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新高中音樂課程

原刊於文化現場2008年6月第二期

Lead:
現時香港的學校音樂教育以古典音樂為主。但在現代社會,古典音樂其實只佔所有音樂的其中一部份,學生如果只是學習歷史上的音樂,那麼他們又應該如何理解現在的音樂世界?三三四轉制之後的新高中音樂課程顯示出改革的意願,然而仍有待完善。

正文:
筆者自小已經愛上古典音樂,大學也毫不猶疑了選擇了音樂。畢業後,任教過會考課程的音樂班,也任教過一些和流行音樂相關的電腦音樂課程,接觸過不同背景的學生後,卻發現一直以來所受的教育和社會有很大落差。不同環境長大的人,對音樂的認識也是天淵之別。

音樂的階級性
舉一個例子,筆者以前就讀的音樂系,同學都喜歡穿上系衣。系衣上面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小字,包括作曲家的名字和音樂名詞:Dvorak, Tchaikovsky, Sonata, Waltz等等,而在這些之上有很大的標語寫著 “That’s Music”。以前我並沒有仔細嚼味箇中含意,現在卻覺得有很大問題:我們定義甚麼是音樂的時候,是否同時在摒棄其它類型的音樂?搖滾樂和流行音樂,可能在學院和教育界眼中可能是不登大雅之堂。對於我接觸過一些學生來說,音樂是搖滾樂隊Pink Floyd、Metallica、X-Japan…我慢慢感受到,社會上不同的文化和 階層的人擁有不同的音樂,而絕非「音樂是人類的共通語言」。可惜的是學習音樂並不一定令一個人更包容,要接受和欣賞不同的類型,其實等於嘗試跨越不同文化的界限,並不是想像中那樣容易!

另一方面,古典音樂雖然較少在主流傳體中討論,它仍然不乏支持者,每一年香港藝術節的節目幾乎場場爆滿,很多達官貴人都喜歡出席這些社交場合。在學校裡,音樂訓練主要就是管弦樂團、中樂團、合唱團等等。古典音樂代表了歐洲的精英文化,屬於社會上流和中產的人士,學習樂器代表了一種修養。正因為如此,對於一些家長來說,古典音樂象徵了較為優越的階層,家長喜歡子女學樂器,其實更希望子女能考入更好的學校,晉身上流社會。

但如果我們看看美國,學生既有機會學習古典音樂,也同時會去接觸流行音樂。美國有很多古典音樂的學院,但也同時有一些教授流行音樂的學校。即使在正統的音樂課程中,也會涵蓋爵士樂和搖滾樂的歷史,畢竟搖滾樂已經在美國扎根了幾十年。更何況搖滾樂和六七十年代社會上的學運潮息息相關,理解搖滾樂的變遷,同時也是在理解美國的社會文化。在音樂研究上,新興的民族音樂學質疑以歐洲為中心的世界觀,越來越多人研究世界各地的民歌和流行音樂。相比起來香港的音樂教育,很明顯地落後了許多。

以往香港無論會考和高考音樂科都以古典音樂為主,另外也包含中國音樂和當代嚴肅音樂,搖滾樂和流行曲則不包括在內。新高中課程走出了改革的一步,增添了粵曲以及歐美和本地的流行音樂,可見當局對音樂的理解轉變了,但另一方面,它又是否在重覆一些錯誤?

加入流行曲的方向是好的,但另一方面新的範圍很含糊。到底有甚麼是需要認識,甚麼不需要認識呢?根據教統局在網頁上提供的資料,關於美國的搖滾樂,用了貓王 Elvis Presley 作為例子,而香港則以顧嘉煇和許冠傑作為代表。我不反對這些都是經典,但假如認識搖滾樂,原來只是接觸最早期的貓王,但搖滾樂的發展史裡面有很多種類,像heavy metal, hip-hop等等又是否一樣值得認識呢?今天的本地流行曲又是否學習範圍?暫時好像還沒有明確的指引。

(補充:其實問題還多著哩,例如學習廣東話九聲和粵曲以及流行曲填詞的關係。問題是教音樂的老師未能一定中文能力強,也未必懂填詞。有一位熟悉爵士樂和流行曲歷史的教師參加了新 syllabue 的講座就不禁搖頭,說好明顯寫 syllabus 的人也是一位學者,而不是熟悉pop & jazz 的行內人。問題不只在於讀的內容是甚麼,而是用甚麼角度去看。而對於老師和學生,最頭痛的,莫過於 syllabus 無 history,無 set work,只有 listening,而 listening 的範圍到底有多闊,學生到底應該懂甚麼,不需要懂甚麼,界線在那裏呢?

且別說新 syllabus,舊syllabus其實也是含糊不清的。音樂的世界雖然廣闊到可以窮一生而學不完,但音樂科可不可能有一個清晰範圍的 syllabus?我覺得是可以的。)

古典音樂很著重樂曲結構分析。但如果把這種研究方法搬去分析流行音樂的話,雖然我們也可以將樂曲煎皮拆骨,但這樣做其實不得要領。因為流行曲最主要的著眼點並不在於和聲結構,而是它所表達的訊息。現在課程討論流行曲時,雖然嘗試談及一點樂曲背景,但又好像有點兩頭不到岸。既然沒有介紹流行曲的發展路向,也就無從理解流行曲和社會文化的關係。

開班機制未能普及

另一個問題是課程的普及性。先看看以往會考音樂科的情況,在2007年只有276人報考。何以報讀會考音樂的人數這樣少呢?香港有很多青少年學習樂器,但一來不少學生只著重演奏,卻沒有興趣去學習音樂歷史和樂理。二來原來即使有興趣的學生也不一定有報讀的機會。

一直以來教育局會透過香港教育學院統籌一個「高中音樂科中央訓練計劃」(Centralized Scheme of Music Training for Secondary School),這個課程每年提供會考和高考的音樂課程讓不同學校的學生報讀,而且是免費的。「中央訓練計劃」的會考音樂班每年有五、六百人報讀,卻(因為資源有限),只提供二百個學額,因此設有一個入學筆試,要通過了才有資格就讀,因此會考音樂科只有少數人受惠。(但起碼,已經有不少愛好音樂的學生受惠。而且是免費,或者說是每個納稅人捐了一點錢去培育這一批人!)

據聞這個免費的「中央訓練」課程會被取消,以後新高中音樂課程就會由學校自行籌辦。表面上這是消除了政府統籌的精英班,但這樣做又能否真達到公平機會呢?有些較富資源的學校,已經表示將會聯同附近的學校合辦新高中音樂課程。但對於大多數學校來說,如果學校裏只有極少數學生有興趣報讀的話,很可能根本不會開設高中音樂科。有音樂老師就質疑,在資源較差的學校,學生豈不是會喪失了報讀高中音樂課程的機會?(也許會有中學以外的教育機構有興趣開辦高中音樂班,但當然會是牟利/收費的,而不是免費的。這不只是價錢的問題,而是平等機會的問題。是否有興趣的人就有機會讀?還是只有某些人有機會讀?)

學習音樂並不只是學習樂器、比賽考試,藉著學習音樂的背景可以認識世界不同文化,擴闊視野。音樂的歷史文化,也可以是通識的一種,是不是應該更普及以令大多數學生受惠?筆者相信學習音樂的機會應該是平等的,要普及音樂,就應該讓更多學生受惠。

筆者只是一個曾經任教會考音樂班的老師,只能夠從一個「使用者」的角度去討論。筆者由衷敬佩每一位曾經在制定課程中貢獻一份努力的每一位工作者。我知道批評容易,但要創建一套完善的課程卻很難,但看到未來的高中音樂教育會出現種種問題,實在不吐不快。由於新高中課程尚在建設中,相信現在也是在摸著石頭過河,希望經過幾年試驗之後會慢慢改善。

(補充:新高中課程頭幾年的學生,是否等於白老鼠?如果很多學校如果都不願開設音樂科,有些學生根本沒有報讀機會,變成小圈子遊戲,這個科目的存在還有沒有意義呢?如果報讀人數太少,這個科目將會面對甚麼命運呢?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音樂和音樂教育是不會死的,大可放心,學校裏的各類音樂活動,以至學校以外的各種音樂教育,近年香港的整個表演藝術的文化,似乎比起以前更加興旺,多人認識和接觸了,年輕一輩學習音樂、參與音樂表演的機會也比十多年前我們這一輩多得多。所以說,建制如果有問題,其實只會是建制自己拖累自己,但對整體音樂教育來說,可能影響其實不大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