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可以減低舟車勞頓?

這幾天坐車,快可以四十五分鐘,但最長紀錄竟然可以用上一個小時四十五分鐘,比起我以前往觀塘、往中大還要久,回到家裏累透了,尚有不少工作未解決。和友人傾談,到底有甚麼方法可以減低舟車勞頓呢?

1. 避開人潮,儘量不要在最多人的時候擠車,要嘛早點走,要嘛等人潮過了才走。除了避免擠擁和等車,還可以避免吸入太多廢氣。擠完地鐵有種暈眩焗促的感覺,原因是太多人在車廂裏噴二氧化碳。我真的覺得地鐵並非有冷氣就夠,其實應該有氧氣罩,或者冷氣裏面增加氧氣成份。(有沒有可能在地鐵站裏面,車廂裏面種植物?=_=”)

2. 帶備入耳耳塞,以減低 Roadshow 等等的噪音滋擾。但我發現入耳耳塞隔音再好,也只會減低高頻,低頻的聲音 wavelength 長,耳塞阻隔不了。想隔音再好一些,應該先帶上入耳耳塞,再戴上一個罩耳的大耳筒!這樣應該可以把噪音音量降低大半,夠跨張了吧!

3. 可以的話,閉目養神,太多刺眼的燈光招牌也會令人勞累。(甚至戴上眼罩! @_@)

4. 放鬆身體。明明坐車沒有活動,為甚麼會累?如果能夠感受一下,會發現即使是坐著,也總有一些肌肉在不必要地繃緊。當我察覺,放鬆,用的力便會少了。即使在地鐵裏站著,也可以下盤用力扎馬,上盤放鬆。總之同樣是站著,也有比較省力的方法。

5. 下班就是下班,下班不要想工作的事。心態上放鬆,自然就不會耗損太多精神。這說就容易,實際上難!而對於 freelance 工作的,最難是將工作和休息時間/空間分開,因為很多時把工作帶了回家,在家也是工作,坐車也許正在用電話傾談工作。我們應該學習不必要的時候把電話關掉、把 mp3/psp 關掉、把電腦關掉,甚至腦袋也自動的進入休眠狀態、省電模式。

6. 買車。(雖然我有錢也不會用來買車,除非我現在在美國,而不是在香港)

20071127

6:15-7:30:起身.
編曲.
梳洗更衣.
7:30-9:00:往中環.
坐校巴往數碼港.
9:00-13:00:開工.
13:00-14:00:午飯.
吃了 another LC 的飯。
14:00-18:15:開工.
18:15-19:00:往中環香港站.
終於把余華的兄弟賣了.
19:00-20:00:回家.
20:00-21:00:晚飯.
洗澡.
21:00-21:30:打日記.
21:30-22:30:(預計)睡覺.
22:30-02:00:(希望)編曲.
02:00-06:00:睡覺.

宋以朗先生談張愛玲

是日也,宋以朗先生在自己的家裏設講座談張愛玲。實在是難得一逢的奇事!宋先生是著名博客東南西北(ESWN)的網主,這次講座的消息也是朋友在他的網站上得知的。

宋先生竟然願開放自己的家居讓我們這些陌生人來聽講座,實在是坦蕩蕩誠心對人也!我們在消息公佈當晚報了名,據聞一個晚上,二十人的名額立即額滿了。

宋家父子都是翻譯家,東南西北博客,將很多中文的新聞譯作英文,不少西方傳媒都透過宋先生的網站才得知很多香港和中國的新聞報導,實在難得。

宋以朗的父母宋淇、鄺文美和張愛玲知交甚篤,張愛玲後來僑居美國,但需要為電懋的電影寫劇本,曾經在1961-62年間回香港在宋家暫住。

這家居雖然已經四十年,但建築似乎十分耐久,依然乾淨企理,無論電梯大堂,每家每戶的門口都很 classic。


宋家大廈的電梯大堂,地板上有很 classic 的圖案。(宋先生不是住在這一層)


宋以朗先生和他精心製作的 powerpoint


講座的聽眾。有聽眾全程錄影和筆錄。背景是宋家大廳裏兩排書架,還有舊式掛牆的電話架,都顯示出書香世家的古雅。

宋以朗展示了很多張愛玲的遺物,如臨終前躺過的棉被,很多皇冠沒有出版的照片、書信手稿等等。許多有趣的東西,可惜我沒有聽完,因為接下來有事早走了。

*******

宋先生談關於《色.戒》,原來張愛玲曾寫下了英文版。當時張自己的譯名是 “Spy Ring” 而不是現在電影的 “Lust Caution”。

宋先生說內地有人認為張愛玲的《色.戒》是以一位女間諜鄭蘋和的故事改寫的,而且醜化了鄭蘋和,也有人認為故事中的漢奸其實就是丁默村,又或者是張愛玲的第一任丈夫胡蘭成。但是從宋淇和張愛玲之間的書信,我們可以知道當年類似的間諜、漢奸的故事不止一個,北京上海都有類似的新聞,參考對象自然也不是一個,反正清者自清,硬要拉上關係,實在是無稽之談。

聽了這個講座,才知道原來《色.戒》曾多次改動,從當初的李小姐、戴先生,變成現在的王佳芝、易先生;而王佳芝的身份設定,也從當初的國民黨內部間諜,變成大學生。

宋先生展示張的信件,顯示改變的考慮,一來是為了令故事變得更加合情合理,王佳芝的形象也更豐滿有趣。而且因為當時小說的巿場是台灣,因為政治敏感的問題,不能夠說國民黨的間諜竟然會叛變。故事以打麻將首尾呼應,原來張愛玲和宋淇一早料到這是賣點,研究這篇文的人一定會說麻將有甚麼象徵性意義。

*******

我們這一代的人,習慣了上網 email / msn,甚麼都是即時的,很難想像以前的通訊是怎樣運作,除了經常以長途的郵遞來通訊慰問,連很多出版業務上的事宜也要以書信解決。

宋先生談及以前出版的流程。在影印機還沒有發明之前,手稿就是唯一的版本。很多時,張愛玲把稿件交給經紀人,經紀人找尋出版社付印,假如出版商不要,也需要把正本還給經紀,因為那是作者唯一的版本。這對於我們這一代人,實在不可思議。

我們這一代所有的通信都變成了電子的,連樂譜也是電腦打的,再也沒有手稿這回事了!世上越來越少漂亮的書法筆跡了。假如我們以後要研究一個人的生平,原來要翻查他的 MSN / Facebook 紀錄,那是多麼沒趣的事。

另外,張愛玲曾在美國新聞社工作,翻譯了很多美國小說,如老人與海,而張愛玲自己原來也曾經寫過不少英文的小說,全部都還沒有出版!有些故事長達四百多頁,現在宋先生有張愛玲用打字機打下來的正本。

張愛玲其中一篇英文作品 Visiting,有人貼上評語(不知是誰,但有可能是出版商的評語),竟然是「偶有佳句,但沒有故事!no point」誠然張愛玲的故事很多瑣碎的細節,和《紅樓夢》相似,這些細節變成英文,實在會變得索然無味!但現在越來越多張迷,張愛玲的研究就快變成「張學」了。這些文字都是無價之寶啊。

*******

另一有趣的是張愛玲為了電影《傾城之戀》(1984年) 而寫的宣傳膳稿,當年登在明報的。很多人以為作家寫的必定是正貨,其實有時也為了生活不得不寫一些應酬文章。

《傾城之戀》電影是邵氏拍的,許鞍華導演、周潤發飾演范柳原、繆騫人飾演白流蘇,我曾經看過,覺得周潤發不是太適合這個角色,而且文縐縐的好似在唸書。為了不得失邵氏公司,宋淇建議張愛玲看看金庸怎樣去為電視劇寫膳稿。

金庸的小說經常被不同的電視台翻拍,每次電視台都會邀請金庸出來宣傳一下。這時候,金庸就算知道電視劇改編了很多,他總之不會讚賞也不會批評,只是談一下小說的創作背景等等,既交了貨又不會讓書迷失望。結果張愛玲真的採納了建議,宋先生展示了當年的剪報,在膳稿裏面,留心看一下,其實隻字不提電影。假如張愛玲還在生,不知她會不會回應李安的電影?

*******

另外,據友人轉述,張愛玲的書藉被大陸的一些出版社盜版,還反咬一口說張愛玲的遺囑沒有注冊,故此不成立云云,這是甚麼大陸法律觀念來的?香港、美國的法律都不是這樣的,只要你寫遺囑就是有法律效用的了。

宋先生的藏品似乎已經足以開一間博物館了,而且很想這些珍貴的文物能得到善用。難得宋先生將這些東西保存整理,謝謝這次的講座!佩服宋先生治學認真,頭腦清晰客觀,身邊很多煩惱事,卻仍然能淡然處之,了不起!

宋先生在十一月初亦曾在港大講座裏談及手稿的事。延伸閱讀:
刁民公園:張愛玲的手稿

樹倒猢猻散

通常人們都形容紅樓夢的結局是「樹倒猢猻散」,賈政賈赦是家庭的經濟和權力支柱,平常在家庭裏戲份不重,但一旦在朝廷中失去權勢,皇妃賈元春病逝,連帶著的是整個家庭的變化。除了因為抄家,財產大減,跟著隨之來的就是家丁丫頭要變賣,不忠實的家丁甚至趁亂打劫等等,接著一個個當家的老夫人、王熙鳳捱不住倒下。

很有可能紅樓夢受到了金瓶梅的影響。金瓶梅更加是「樹倒猢猻散」。西門慶一死,本來一大盤家族生意立即倒了,(這說明了一點,是中國一直以來雖然商業發達,但卻沒有「公司」,因為在中國商業是倚靠著權勢的,權勢一倒,財產就無法維持)。

西門慶一死,家丁把生意偷了來變成自己生意。之前的一班「好友」以前讚西門慶「仗義疏才,富而有禮」,現在說他作孽太多,大家都來謀他的家產,正室妻子急不及待想把妾侍們趕走。而妾侍們變成了寡婦,亦自知地位不保,各自找尋自己的碼頭。

但這班妾侍都很懷念西門慶,不是懷念他有甚麼好,而是懷念他還在時,生活過得好,而且受人尊重,甚麼官員路過會來吃飯,逢年過節可以遊玩吃喝看大戲,親朋戚友都來奉承結納。誰知道「幸福」是有條件的,一旦條件不在了,就立即面目全非。

潘金蓮當初拋棄武大、李瓶兒拋棄花子虛,可以說很壞,但她們也是為了尋求幸福安逸一點的生活。潘金蓮等西門慶一死,立即背棄,和其它男人搭上,也只是為了找個出路。

和莎士比亞有篇《雅典的泰門》很似,也是主人翁一到窮困潦倒,才突然發現原來甚麼交情都是假的,立時變得憤世疾俗。

人大了交遊廣濶,很容易工作夥伴多,表面朋友多,但到底友情有多深,到底有幾多是有「條件」的朋友,不到危難看不出。有幾多是因為你有用才和你交往?有幾多是因為你成功才來沾光?一時得意,個個讚美稱善,這時候最容易自己欺騙自己,以為世界真的沒有了自己不會轉,到條件一變,也就是「樹倒猢猻散」之時了。

幸福是甚麼?不是經濟上富足便會幸福。可是生活連安穩也沒有,今日不知明天有沒有飯吃,要幸福真的不容易。

*******

幾個星期之前看電影 Becoming Jane,講 Jane Austen 從認識的幾個對像中愛上了一個人,結果到最後卻沒有結婚,單身過了一輩子,但寫下了許多文學名著。

電影拍得比較一般,遠遠及不上之前的 Pride and Prejudice,但接近劇終有番對話還記得:又是關於愛情與麵包的,Mr. Wisley 問 Jane Austen,沒有愛情的婚姻你不願意,但你和 Lefroy 之間明明相愛,也決定了私奔,為何最後還是放棄?Jane 的答案是,假如只有愛情,但私奔卻會毀了 Lefroy 和自己的名譽,從此不能抬起頭做人,生活也沒有了保證,結果兩夫婦以後只能每日為了柴米油鹽的事爭吵不已,再深的愛情也會隨歲月磨蝕。

幸福真的是有條件的。

用電腦扮合唱團

上年找到這個令人驚嘆的程式 Eastwest Symphonic Choir,以電腦真實的模仿合唱團的聲音,還不是最特別,最厲害的是你可以在 Wordbuilder 打入英文/拼音,然後自動唱出那個字!

一直搞不清楚到底怎樣用。現在終於知道怎樣搞了。但是花了很久才弄明白它的拼音方法,因為這不是字典裏常見的那種拼音系統。單單是教曉電腦學會唱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已經浪費了我一晚的時間:

試聽 Eastwest Symphonic Choir 唱的 London Bridge Falling Down:
[audio:http://licheong.com/music/LondonBridge.mp3]

我沒有精神去細緻調校,所以發音還是不很準確。可以看看 Eastwest 自己本身的 tutorial video,才真正讓你嘆為觀止:

接駁方法有點複雜。假如你想直接將音樂彈進去,原來要這樣連接:

電子琴 –(MIDI)–> Wordbuilder –(MIDI)–> Eastwest Symphonic Choir —> 用 sequencer (Sonar/Cubase/ProTools) audio track 錄音。

假如你是預先打好了的 MIDI 檔案,希望 Wordbuilder 幫你每粒音配上歌詞,要這樣連接:

sequencer (Sonar/Cubase/ProTools) 的 MIDI track –(MIDI)–> Wordbuilder –(MIDI)–>
Eastwest Symphonic Choir –> 用 sequencer (Sonar/Cubase/ProTools) 的 audio track 錄音。

其中 Wordbuilder 和 Eastwest Symphonic Choir 兩個電腦程式要用 MIDI 連接,可以用兩種方法。如果你有 MIDI Interface,你可以「自插」,即是電腦的 MIDI output 插返落電腦的 MIDI Input。也可以用軟件,例如 MIDIoverLan 去令兩個程式連結起來。

現在最大的困難是,當一些字是有兩個 vowels 的時候,例如 “day”,你到底選擇拖長哪一個 vowels?又或者有些字要重音,有些字要輕,有些字帶有滑音(例如廣東話的「小」字)。而有些發音,暫時程式裏面還沒有,例如德文的 “ü” 音,中文的 “ng” 音(也許可以用幾個音複合出來?)。語言的變化多端。你要逐隻字去教曉電腦。假如歌詞總共有一百字,你已經會想死。

要教電腦唱一個音已經這樣難,還不如讓真正的合唱團去唱吧!但是誰知道幾年後,科技會不會發展到,你打任何國家的語言,德文法文拉丁文,以至廣東話,它都懂得唱出來?

出家也是塵緣

這次談一談《金瓶梅》講了佛教比較醜陋的一面。

信佛教的人的知識水平可以很大分野。可以是知識分子,也可以是草根階層。佛法可以鑽研到很深,也可以簡單到唸「阿彌陀佛」就可以接引到西天樂土。把佛教完全看成哲學,則忽視了民間確實有大多數人只懂得拜神仙一樣地拜。

雖然有不少人確實能因為信佛而減少慾念,但也不能否認無論是基督教的教會、定還是佛教組織,也一樣是一些機構,機構一定有層級和職位,有人也就有政治。而現實上佛教是怎樣生存的呢?它和社會是怎樣的關係?

一般宗教慈善團體收入的主要來源來自捐獻。《金瓶梅》裏面的西門慶一方面你可以說是地主惡霸,但和現在的有錢人一樣,他會支持很多慈善事業,經常捐錢去修寺廟,贊助印刷佛經、和尚的袈裟,又或者在大節日、紅事白事,邀請和尚尼姑來宣講經卷。主要的目的當然是為自己和自己家人祈求現世和來世的福份,又或者卜問運程。

然而這些慈善捐款,到底是否用在有益社會的事,就很難說了。書中往往形容這些長老一方面口中講「色即是空」,一方面收到錢的時候「滿心歡喜」。兩個尼姑王姑子和薛姑子,就經常為舉辦法會,印製經文等等爭生意。因為這些祭祀和向有錢人家宣講經卷,就是他們的收入來源。

當李瓶兒的兒子重病的時候,他們遊說西門家捐錢祈福,當這嬰兒不幸去世,他們就會說這兒子其實前世和你有仇,今世托生在你家,是要你們還債云云,所以死了也不必掛念了,總之有得解釋,讓在生的人心理上安樂一點。

薛姑子更加厲害,她的明盤是講道,暗盤是做媒婆。她會偷偷向主婦售賣種種生仔、安胎以致墮胎的藥。她也是資訊情報站,把各個家庭、各個妻妾之間的是非當作人情去賣。她也是販賣人口的中轉人,誰家有丫環、妾侍可以買賣,她都知道。

另外一個奇人是印度神僧,老實說是神棍。因為是個外國人,這班中國人就相信他有法力。西門慶便是從他那裏買來印度神油,結果因為用量過度,精盡人亡。
(這本書確實是這樣荒誕下流的。)

無可否認的是,歷史上的佛教並不完全是清淨無為的。假如完全的清淨無為,它也能夠繼續流傳,但並不會非常興旺。佛教經常和政治扯上關係,傳聞少林僧人曾助李世民打天下,又如唐武宗滅佛。在緬甸泰國這些地方,佛教僧侶更是重要的政治力量。香港的寶蓮寺也像國家支持的一盤生意,一個旅遊景點多於一個修行之地。

五祖弘忍偷偷的把衣鉢傳給六祖惠能,支持神秀派別的僧侶竟然追殺(也可能只是追截),這除了是為了正統和異端之爭,也可能因為地緣政治(惠能是廣東人,可能只懂廣東話,普通話說不正?),很難說這裏面沒有渉及權力和利益。

縮寫

天呀,原來很多最常用的簡寫,我並不知道全寫是甚麼,慚愧得很!

我知道 D.C. 是 Da Capo 或者 District of Columbia

我反而不知道 a.m. 全寫是甚麼?p.m. 呢?
還有 i.e. ? e.g. ?
我竟然不知道,被考起了!

RIP = rest in peace
VIP = ?
b.c. = before Christ
a.d. 呢? (當然可以解作 associate degree / advanced diploma!)

當然查字典可以查得到,但有幾多人可以不查字典而講出答案?

(答案在留言裏面)

20071117

看地中海藝術節的土耳其蘇菲教派的迴旋祭禮。吊詭之處是,把祭禮變成演出,給觀眾看,觀眾應該拍掌,定還是當參加了一場冥想,合什鞠躬離場?
喜歡這些古樸的音樂,雖然單線條重重覆覆,但這樣異域的音樂,可讓聽者稍為離開這繁忙的城巿一會兒。

******

看心爱的 M6 / Vier Letzte Lieder 。友人都留意到外面多了記者招待的桌,音樂會下半場時指揮旁邊放著無線咪,就知道今晚一定有新聞宣佈。之前種種謠傳說,大師不滿香港空氣質素差,故準備離開云云,今天隆重其事地向聽眾宣佈 De Waart 會續任,一洗謠傳。怎麼也應該把 Mahler Cycle 玩完才走吧!一眾樂師早有準備,一道道紅絲帶潑出來,好像蜘蛛吐絲,纏在指揮身上,纏在樂手的小提琴上,有點狼狽。

De Waart 指揮的 M6 ,把慢樂章放在第二, Scherzo 放在第三。似乎近年的演出都比較傾向這個次序,包括 Abbado 和 Simon Rattle。稍為早一些的錄音如 Bernstein, Solti, Kubelik 都把 Scherzo 放在前,Andante 放在後。但據 Wikipedia 所述,最早出版的樂譜是 Scherzo 在前,但馬勒自己指揮的時候又改變了念頭,把 Andante 放在前。到底哪一個才是最 authentic,作曲家最終的想法?

就算以音樂上來說,像打仗一樣激烈的第一樂章過後,到底應該立即輕鬆一下,定還是繼續緊張,被 scherzo 搞到身心俱疲之後,才來一個休息?這也是不同人不同口味,難說對錯。我自己就比較喜歡 scherzo 再來 andante 的次序。

今次已經是第三次現場聽 M6 了。
當然,相比之下,最感動的一次當然是 06 年在 Lucern 現場聽 Abbado 現場指揮的 M6!
上一次 HKPO 玩 M6 的時候,已忘了是誰指揮,友人告知是 Carlo Rizzi,也比今次激烈,還是那個木箱和木槌子。今次音樂 details 清晰,但速度太過控制了,不夠痛快。

延伸閱讀:

知更鳥的巢穴:Rattle 的馬勒集

*****

近日對著電腦太多,腰痛厲害,有時痛得不得不躺下來,睡覺一定要放個 cushion 墊著背才舒服一點,天天都是睡眠不足,行屍走肉的。比我大的朋友都叫我多做運動,畢竟年紀不少了,小心些,還有吃飯不要吃得那麼快,我自己不覺得快,只不過是正常速度,但吃完就反胃氣。有朋友就這樣患了胃病。也是的,犯不著人出錢我出命。但是,聚精會神對著電腦就會不自覺,很難說一個小時休息一次,還是這辦法有效,不停的喝水,急尿了就要離開座位,離開座位就有救。

讀《金瓶梅》

其實我本應是很忙碌的。現在手上忽然有七首編曲兩首作曲未完成,一份programme notes 和一份功課,全部應該即時完成。我本來還應該練琴。而且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人生計劃需要起步。

但我花了更多時間在讀《金瓶梅》,一部很可怕的小說。毛澤東說,沒有《金瓶梅》便沒有《紅樓夢》,倒是一語中的。

中國很多小說裏面,人物都是比較平面的。男孩子多會喜歡《三國》《水滸》,因為喜歡那英雄氣概,人物鮮明。越長大就越覺得《三國》《水滸》,雖然氣勢不凡,但成就遠遠及不上《紅樓》《金瓶》裏面人物心理刻劃複雜,千頭萬緒細緻鋪排,而且寫實地反映社會問題。

《紅樓》還算有點希望,以浪漫戀愛為其中一條主線,《金瓶》卻沒有。因為《紅樓》裏面的主人翁還是未嫁的少年少女,還可以談詩賞花,《金瓶》裏面卻是一堆已嫁的女人,在家百無聊賴,其生存的唯一目的,好像就是爭寵、爭生孩子,而男人的生存目的,就是昇官發財。

你可以想像,假如《紅樓夢》的世界裏面只剩下王夫人、王熙鳳和一大堆趙姨娘,會有多麼可怕。這基本上就是現在的方向報、月亮報種種婚外情、爭產新聞的古代版。

故事的開始雖然依然是西門慶勾搭上潘金蓮,害死武大,但和《水滸》最大的不同是,武松沒能殺死西門慶!這是一個 “What if…” 的問題,假如武松沒有殺死西門慶,而潘金蓮嫁入了西門府做了妾侍,會怎樣?答案當然不是王子和公主 happily live together,而是姦夫淫婦 desperately live together。

接下來的幾十回才是全書的精華,一步步揭示的是貪官污吏的勾結,商賈、妻妾、奴才、媒婆的面孔,就連和尚尼姑道士也是未能免俗。如此醜陋,再加上大量床戲,SM口爆同性戀3P全部都有,卻又少了幾分華麗的文筆,怪不得名聲遠遠不及《紅樓》響亮…因為大家都不敢光明正大地看,光明正大地說自己喜歡。

全書很多經濟活動的描述,如不止一次提到地產買賣,西門慶賣藥起家,也做物流業,貨運全國賺錢,後來更得到鹽產的專利,他巧取豪奪別人的財產,再買到一個官位,貪贜納賄。而他每天做的事,除了花天酒地,就是不斷的向高官送禮,誰人生日了,便搞生日派對,也交結一班黑社會流岷,以一個龐大的關係網來擴張自己勢力。他沒有生產,只有投資。

而妻妾們做的事,就是要見達官貴人的時候,便要去買布做漂亮衣服。要不就是為了家裏不見了一隻金鐲,一眾奴僕、丫環立即搞辦公室政治,互相吵鬧一番…說出來都無聊得很,這些都是最真實最瑣碎的事,但我們平常面對的生活也就是如此瑣碎。每日裏不是面對人們紛爭的壓力,就是消費娛樂,期待著一些聚會節目來打發心情。而吃飯請客拉關係在中國社會是多麼的重要。

評論的人都說,這故事背景雖然是宋徽宗年間,但實則反映作者身處的明朝萬曆年間。明朝萬曆年間是中國商業最繁榮,但也是社會很腐敗的時代。其實那種情景,和現在的中國不也是非常類同?一方面資本主義盛行,國家好像很繁榮,但種種關係網盆根錯節,危機處處…現在的人更應該讀《金瓶梅》,因為中國現今的景況,和書中所述何其相似。

******

《金瓶梅》另一個寶藏,是對說唱戲曲的描述非常多。潘金蓮是彈琵琶的,那自彈自唱的形式就像蘇州彈詞,如三十八回她唱出自己的心聲:「為人莫作婦人身,百般苦樂由他人,痴心老婆負心漢,悔莫當初錯認真。」而書中的每個妓女都有一技之長,笛子、箏、胡琴等等(比現在高雅得多了)。

書中也出現了很多戲曲的曲牌,即然有戲曲,很明顯寫的不是宋朝而是明朝。不知到這些曲有幾多是可以考究到的,會不會在崑劇京劇中保存了下來?和《紅樓夢》一樣,做壽過節,經常邀請戲班來做戲,那些優伶戲子,也同時是貴家子弟的孌童玩物。音樂說穿了不過是達官貴人的餘慶節目。

以前讀中史,總有一種印象,就是中國好像千百年來都沒有怎麼進步過,不過是改朝換代,但皇帝專政,官僚腐敗的格局沒有變,社會的階層沒有變,人們的生活模式也沒有大變。春秋戰國百家爭鳴,多麼活潑有趣,人的才能興趣可以向多方面發展。自秦統一之後,就只剩下一片僵化死寂的局面,讀書人只有兩種選擇,爭取功名或者歸隱田園。

但現在覺得不完全是這樣,其實每個年代都很不同,宋、明發展出來的商業城巿,遠遠超過了之前的朝代,人口也應該增長了不少。

暫時寫到這裏。《金瓶梅》確實是被人低估,仍然有待發掘的書。假如把它變成歌劇,當中社會百態,人物的情慾,可能比《弄臣》、《唐璜》更有趣。

延伸閱讀:
1. 《新刻繡像批評金瓶梅》(崇禎本)網上閱讀
2. 連環畫金瓶梅
3. 《金瓶梅》中的衣食住行 明末經濟百科全書
4. 細述金瓶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