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的比喻

友人說,聖桑曾說過作曲就像果子熟了,自然會掉下來。

我說作曲像生仔,要十月懷胎,要辛辛苦苦擠出來的,是仔是女是正常是畸型生出來才知道,有時會雙生,有時會難產,有時會早產,有時是自己忍不住墮胎。

其實作曲更像…,我有一個很臭的比喻,也就不必多說了,你有更好的比喻嗎?

天涼好個秋

天氣轉涼了。忽然想起這句詩,「卻道天涼好個秋」。

這個月不錯,學會了整湯、牛柳、水蛋。老媽回來了,將廚房交吉。
帶回來很多孫女的相。梅梅竟然三百六十度大迴環再倒掛金鈎,看得我這個舅舅目瞪口呆,她將來肯定是體操冠軍。

看了 Theo Angelopoulos 的 Eternity And A Day。感動落淚。
毛毛雨,一隊三重奏拿著譜架上車,一上車就演奏,多麼瀟灑。
公路,鏡頭慢慢移過去,你才看到漫山遍野的雪。
婚禮的舞蹈,手風琴,老人卻中途打擾,只為了安頓一隻狗。

席歐‧安哲羅普洛斯的凝望(Theo Angelopoulos’s Gaze)Part I 《歷史篇》
席歐‧安哲羅普洛斯的凝望(Theo Angelopoulos’s Gaze)Part II 《解構篇》

IMSLP 關閉了

前日友人傳來 IMSLP.org (International Music Score Library Project) 網站關閉的消息。當時沒有看,一看才知,又一個美好的共享平台因為觸犯版權法而被迫關閉了!

IMSLP.org 從 2006 年開始運作,這個網站近來已被樂譜出版公司 Universal Editions 致信要求對方關閉。網主是自己掏腰包建設網頁,他說自己沒有賺一分一毫,也意想不多竟然吸引了全球的樂迷,不惜花大量時間 scan 譜上載,不足一年已經放了一萬多份樂譜。這是一個多麼難得的網站!之前教學的時候,也常在這網站找尋樂譜,印了來當教材。你要知道樂譜有時是很難找的,當琴行買不到,公共圖書館也沒有多少,假如大學的圖書館也沒有的話,就只有求諸網絡,也有一些網站收錢網上賣樂譜,但很少像這一個網站完全免費。在 imslp 的 forum 看見有不少人表示,大學的教授都推薦學生去用這個免費資源。

大多數國家的版權法裏面,作曲家死後七十年(有些國家好像是五十年)他的作品就會變成公共財產 public domain。但是出版商印製的樂譜,版權歷時多久,我不太清楚。總有一些舊的版本,或者一些出版當時就未受版權法保護的版本,應該可以合法的免費分享吧。但是在網絡世界裏面,上載的人就不會管那麼多,也有人把如 Bartok 的 Mikrokosmos 放上網(Bartok 1945 才死,應該還有版權),難免觸犯法例。

我們可以做甚麼呢?我們有沒有可能自己建設分享樂譜網站?建設網站不難,難的是管理。我相信免費共享始終是網絡的大趨勢,一個網頁倒了,始終會有人起另一個網頁。不過到時做網頁的管理者就要很小心,花工夫去分辨上傳的樂譜有沒有犯法,說不好要聘請法律顧問準備負責打官司。幸好現時仍有一些網站在做類似的事,例如 Mutopia Project,又有Piano Society。 Piano Society 不單讓我們可以找到免費的鋼琴音樂 MP3,也讓一些年青未有知名度的鋼琴家可以分享自己彈奏的音樂。這是很難得的。

一分面,消費者當然喜見網上的免費資源。像 Wikipedia, Youtube 一樣,免費共享,正正是吸引到大家自願奉獻的原因。版權法已經追不上網絡世界的變化,不是說打擊翻版就可以改變現實的。越來越多人相信知識應該是共享的,而不是一小撮人的專利。版權法保障的是出版公司的利益,免費下載是消費者的利益,但消費者的得益卻又損害出版的生態而最終受害。這是一個循環的怪圈。

版權法始終是個兩難。唱片的銷量受非法下載影響而大跌,樂譜出版也是一樣的。在現在這個社會,又有幾多人會買樂譜呢?都是本身玩音樂、學音樂的人,這樣的人就已經不多。你看看香港的琴行,最好賣的我估計只有 ABRSM 的考試書吧,畢竟在香港考試至上。除此之外,可能是所有學琴人都彈的 Sonatinas Album?又或者 Rupert 的流行曲鋼琴譜?冷門一點的樂曲,沒有巿場,琴行也就不會入貨。這個巿場實在太小,假如連僅有的巿場都被網絡奪去的話,這些公司就要倒閉了。

樂譜的製作是很花時間的事,比起一般出版可能都要難,作曲家把樂譜騰寫幾次,再給人抄寫校對,以前靠執字粒一樣的方法去印製樂譜,現在用電腦打樂譜都覺得難,真時很難想像以前的人怎樣製作如此精密的樂譜出來。

十九世紀歐洲中產的家庭都喜歡自己玩音樂,當時又沒有錄音,除了現場聽音樂會,很多音樂就是靠樂譜流傳,造就了當時蓬勃的樂譜巿場。而人們喜歡買樂譜回家自己彈,也造就了很多編曲,Liszt 把貝多芬的交響曲改編成鋼琴版,Brahms 把自己的樂曲改了一個又一個樂器組合的版本,正是因為有巿場。從貝多芬開始,很多作曲家除了教學和演出之外,主要的收入來源來自出版商的委約,不少作品是委約催生的。音樂事業的蓬勃,和出版社的蓬勃很有關。到了唱片的發明,錄音變成了主要的傳播途徑,樂譜的功能就已經下降了。UE 出一封信叫別人網站關閉很容易,但是否這樣就能適應這個社會呢?

*******

讀了 UE 寄出的信。看完之後覺得 UE 並不完全反對這個網站的存在,它不滿的只是這個網站沒有過濾侵權上載的機制,要求網站刪除 UE 出版的樂譜。只要找到一個辦法避免這個情況,絕對有機會重新開始類似網站。

友人丹尼斯傳來一篇文章的鏈結,對於 copyright 有更詳細的討論:
http://johnsonsrambler.wordpress.com/2007/10/23/ue-statement-on-the-imslp-forums/

留白

今晚去了聽石原江理子。
我得承認,我是被海報那甜美的樣子吸引了才看的,
那有點像酒井法子的笑容。:P

她的音樂並不炫技,很清新、淡樸的歌聲和琴聲。
我喜歡那種留白。虛勝實,不足勝有餘。
相比之下,有些樂手即興的時候好像在賽跑,技巧令人咋舌,
但聽完的感覺卻只是 “too many notes”。
今晚聽完的感覺是整個人都輕鬆了。

沒有看現場的話,可以看看 youtube:
Eriko Ishihara Trio “The Touch of Your Lips”

******

其實我總是不明白,為何音樂系沒有教 jazz 的歷史和樂理。這是多麼可惜的事。

古典音樂,總是一首曲一首曲的練下去。那種方法,就像學華山劍法一樣,一招一式學下去。學成了,一樣可以武功超卓,但總是走不出已有的招式。爵士樂,先練習一大堆和弦、調式、音階和 licks ,這已經絕不容易,越學越發現 jazz 的樂理不比古典簡單,而且練琴的方法和 Hanon 竟然相差無幾。但練完之後,就要把這些招式融會貫通,感覺就像張三豐教張無忌太極劍,最好是把招式全部忘記,到最後只是連綿不絕的一招。更好的是獨孤九劍,無招勝有招,只要得到即興的神髓就是了,甚麼樂理都忘掉。近來想努力突破,但好像碰到樽頸位,怎樣練也沒有進步。

爵士樂在美國的大學一早已經納入了學科,是好事也是壞事。好事,是這種音樂終於從當初酒吧舞廳的地位,提昇到音樂廳的地位。壞事,也是同一點,就是當大學收容它的時候,代表它已經不再流行,變成了一種高雅的藝術,一種困在音樂廳和博物館裏面的藝術。

爵士樂蓬勃的年代,每一個十年,就有一種新的風格。正如六七十年代的古典音樂已經走到新無可新的地步,爵士樂走到 free jazz 之後,似乎也已經走到盡頭,現在的爵士樂也多多少少有點回歸傳統的感覺,雖然勁人所在多有,但風格卻好像難以再突破。這一晚聽了以後,總覺得美中不足的是,好像 theme and variation form 是爵士樂的必然定律。全部樂器一起奏出旋律,然後每件樂器輪流按著同樣的 chord progression 即興獨奏,最後回歸到主題。這一點,又像落入了「有招式」的宿命。

******

做了個多月的編曲工作,開始有點發慌。

在外國,也許生活過得悠閒一點並不是罪過,有些地方據聞讀大學可以讀八年,輕鬆自在地隨意發掘。在香港,沒有工作就是隱青毒男,沒事做是一種壓力。人們衡量成功失敗,好像只懂得計算人工多少。但我相信生活的模式並非只有一種。也不相信把時間表填得滿滿的才是充實。不停的工作也可以是 procrastination,把忙碌變成不去改變的藉口。

「從他們的眼裡我只讀到了恐懼…」《色.戒》裏面的易先生如是說。我們這個城巿提倡終生學習,只因為害怕自己的競爭力不夠;提倡國際視野,是因為害怕被其它城巿追過;提倡通識,是因為害怕承認自己的無知;把時間填得滿滿的,可能只是害怕面對空虛。「城巿人的生活,很多時不是擺向焦燥不安,就是擺向空虛苦悶。」

只有在真正心靜的時候,不求成功,甚至不求彈得好的時候,彈琴有一種忘我的快樂。這是我曾經能達到的,那個年月,感覺很充實。但現在卻很難回到這種單純的心境。比較之心,老大無成之嘆,歲月飛逝的恐懼。我發現我很多東西都有興趣,但都開了個頭卻不精通。我不知我這件「人力資源」,到底有甚麼 strength & weakness,可以在 job market 裏面找到自己的 selling point ,開個價錢,把自己拍賣出去。

我相信一世人只集中精力做好一樣事情,或者會有點成果,我是「不能」定還是「不為」?

說了出來的秘密

近幾天又是不想工作的心情,看了周生的《不能說的秘密》。畫面、色調很是漂亮,很多鏡頭,看起來就像他本人的MV。劇情還算好看的,雖然一玩到時光機,就會出現很多邏輯上說不通的橋段(正如叮噹一樣)。男主角忽然發現女主角並不真實,這橋段很似 A Beautiful Mind。最後彈琴而吊燈掉下來,那就抄襲了 Phantom of the Opera 的濫觴。

但我要說的,是有些地方實在令我非常難受。當我看見他把蕭邦的「黑鍵練習曲」(Etude in Gb)用來「鬥琴」(鬥琴?!)而且半途變成了白鍵(G major),我就很難受,他媽的,你把蕭邦惡搞得這樣難聽,還要低能地變成了白鍵,我頂!

那首全劇最重要的「秘密」的曲子,也許是周生自己的作品,我只能說,不要以為運用了小調就等如悲傷。

也許是因為劇情需要是一部殘舊的鋼琴,鋼琴的音質都很難聽。奇怪的是在豆瓣和其它網站看別人的劇評,竟然沒有人評論這些音樂和音質上的問題,不少人還說音樂悅耳。是世人都沒有耳朵,定還是我要求太高?

劇名叫做《不能說的秘密》,我倒寧願這秘密最後都沒有揭露,保持一分神秘。但周先生怕觀眾看不懂,那秘密最後還是讓觀眾看見--原來只是「我愛你」三個字!我看傻了眼,難道現在的人真的這樣用辭貧乏嗎?你可不可以不用這三個字而講出這個意思?

唉,可怕的是很多人都說喜歡這戲。我又一次感到,我和這個城巿有點距離。

*******

反而近來的戲《戰鼓》非常好看!猶其是喜歡中國鼓的朋友一定要看,真是難得有這麼認真描述打鼓的。雖然也略嫌講「禪」講得太白,但說得很有道理,打鼓並不只是為了打鼓。父子之間那種又敬愛又害怕的感情描寫得很好。難得一見的誠意之作!

*******

兩太補選令人納悶。

最理想的選舉,是候選人都做好自己,以政綱去吸引選民,而選民都是理智的,從候選人政綱的優劣去選擇。而實際上,並沒有多少選民真的會去研究政綱,也往往實在無從辨別誰較好,多數是從各種印象直覺地判斷自己較喜歡那一位的形象。

而有人就有政治,有政治就會有互相抹黑的情況。可以用搏弈論的囚徒困境來解釋。理論上大家都潔身自好,做好自己,不必以抺黑對方來打敗對方,是人們最想看到的文明的民主選舉。但假如對方抺黑自己,而自己不去抺黑對方,那麼到頭來就是自己吃虧。結果通常是,雙方都會選擇抺黑對手,即使這樣做會兩敗俱傷,大家都聲譽受損。因為這樣的情境,就會逼使人這樣選擇。所以政治令人感到煩厭。

蘭陵王

Yesterday night I went Kwai Tsing and watched CCDC’s dance performance of 蘭陵王. It is one of the best shows I’ve seen recently!

The audio amplification of drums is very good too, powerful enough and yet good sound quality. (Well, I saw from the programme notes that some of the recording assistants are from IVE, Tsing Yi, Department of Multimedia and Internet Technology!!)

Beautiful lighting and costumes. I don’t know much about dance, but I enjoyed the mask scene very much. I like Chan’s music, his use of exotic percussions (played by Four Gig Heads), sheng (Loo Sze Wang), guan (Guo Yazhi) and toy piano (Dr. Mary Wu), which fit the dance very well. For me, it’s rare to hear contemporary music that I like. I like it for its deep root in chinese tradition, good use of different timbre, spaciousness, and terrific drum sounds that combined with the dance actions well. Just the programme is a bit short, when I wonder if it is intermission, it is the end. What I thought is, he has really done a masterpiece, when will I make one?

The website is very pro, and it is rare to read programme notes that is interesting.

There’s still one show tonight, Kwai Tsing Theatre, 8p.m. Friends, if you have free time, I recommend you to watch this!

******

Recently I also watched Al Gore’s “Inconvenient Truth”, the film that is a hit last year.

In fact, everyone knows (or seems to know) about global warming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We know it since our childhood, but did we take any action? Why though everyone talks about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campaigns, etc., but still the Earth is still deteriorating? It is not as simple as it may seems. In capitalism, every individual and company aims for its maximum benefit, but the benefit of every individual could be a disaster to the whole world. It is not that difficult for an individual to take action, but it is difficult when we need to work against the many companies and countries who benefits from oil, mobile cars, cigarettes, etc.

Perhaps the day is near. We don’t know if we would see “The End” within our lifetime, but it is very possible we have to be prepared for more and more natural and man-made disasters yet to come.

I feel guilty turning on the air condition in the month of October.

金句

近期聽來的許多金句:

“傳統”
“傳統?”(「統」作陰上聲,讀時可以誇張其滑音向上效果)

“That’s Music” (某友人看見我的系衣)
“That’s Music? “

Why do people gossips?
Because their lives are pathetic!

如果出了錯,應該怎樣解決問題?
1. Find the fault
2. Find the victim
3. Victimize the victim

如果我地既團體演出得很差,票房很差,觀眾評價也很差,應該怎辦?
Change the name of your organization. No one cares.

龍脊

今天行山,從柴灣開始行,登上龍脊,左邊遙望大浪灣、石澳,右邊遙望赤柱,一望無際,很漂亮。但也很大風,在山頂有點站立不穩。


登上龍脊


大浪灣


哥爾夫球場


石澳

本來想行山當減肥。可惜,跟著的節目是怡東酒店吃自助餐,增肥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