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俗人塵俗事

俗人凡心,耳濡目染,太多塵俗事。
要清心寡欲,難。

茶隔了夜,不單涼了,也變了味。

咖啡,可以悠閒地慢慢飲。
心急的人,沖得太濃,喝得太快,心跳得厲害。

午間有時一個人走到海邊,
走過那些豪宅外邊,
雖然雕琢得有如宮殿,
卻讓人感到一片荒涼。
太陽底下很曬,但很暖。
女孩撐著傘子,是怕見到陽光?是怕見到人?

突然見到 Klimt 的 Kiss,
很大幅,就在豪宅的大門口。
我喜歡這幅畫,但不喜歡在這裏見到它。

兩手空空上了小巴,
聽著John Coltrane,
經過他朝也相同的墓地,
在新光戲院下車,
吃一碗溫熱的豆花,
回家看看地圖,指點江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