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藝術節的浮光掠影

(原刊於文化現場2008年7月第三期
同期還有不少音樂仝人的精采文章,值得一看。
在阿麥書房、Arts Centre、琴行等不少地方可免費索取,詳情參閱cforculture.com)

新加坡藝術節的浮光掠影

這個六月有幸可以輕鬆一下,去了新加坡看了三場藝術節節目。新加坡藝術節從五月廿三日開始,到六月廿二日結束,剛剛一個月時間,包含了舞蹈、音樂、戲劇、兒童節目和一些社區推廣活動。除此之外,今年最特別的要算在水上舉行的開幕和閉幕儀式,增添不少氣氛。據聞開幕式在水上大玩雜技又放煙花,只可惜自己放假的日子遷就不上沒看到,但知到舉行的地方是Boat Quay,這個河口被兩岸的酒吧環繞,有點像蘭桂芳,夜晚特別熱鬧。有一晚在這裏一間酒吧 Crazy Elephant喝酒,還可以聽到現場的藍調樂隊演奏,十分不錯。
在五月初的時候才在網上訂票,有些熱門節目已經爆滿了,好像 Singapore Festival Orchestra 和兩個合唱團一起演出,由電影音樂改編成的交響樂The Lord of the Ring Symphony,一早已賣光了。訂了票去看三場演出,全部是新加坡的本地製作,一場是戲劇The King Lear Project: A Trilogy,一場是跨媒體製作Awaking,最後一場是Singapore Festival Orchestra的音樂會。

第一晚(12/6)的戲劇在Drama Centre上演,有趣地座落於 2005年才剛建成的新加坡國立圖書館(National Library of Singapore)裏面的三樓。這裏除了是戲劇資料中心,也有演出的場所,一個比香港藝術中心的壽臣劇院稍大一點的中型劇場。既然是改編自Shakespeare的經典,當然是用英語演出,而且也沒有提供任何字幕。(香港藝術節的節目,通常都會有中英文字幕吧!)有趣的是不少觀眾都是年青人,新加坡這地方實在有太多不同種族了,華裔人、馬來西亞人、印度人,因此年青一輩平日溝通的第一語言就是英語,他們對理解英語戲劇完全沒有問題,演出後都興高采烈地討論,不少在學校裏也曾學習過King Lear。這倒讓我這個以廣東話為母語的香港人有點汗顏,我只能聽懂八成左右啊。不過,這個劇的表達手法頗為易懂,透過身體語言也能大概明白。

這是一齣戲中戲,講述一夥人在排練King Lear的演出。他們不停地嘗試不同的演繹方法,讓觀眾看到原來同一段戲有這麼多種可能性。當中不乏笑位:誇張的背景聲效、下雨的效果、有如disco的燈光…同樣是襲擊的場面,正對著觀眾好像太殘酷也有點假,於是嘗試側對著、背對著、甚至在後台發生。有趣的是飾演導演的演員坐在觀眾席中,就像真正排戲時那樣。有時後台人員、音響人員都會從他們的崗位叫喊。導演想測試多媒體效果,還要加上幻燈片播放,輪到演員不滿了,說莎士比亞時代其實沒有導演呀,於是劇中的導演投降了,讓演員自己排練,這一次不加任何效果,純粹靠演員表演,竟然更有戲味。到最後,索性全場暗燈,演員在黑暗中以聲線去朗讀,全劇就在這一剎那完了,多麼有心思!一個很有創意也很有啟發的演出,有時效果絕對不是越多越好,回歸到最單純的表演,反而動人!

新加坡其中一樣令人讚嘆的,是很多漂亮的殖民地建築保留了下來。第二晚(13/6)看的是跨媒體製作Awaking,演出的場地是古色古香的Victoria Theatre。由葉聰指揮新加坡華樂團,聯同北京的北方崑曲劇院,以及倫敦來的The Globe文藝復興音樂的合奏團一起演出。劇中有Shakespeare Hamlet裏面的歌曲,也有崑劇《牡丹亭》的選段,更邀請到著名中國旅美作曲家瞿小松去創作音樂,舞台上的調度則由新加坡導演Ong Keng Sen整合。

Awaking的意念是這樣的:莎士比亞和湯顯祖都是同時代的劇作家,他們筆下的愛情故事卻有不同的結局,莎士比亞筆下的Hamlet 和Ophelia以死亡為結局,《牡丹亭》裏面杜麗娘卻死而復活,恰恰成為對照。幾個演出團體各自的表現都相當不俗,一流的崑曲和Shakespeare時代的音樂演出,而瞿小松原創的終曲也很能夠發揮幾個樂隊結合的聲音。飾演杜麗娘的魏春榮脫下戲服,再把新加坡的民族服裝也脫掉了,只剩下白色的裙,慢慢的走下台,象徵著重生,和飾演Ophelia的歌唱者對望,畫面很是漂亮。整個演出意念本來不錯,可惜這種crossover的製作往往因為要聯合幾個團體,正如演後座談會所說,一起排練的時間不多,結果有點像各自各演出,到了最後的終曲才結合在一起,未能夠充份碰撞而擦出火花,實在是美中不足。

第三晚(14/6)看的是由Chan Tze Law指揮Singapore Festival Orchestra,聯同鋼琴家沈文裕演奏Macdowell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以及小提琴家Tang Tee Khoon演出Sarasate Carmen Fantasy,也邀請了本地作曲家Tan Chan Boon創作了新作品Cherish。這個專為藝術節而組成的樂團,是上一年才剛剛成立的,有固定團員但也有不少特邀的自由身演奏者,不少都是頗為年青的樂手,但演出相當熱情,而音樂的起伏也處理得很細緻。兩位年青獨奏者的技巧都非常之高,引來熱烈的掌聲。最難忘的卻是Esplanade音樂廳的音響效果非常好,殘響雖然偏長,但音色仍然很清晰而且甜美,在樓上頗遠的座位也聽得不錯。

Esplanade是新加坡的文化中心,貌似榴槤,座落於海濱的位置,透過玻璃幕牆可以飽覽海邊的景色,這一點實在比香港的文化中心好多了。最令我感到特別的是它和商業的結合,香港文化中心只有一個小小的通利精品店,Esplanade 卻有一個商場,有CD鋪、有樂器店、有食巿,樓上還有一個藝術圖書館,無論藝術、表演藝術以至電影的資料都有。Esplanade人流很多,年青人也當作是蒲點,這樣商業和文化有機地結合,會不會是一種更佳的運作模式?

當然短暫的旅行總是讓人覺得愉悅的。香港有香港的美好,香港的藝術節有更多一流的外地團體來演出,每年也總有一些特色的本地製作。而香港本身很多表演團體的質素在亞洲地區來說其實也相當高。香港表演節目頻繁,幾乎每一天都有節目,更勝過很多城巿,可能我們身在福中而不察覺吧了。有時比較過不同城巿之後,會發現香港也有優勝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