mixer 等等)。

http://butbutx.blogspot.com/2008/10/iphone-fstream.html
FStream,可以用來收聽電台(但需要正在上網),按一下就可以把電台節目錄音。

其實若果要創作或者演奏音樂,傳統的 synthesizer / MIDI controller 當然有用得多。但無論是 Wii / NDS / iPod,它們的優勢在於小巧輕便,portable,正正是這一點,可以想像它們仍然有許多有待發揮的空間。

才子佳人

中國實在太多才子佳人的故事了,無論牡丹亭、西廂記、紅樓夢、紫釵記,說的都是才子佳人,變成一種 cliché。才子必定配佳人,不會配醜女;佳人也必定配才子,不會配給張飛、李逵等等粗魯人物。若說樣貌,必然是傾國傾城之貌;若說腰,必然是柳腰款款;說到眉,一定是柳葉眉或者蛾眉;說到嘴,一定是櫻桃小嘴;說到肩,一定是香肩;說到頸,一定是粉頸;說到腳,一定是三寸金蓮。故事是怎樣開始呢?最常見是書生遊山玩水、或者參拜佛寺,見到美人,一見鍾情,暈晒大浪。怎樣認識呢,最常見的橋段是「路不拾遺」,小姐一個不小心留,留下一塊手帕、一支金釵。書生拾到,鼻裏一聞,好香啊!接著就玩跟縱,小姐去到邊,書生就去到邊,然後或者偷聽到小姐吟詩作對,偷窺到小姐琴棋書畫,總之顯示了小姐除了美貌,還有才學,以示兩者匹配。小姐初時肯定認為書生是登徒浪子,後來卻被其至誠感動。小姐身邊一定會有個丫環,書生身邊偶然會有個僕人,那丫環總是幫忙穿針引線,令書生小姐結成好事,但丫環自己就只有旁觀的份了。中途一定有人阻撓好事,可能是戰亂、可能是惡霸搶婚、可能是父母不許、可能是門不當互不對。故事的轉捩點很多時是書生表演一幕英雄救美,如果書生一個人無力挽救,這時就會出現某某大俠、將軍、法官出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有趣的是這些大俠絕對不會和書生「爭女」。另一個常見的轉捩點是窮書生走去考科舉,金榜高中,最後當然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大團圓收場。以上cliché,西廂記中了一半以上,簡直是典範中的典範。

不是說中國文學不好,文采好的時候,真箇是美不勝收。但除了「美」,可惜的是題材真的頗為局限,除了才子佳人,審案,就是打仗了。著眼點總在於人物的善惡有報,體現種種倫理道德。明清以來,許多小說戲曲,真正能夠立體地描寫每一個人的性格,深刻反映社會的不同層面,可能真的只有紅樓金瓶而已。可嘆啊。說真的,現代文學比古典文學多樣化得多了,涉及的社會層面以至人物心理,都要變化多端。這還不是受益於西方影響?但另一廂可惜的是大多數人的中文能力其實是大大退化了,以前是逢文人必定懂得作詩詞,寫對聯,也一定寫得一手不錯的字,現代人文學水平高的當然有,但除了少數精英,一般人已經寫不好毛筆字,也沒有作詩詞寫對聯的能力了。

性,是老天爺開的玩笑?

若果簡單歸納性的功能,是三件事:生育、歡愉、疾病。

性可以帶來生理上帶來歡愉或者痛苦。既可以是生理上的滿足(其實很難達到,而且即使達到了,也是短暫的,很快會再次飢渴);也可以帶來痛苦。性可以心理上把人的距離拉近,或者推遠。性器官是身體上模樣最醜陋的部份之一(是否醜陋本是主觀,但無可否認人們心理上確實有這種感覺,若非如此,又怎會怕露體狂?),而且也是最接近排泄器官的髒骯部份(同上,是否髒骯本是主觀,但人們心理上實在有這種感覺,月事故然又痛又骯,精液也是一股腥臭味,否則人們要麼不敢談,要談只能當笑話?)生育的過程會流大量的血,是頗為可怕而且可以有生命危險的場面,但同時也孕育了下一代。而生育導致婚姻制度,以致人類的承傳,財產的承傳,既可幫助社會發展,也可以帶來破壞,性行為直接影響社會資源分配,以優生論的說法,強者留種,弱者絕種。同樣是性行為,在不同情景下,可以讓人感覺是美好的、自然的,也可以是醜陋的、噁心的。平常生活總不會無綠無故觸碰乃至「進入」別人身體,但奇怪的是同樣是性行為,在不同情況下既可以符合「道德」,也可以違反道德。人理論上有掌握自已身體如何使用的人權,若非你情我願地進入他人身體則視為罪行。性可以帶來性病,性病的徵狀大多是醜陋的,可以有惡臭,甚至全身長瘡,死亡,而有性病往往被視為曾經做過髒骯或不道德交易的表現,但其實任何性行為,無論是否合符道德,都同樣有導致疾病的風險。

設想,假如性只是有一種功能,它不會是禁忌。
1. 假如性完全不會導致歡愉或者生育,只會帶來性病,那麼人類根本不會做這件傻事。你會不會無緣無故挖別人的鼻孔?
2. 假如性完全不會導致歡愉或者性病,只會帶來生育,那麼人類不會對這件事趨之若驚,只會把它當成一種傳宗接代的責任。人們不會如此複雜地看待這件事,甚至男女之間的愛情也不會被高度歌頌,只會把它當作是友情、親情一樣的東西。
3. 假如性完全不會導致生育或者性病,只帶來歡愉。那麼人類就其實能夠以平常心享受這種歡樂,心安理得像吃飯喝水一樣享受。但實情是雖然發明了避孕方法,但永遠不會是百分百安全。

老天對人類開的最大的玩笑,就是將這三種功能合而為一。若果性不是這樣複合了這許多功能,人們就不會對這件事如此感情複雜,既渴望又要驚懼又要否定,以至重重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