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翻修

家裏的琴已經用了十幾年。近年越來越很多毛病,琴鍵的反彈慢了,腳掣一踏便吱吱地叫,有一個F#鍵還有特別效果,聽起來像prepared piano。一直懷疑是掉了甚麼進琴鍵了。。

尹師傅說噪音是因為有東西共震,可能只是某一粒鏍絲鬆了,這只能靠耳朶聽在那個位置,再摸一下就知是那裏震了。結果發現是鎖匙孔,用廁紙塞進去就解決了。

腳掣的噪音,是潮濕,以致關節地方嘈吵。琴鍵也是這樣,濕了的槌子反彈不好。開了暖管,再全間房抽濕了之後果然好了些。我家近海,空氣鹽份高,鏍絲很多都生鏽了。

尹師傅拆開了琴鍵,裏面藏了十多年累積的擦膠碎和頭髮碎,非常嚇人。用吸塵機解決了。我再也不用鉛筆和擦膠在琴上作曲了,反正現在都用電腦了。

我不喜歡Yamaha 輕飄飄的感覺,更兼十多年的摧殘,鍵盤的感覺越來越軟。現在每個鍵加了鉛,令手感重了些。不知道這好不好,網上有人說加鉛其實不好。反正我不是鋼琴家,三角琴對我來說暫時還是太奢侈,只希望這部琴可以再彈多十年二十年吧。

和尹師傅聊一下他當年文革的經歷,他說親眼看見人把三角琴從高樓推下去,破裂的時候弦都一起共鳴,那種聲音比爆炸還可怕,他說那種聲音他一生都會記得。

2007 Arrangements 編曲

很久沒有整理自己的作品和編曲。
這裏僅列出上一年做過的一些編曲。
若果需要樂譜請和我聯絡。

1874 (String Quartet 版本)
原唱:陳奕迅 作曲/原本編曲:王雙駿 2006 Get a Life 演唱會版本
(原本的編曲非常好!我基本上是默譜,默不到的地方才補充一些)

黑夜不再來 (String Quartet 版本)
原唱:陳奕迅 作曲:陳輝揚 原本編曲:金培達 2006 Get a Life 演唱會版本
(原本的編曲非常好!我基本上是默譜,默不到的地方才補充一些)

在我身邊 (Vocal, 2 Violins, Piano)
原唱:李克勤 作曲:李偉菘 原本編曲:Ted Lo
(原本的編曲非常好!我基本上是默譜,默不到的地方才補充一些)

情義兩心堅-1982神雕俠侶插曲 (中樂團版本 and 中樂小組版本)
原唱:張德蘭/劉德華 作曲:顧嘉輝
(原本的編曲非常好!我基本上是默譜,默不到的地方才補充一些)

我的驕傲 (piano, a bit jazz-like)

Paul McCartney Liverpool Oratorio (movements 4, 8, for choir with piano and organ)
(other movements are arranged by Livia, NWH, Patrick, TLY)

兩首俄羅斯民歌:Katyusha, Tum Balalaika (Cellos and Double Basses)

[audio:http://licheong.com/music/2RussianFolkSongs-1_Katyusha.mp3]
1. Katyusha 喀秋莎
樂譜(PDF) , 電腦Demo(MP3)

[audio:http://licheong.com/music/2RussianFolkSongs-2_Balalaika.mp3]
2. Tum Balalaika 三角琴之戀(大陸譯名)
樂譜(PDF), 電腦Demo(MP3)

Back to the list of compositions

看灣仔劇團《第二把交椅》

慶祝二十週年的時候,灣仔劇團製作的是開心熱鬧的《紅船》。二十五週年紀念,看這幅顏色鮮艷的海報,入場前也以為一個開心熱鬧的劇。怎料卻完全出乎我的想像.故事裏種種的沉痛的人生的挫折,工作、婚姻、家庭上的,看到我哭了,(劇裏也有很多超正的笑位!)幸好最後一幕筆鋒一轉,讓我們看到一種轉機和解脫。

為甚麼要這麼苦?難道人生真的不能快樂一點?家庭成員互相不能理解,母親死亡而兒子爭吵,演員為爭人工爭角色爭取專重的吵架…種種的「怨憎會」讓人看得好像自己也身在其中…這劇本寫得最好的是,觀眾會理解到每一個人的原因理由,每一個人自己心裏帶著的苦和執著,以至於同情他們。但是偏偏衝突又似乎無可避免地發生,人生是否必定這麼苦?

幸好,結果讓我們看到了一點解藥,瘋了,其實是放下那一點執著,留多一點心給最愛的。「人生只有三句話最重要: 對唔住,多謝你,我愛你。」這三句最普遍的說話,放在這裏,卻點石成金!

最後小男孩指著天上,說我要做最高的,我要坐這張椅子,何生搖搖頭引了一句經典的名句: 「人啊,人!」

何生,區嘉雯好到已經沒得說了。難得群戲也非常好看,演員吵架的群戲也做得非常好,每個角色都以幾句的台詞而顯示了不同的性格。小孩並不是很有演技,但角色分配得好,善用了他們的長處。場景的轉換非常流暢!

何生引用了很多名劇的名句,這些句子又和劇的內容真是很呼應。場刊裏用了厚厚的幾頁紙去印這些名句,想觀眾在看完劇後再慢慢細味。我想我們也真的應該再仔細讀多幾遍。

劇本已經是非常好了,唯有一些鋪排可能未夠。例如故事裏,妻子和兒子都批評馬浚龍(何生)很少和家裏人溝通,總是想做第一,做一家之主,要人服侍。但從觀眾角度,一看便已經看到指控的場景,好像「前因」鋪排未夠。

音樂能和劇情息息相關對應,但有部份地方入得比較突然,反而沖淡了氣氛。

謝謝你們的好戲!

喜見台上很多熟悉的面孔。當年我們參加灣仔劇團的工作坊,正是二十週年。轉眼間,就是二十五週年了。時間真快,我和我的友人也渡過五年了。我們依然回到牛池灣,依然喜歡這裏的街巿,依然是必發茶餐廳。

還有幾天,向各位朋友推薦,非常值得去看!

花好月圓

大人常常羡慕小孩無憂無慮的生活。

其實不然,我們小時候一樣有很多不開心的時候,一哭起來可以很久才停,感覺很強烈。只不過之後很快又能把注意力放在其它事上。

大個了,很多第一次都試過之後,感覺就開始遲鈍,取代的是長期的壓抑和麻木。

雖然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但大人卻都忘記了自己做小孩時候的感受。於是誤解地以為,小孩無憂無慮。

小孩的情感、性格還是 elastic 的,大人比較 inelastic 而己。

******

大人帶著小孩總會有很多焦慮,又怕孩子生病,又怕孩子學壞,又怕孩子有意外。

大人的焦慮很容易在小孩身上反映出來。

小孩子很早就學會分辨「這是屬於我的。」「我要…。」小孩會直接把自己的需求說出來,而且當大人無法滿足他們的要求,小孩就會用盡所有辦法,一哭二鬧迫大人就範。你不就範嘛,又覺得自己強權霸道,就範嘛,小孩就得逞了,下一次他會用同樣方法,變本加厲讓你就範。

小孩子雖然是最弱的,但也是最強的。

******

「這是屬於我的。」

人從小就懂得把東西視為自己的,納入自己的財產。每個人其實都只能感覺到自己的感受,從自己的需求出發看事物。

性惡論者因此說人是自私的。

這也是共產主義不可能實現的原因,把財產公有,根本就是違反人的本性的。人的天性,就是把物件私有。

但這不代表人只能自私自利。博奕論提到一點,假如有一個遊戲,以一局定輸贏,如果出千就可以贏,這樣的話每一個人都會出千。

但如果這個遊戲,以一萬局定輸贏。即使出千可以贏其中一局,到了玩下一局的時候,出千的玩家就會遭受其他玩家的制裁。正是因為互相的制衡,玩過無數局之後,終有一日大家會同意出一個規則大家都比較接受。而且當他們發現在這個環境裏,如果彼此幫助更加有利,就會互相合作。

正是和其它人一千次一萬次相處中,小孩慢慢才會理解,除了自己有感受,別人也有感受。也正是這樣,小孩學會了和別人合作。雖然我們還是無法感受到別人的感覺,但我們能夠從自己的感受,去推想別人的感受,差別只在於深與淺。

這也是歷史演進的過程,經歷了幾多千年,人們的互相角力平衡之下,才出現了民主制度。

佛教徒相信世上並沒有甚麼東西是真正屬於自己的。而自己,也不過是種種因緣交集的其中一環。我相信這種認知是後天悟來的,因為小孩並不是這樣。其實我們一出世,本來的狀態就已經相信這世界是屬於自己的,有很多需求,很多執著了。

It is not just about aging, but growth.
我們不單是老去,也是在成長。

迷路與轉車

今天因為去了一個陌生的碼頭,還有一家大小三代同堂,轉車轉得很辛苦。和友人談起種種搭錯車和迷路的經歷。人生路不熟的焦慮,其實每個人都試過吧?

我是那種人,如果有地圖,甚麼未去過的地方都能夠去到。但沒有地圖,連最近的地方都沒法找到。

友人電話問路,我告訴他,你在彌敦道,向東面行就對了。友人非常困惑,那一邊是東面?

但倒過來,友人告訴我,萬寧過馬路有百佳,我多數會非常困惑,我可能會連對面街有個百佳也看不到。

香港轉車真是非常複雜。雖然說是彈丸之地,但從家裏去大多數地方,都起碼要轉一次車。每到一個新的地區,有時還是不知所措。一個人行錯了地方不過是再行過。不再是一個人的時候就難了。

我也不理解,有時旅行,去到那麼陌生的地方,也有辦法找到旅舍,找到音樂廳,找到公廁,反而在香港,有時真是一籌莫展。

Princess

舅舅這幾天忙著和兩位小公主玩。而且不久將來還要當上叔叔,真是老了老了。不過只因尚未結婚,一把年紀,依然利是逗了一封又一封,真是尷尬尷尬。

兩位小公主表演了前胸翻加後胸翻再倒掛金鈎貴妃騎羊。畫畫,有趣的是顏色分辨得好仔細,藍色就是男的,紅色就是女的,為甚麼呢?我不懂得教三歲小孩彈琴,坐唔定,反而她們一見到叮噹大樂隊就玩完又玩。照片稍後上載(這句口頭禪又回來了)。

和友人吃上海菜,參觀那數不盡的唱碟櫃和樂譜,還有那美味的雞翼,真是太客氣了!看了一會被 Schnittke/Arvo Part/Bor 玩殘的 Mozart 。

在國際學校看了一會體操課,有趣的會面。書到用時方恨少。書再多也是沒有用,知識沒有「內化」成自己的一部份,就不能算是自己的知識。幸好這些年來,樂器丟下了,很多東西學了都忘了,但筆桿總算還在。

音樂是我生命唯一的目的,也是我唯一的武器。我相信我的時代已經來臨了。

又再一次復活了。

音樂會完滿結束,長江後浪推前浪,好!
正在剪輯錄音和錄影,稍後上載。

外甥女來了。 🙂

sit CSM 的堂,學野。

新年願望,願大雪快停吧。
鼠年大計,作曲作曲作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