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8

星期六看了MM。非常 smooth 的流程和一流的 production!
團員自己精采的編曲。我相信即使我們這些學過作曲的人,如果沒有唱過 a capella 的經驗,也編不出這樣好的曲!很多曲目都不錯,個人最喜歡「我要的幸福」,「叉燒包」,編曲裏面有很多details,值得欣賞!團員的熱情和整體的氣氛非常好。幾位 solo 的唱者唱功相當好!如 Danny Boy 那一首(以流行曲的style來說)。Patrick 做司儀做到好似黃子華咁,惹來不少歡笑聲。每一首曲都有很多很有心思的編排,可見花了很多心血!

扮樂器扮得確實神似,人聲扮的鼓低音夠勁,cymbal的高音也是夠出,音響在這方面應記一功。學到一樣野,人多的時候,音樂快的時候,想聽得每一個細節清楚,Reverb (迴音)要用得少。人少的時候,solo的時候,Reverb 多,可以顯得鋪滿全場。每一個段落的 reverb 的程度都應有不同。

比較弱的是整體的音準問題。猶其是低音的音準是非常重要的,低音不穩,整個和弦都不穩固!雖然知道為了模仿樂器,低音有時真係低到好難攞得準個音,但實在有改善空間。最後一首 YMCA 和之前一首 Kung Fu Fighting 是完全不同調的,很明顯地大家無法掌握到突然的轉調。有朋友推測可能是音響上的問題,monitor speaker 唔夠大聲,以致團員聽不清楚自己唱甚麼。但另一方面台上很多無線咪,佢地又需要經常走動,很容易會 feedback (也確實明顯地 feed 了一次),在這情況下,可能唔敢開大 mon 也不出奇。

a capella 收音的一個難題,可能是”p”, “b”, “t”, “s” 等等 consonant 的聲音,會因為突然太大 level ,很容易會 overload 而導致聲音出現 distortion。studio 錄音的時候,會用 pop filter (一張絲襪一樣的網)來阻隔這些太大的噴氣聲。但是現場演出沒有可能用 pop filter,而 a capella 卻又偏偏需要強調這些特別的聲效,以致全場音樂會都經常聽到過量的噴氣聲。到底可以怎樣解決呢?會不會團員要學習一下怎樣拿 mic,嘗試不同的咪的距離,不同的角度,不要對正個 mic 噴氣,可能會好一些吧?另外也有朋友覺得跳舞略嫌業餘,是美中不足之處。

*******

今天看了ML的演出,很多驚喜!又有動畫、又有變臉、又有木偶戲、又有合唱團,一場音樂會有咁多吸引的原素,主辦者一定花了很多心思去安排,實在不簡單!木偶戲有現場錄影播放,是很好的安排。特別喜歡「三個和尚」的動畫和中樂的伴奏(導演:阿達;作曲:金复載),電影音樂本身寫得非常簡約而精采,幾乎可以媲美 peter and the wolf 或者 sorcerer apprentice (Disney Fantasy) 一類動畫和音樂的結合。樂器運用得非常有趣,而且樂隊和動畫的畫面的節奏配合得很好。動畫帶有內地那種「連環畫」的風格,線條流動而生動活潑,童真而又純樸。金庸組曲和獅子山下,警隊合唱隊聲音非常雄壯有氣有力(但真是有點雄性壓倒一切)。

******

真是很喜歡 Dark Side of the Moon。Youtube 上面有一個 Dark Side of the Rainbow 的版本,將 Pink Floyd 的音樂和很多年前的經典電影 Wizard of Oz (綠野仙踪)一齊播放,令人吃驚的是電影有很多地方和音樂的節奏同步,而且電影的畫面竟然又和歌詞的內容有點相關。

Time

Ticking away the moments that make up a dull day
You fritter and waste the hours in an offhand way.
Kicking around on a piece of ground in your home town
Waiting for someone or something to show you the way.

Tired of lying in the sunshine staying home to watch the rain.
You are young and life is long and there is time to kill today.
And then one day you find ten years have got behind you.
No one told you when to run, you missed the starting gun.

So you run and you run to catch up with the sun but it’s sinking
Racing around to come up behind you again.
The sun is the same in a relative way but you’re older,
Shorter of breath and one day closer to death.

Every year is getting shorter never seem to find the time.
Plans that either come to naught or half a page of scribbled lines
Hanging on in quiet desperation is the English way
The time is gone, the song is over,
Thought I’d something more to say.

假如想奧運遠離政治

假如奧運不是以國家為單位,而是以城巿作單位,會不會更好呢?

假如,不是中國申辦奧運,而是臨安牛家村申辦奧運,會不會更好呢?

參賽者可以自由組隊,例如香港和巴塞隆拿組成香巴足球隊,少林寺和芭提雅組成沙灘排球隊,不好嗎?

假如,奪獎的時候無需要播國歌,可以不用播國歌,自由選擇播歌,你可以選擇「阿里山的姑娘」,你可以選擇「大板城的姑娘」,不好嗎?

假如,大家都是世界公民,無論誰勝了,都是一面「藍色地球」旗,沒有五粒星星旗,沒有雪山貓貓旗,不好嗎?

假如,你認為奧運不應該政治化,你又何必要杯葛「別人的」家樂福?這不是奧運政治化的最佳例子嗎?這不是自打嘴巴嗎?當這個地球村的時代,家樂福賣的產品,其實是 made in shengzhen?

互相杯葛,不過是把結越打越死,仇恨越深?
大家都是地球人,當你打別人一巴,其實你正在打自己?
何必高舉「愛」中國?
我寧願愛音樂、愛新鮮空氣、愛我的家。

The war is over, if you want it
Imagine, it’s easy if you try

香港仔公園:不對辦

一個房間的混亂,往往顯示了主人內心的混亂。通常只有生活剛剛完成了一個階段--可能是剛剛交了稿,剛剛完成了一件事,內心可以輕鬆一下的時候,才有心情收拾房間。再不然就是發現要找尋甚麼東西,有迫切性,才提起心肝去收拾。當越來越忙碌,壓力指數上昇的時候,房間也會越來越混亂,某程度上正是反映內心越來越混亂。

這一天,一份樂譜不見了,睡覺前不斷埋首在電腦裏幹一些活,似乎忘記了這件事。其實這只是一件小事,但我睡了半夜突然扎醒,才發現自己內心原來很慌張,依然記得樂譜不見了,又有種預感樂譜其實在鋼琴上面,急不及待地清理上面的雜物。樂譜確實在那裏,鬆了一口氣。

但我已經睡不著了。

******

善心有兩種:一種是積極的,會化為行動的。一種是消極的,只是留在心中,卻沒有付諸行動。大多數人在大多數時間,善心都是消極的…一來是懼怕行動帶來的風險。二來是無力感,幫也幫不了。

一個棒打出頭鳥的社會是可怕的。如果人人都懼怕他人指責,就沒有可能做到任何事。

試玩 Guitar Rig

以前有 IVE 同學介紹給我 Guitar Rig 這個程式,是一個用來模仿 guitar Amp 的軟件。我不是結他人,其實不知道這個軟件對我有甚麼用。近來找來試玩了一陣,又真係幾好玩。在家裏簡單的用SM58 錄音,再在 Nuendo 裏面 insert Guitar Rig 的 effect。不太懂得調校EQ,只是用一些現成的 presets 試一下。

Guitar Rig

介面很簡單易用,就像平時見到的 guitar Amp 一樣。很多音色不錯,確實可以模仿很多結他Amp的聲音。

[audio:http://licheong.com/music/GuitarRig-harmonics_clean.mp3]
木結他彈的 harmonics ,我不會彈結他的,只是把它平放在床上當古琴彈。
加上 Guitar Rig 的 clean white 效果(not much distortion)。

[audio:http://licheong.com/music/GuitarRig-piano_always_with_satch.mp3]
鋼琴彈的Bach Prelude in C major,請原諒我連簡單的拍子也彈得不平均。
加上 Guitar Rig 的 “Always with Satch” 效果。
其實,任何樂器加上 distortion 之後,都變成了電結他的聲音。

[audio:http://licheong.com/music/Guqin_GuanShanYue_fusiondrive.mp3]
古琴彈的關山月,加上 Guitar Rig 的 Fusion Drive 效果。我相信喜歡古琴的人一定會覺得很難受,因為加了 distortion 之後,一樣變成了充滿噪音的爛聲。

[audio:http://licheong.com/music/Guqin_GuanShanYue_clean.mp3]
對比一下未加 guitar rig 之前的古琴聲音。請原諒我很久沒彈琴了,音不準。

[audio:http://licheong.com/music/GuitarRig-guitar_aggressive.mp3]
木結他彈的,加上 Guitar Rig 的 “Aggressive” 效果。
因為開著喇叭,feedback 到痴左線。
小心,幾噪音的。

其實應該很忙的,但我偏偏喜歡搞埋d無聊野。

20080413

這幾天:
讀書。
打字幕,Cut Noise。
看了雲門白蛇傳,Bohm 指揮排練 Don Juan 的 DVD。
B 最後一課。
潮管樂。
豆花。拉。
大吃,魚、魚、雞。
上課。行街。錄音。教琴。

20080409

今天的奇遇真是有點不真實。之前幾天岑老師用法文和我聯絡,我唯有用google translate幫手解碼,用英文回信,竟然也約實了今天在火車站見。

12p.m. 火車站接岑老師,找住宿。岑老師比我更加熟悉佐敦。禮苑,一個很似西式hostel的地方,外表看起來似民居,香港人反而不知道有這樣的民宿。

2p.m. 蘇富比拍賣場。感受現場氣氛。四千二百萬成交的一幅畫,到底和街邊十元的一幅畫,有甚麼分別?我相信莊子所說,物件本來沒有貴賤之分,是人把貴的從賤的分出來。國王的新衣,就算是真真實實、珠光寶氣的一件新衣,其實也沒有甚麼值得誇耀的。拍賣場旁邊有名畫、鐘錶、古董的真品在展覽,從畢加索到中國畫都有,值得參觀,對於我這些凡人,看看便夠,何必擁有。蘇富比也有學校、有學位,學的是Arts Business。Yes, it’s a business。

8p.m. Fringe Club 記者協會。俄羅斯來的記者馬克,操流利普通話。剛從印度回來,訪問過達賴喇嘛。這是他的雜誌:
http://www.expert.ru/
岑老師談及搞一些交流活動的經歷,談及在大理發現日本人在明朝時留下的踪跡。

聲音地圖 comments

以音樂會的籌備來說,這個音樂會很多方面都超乎以往中大人攪的音樂會!Marketing 非常好,報紙、網頁、電台,非常努力,而且善用免費資源。很多的 sponser。配套的準備,包括多角度拍攝、錄音、以致執排位都做足。整個音樂會流程、排練的安排都編排不錯。朱生有能力帶起氣氛,也能令團員都愛上唱歌,團員演出前都落力背譜,絕對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mouse 這次如此大型的新作品,創作絕不容易。題材有趣,也唱得開心。歌詞好玩,但可惜的是廣東話不容易唱,因為只聽一次,除了部份keyword,其實很多字都很難聽得清楚。

有來看的朋友說最喜歡芬蘭頌。感受到台上很熱心和活力,但覺得整體來說唱功仍有不足,音色不夠共鳴。他覺得新作品題材有趣,但覺得因為報導和台上已經講了不少內容,以致本來應該有的驚喜減弱了。

個人來說,最喜歡非洲巴西的歌,熱情、氣氛好、節奏複雜、敲擊好玩。

拍攝方面,飛哥對畫面的構圖和角度很有要求。作用一個 camera man,開心學倒野,但有時撻 cue,鏡頭 pan 過去的時候,有時已經遲左一步,希望算交倒貨啦!

Unter den Lindenbaum

以前談過這個疑問,Schubert: Winterreise 和 Mahler: Lieder eines fahrenden Gesellen 裏面都有歌曲關於 der Lindenbaum ,中文譯作菩提樹。這個譯名讓我驚訝不已,菩提樹,讓人想起釋迦牟尼在樹下悟道,還有六祖慧能的名句「菩提本無樹」。難道這菩提樹在印度流行、在中國流行、在德國也流行嗎?後來在柏林旅行,發現穿過 Brandenburg Tor 的那條街叫做 Unter den Lindenbaum,那豈不是應該譯做「菩提樹下」?

這個疑問我一直都想知道答案,想不到龍應台在他和兒子安德烈對話的新書裏,竟然有一篇談的就是這個問題!有趣的是,龍應台也是因為 Schubert 的那首歌的譯名而開始產生疑惑,她也曾去過柏林的那條大道。後來在廣州曾經見過真正的菩提樹,發現和柏林的 Lindenbaum 並不一樣。

不過可惜的是謎底解開就冇癮了。原來問題很簡單,當初根本就是誤譯!Lindenbaum 是椴樹,不是菩提樹。Lindenbaum 在德國人心目中的作用有點像許願樹,是祝福子女的,和菩提樹冥想修行的象徵完全不同。也許,當初譯名的人,是故意誤譯的吧!

延伸閱讀:
龍應台:親愛的安德烈《找一首歌》

椴樹和菩提樹的分別

March 2008

這個月的搞作:
1. 聽 SIU2,真係好正,阿Yin 搵倒自己的聲音,演奏的個個都勁,是碰撞而不是用中樂來玩西樂/西樂來玩中樂!
2. 重遇幾位恩師,受教良多。
3. 睇左 Chanel Mobile Art 展覽,非常 inspiring!
4. 去 Goethe Institute 聽 talk ,德國來的作曲家 Schoellhorn,非常精采。
遇上一位六十歲的世界公民,法文、德文、日文、普通話、廣東話隨時轉channel…真是佩服!
5. 電影節看了 Glass, Jazz in Java 和超級搞笑的印度歌舞片 Om Shanti Om,
6. 廖昌永音樂會,從未試過坐得這樣近去聽歌唱家,而且唱得非常好!真是謝謝友人的飛!
7. 讀了《僧侶與哲學家》、張愛玲英文版的《色.戒》Spyring (出土文物!)、龍應台和兒子安德烈的對談,超讚!
8. 終於作完了兩首應承朋友的小提琴+結他作品,雖然寫得簡單,但自己也頗為滿意。
9. 編了兩首流行曲給中樂:《滾》、《陸小鳳之決戰自夕》
10. 作的中樂《飛雪連天》尚在搏鬥中,拖了半年了,最後關頭了!
數起黎好似做左唔少野,其實真正做得最多的,是在上網看新聞,義正辭嚴地發表議論,然後繼續過著糜爛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