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圓

大人常常羡慕小孩無憂無慮的生活。

其實不然,我們小時候一樣有很多不開心的時候,一哭起來可以很久才停,感覺很強烈。只不過之後很快又能把注意力放在其它事上。

大個了,很多第一次都試過之後,感覺就開始遲鈍,取代的是長期的壓抑和麻木。

雖然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但大人卻都忘記了自己做小孩時候的感受。於是誤解地以為,小孩無憂無慮。

小孩的情感、性格還是 elastic 的,大人比較 inelastic 而己。

******

大人帶著小孩總會有很多焦慮,又怕孩子生病,又怕孩子學壞,又怕孩子有意外。

大人的焦慮很容易在小孩身上反映出來。

小孩子很早就學會分辨「這是屬於我的。」「我要…。」小孩會直接把自己的需求說出來,而且當大人無法滿足他們的要求,小孩就會用盡所有辦法,一哭二鬧迫大人就範。你不就範嘛,又覺得自己強權霸道,就範嘛,小孩就得逞了,下一次他會用同樣方法,變本加厲讓你就範。

小孩子雖然是最弱的,但也是最強的。

******

「這是屬於我的。」

人從小就懂得把東西視為自己的,納入自己的財產。每個人其實都只能感覺到自己的感受,從自己的需求出發看事物。

性惡論者因此說人是自私的。

這也是共產主義不可能實現的原因,把財產公有,根本就是違反人的本性的。人的天性,就是把物件私有。

但這不代表人只能自私自利。博奕論提到一點,假如有一個遊戲,以一局定輸贏,如果出千就可以贏,這樣的話每一個人都會出千。

但如果這個遊戲,以一萬局定輸贏。即使出千可以贏其中一局,到了玩下一局的時候,出千的玩家就會遭受其他玩家的制裁。正是因為互相的制衡,玩過無數局之後,終有一日大家會同意出一個規則大家都比較接受。而且當他們發現在這個環境裏,如果彼此幫助更加有利,就會互相合作。

正是和其它人一千次一萬次相處中,小孩慢慢才會理解,除了自己有感受,別人也有感受。也正是這樣,小孩學會了和別人合作。雖然我們還是無法感受到別人的感覺,但我們能夠從自己的感受,去推想別人的感受,差別只在於深與淺。

這也是歷史演進的過程,經歷了幾多千年,人們的互相角力平衡之下,才出現了民主制度。

佛教徒相信世上並沒有甚麼東西是真正屬於自己的。而自己,也不過是種種因緣交集的其中一環。我相信這種認知是後天悟來的,因為小孩並不是這樣。其實我們一出世,本來的狀態就已經相信這世界是屬於自己的,有很多需求,很多執著了。

It is not just about aging, but growth.
我們不單是老去,也是在成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