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cess

舅舅這幾天忙著和兩位小公主玩。而且不久將來還要當上叔叔,真是老了老了。不過只因尚未結婚,一把年紀,依然利是逗了一封又一封,真是尷尬尷尬。

兩位小公主表演了前胸翻加後胸翻再倒掛金鈎貴妃騎羊。畫畫,有趣的是顏色分辨得好仔細,藍色就是男的,紅色就是女的,為甚麼呢?我不懂得教三歲小孩彈琴,坐唔定,反而她們一見到叮噹大樂隊就玩完又玩。照片稍後上載(這句口頭禪又回來了)。

和友人吃上海菜,參觀那數不盡的唱碟櫃和樂譜,還有那美味的雞翼,真是太客氣了!看了一會被 Schnittke/Arvo Part/Bor 玩殘的 Mozart 。

在國際學校看了一會體操課,有趣的會面。書到用時方恨少。書再多也是沒有用,知識沒有「內化」成自己的一部份,就不能算是自己的知識。幸好這些年來,樂器丟下了,很多東西學了都忘了,但筆桿總算還在。

音樂是我生命唯一的目的,也是我唯一的武器。我相信我的時代已經來臨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