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波

我唔知有幾多人聽完《九斤老太》之後,會真的去找魯迅的《風波》看看。畢竟,魯迅對於現代的香港人太遙遠了。魯迅是那種上了神枱,人人皆知,但唔係太多人有興趣睇既野。雖然中學生的課文經常會出現魯迅的《孔乙己》、《差不多先生》,課文解讀總會說魯先生怎樣諷刺時弊,弊就弊在時代變了,我們現在讀來像隔了層紗。

這個星期趁著有空,就睇下魯迅到底寫乜鬼:

公益書庫:魯迅-吶喊-風波
http://shuku.mofcom.gov.cn/book/htmfile/01/B5601.htm

這篇小說在民國時期1920年創作,故事背景是三年前(1917年),當時張勳支持溥儀復辟帝制,怎料政變不過十二天就失敗了。而《風波》故事裏的男人(七斤和趙七爺,兩個好柒的人物),就在惶恐到底應該依隨大清律例,剃頭留辮,定還是除去辮子。而「九斤老太」之所以叫「九斤老太」,是因為她一出世有九斤重:

這村莊的習慣有點特別,女人生下孩子,多喜歡用秤稱了輕重,便用斤數當作小名。九斤老太自從慶祝了五十大壽以後,便漸漸的變了不平家,常說伊年青的時候,天氣沒有現在這般熱,豆子也沒有現在這般硬;總之現在的時世是不對了。何況六斤比伊的曾祖,少了三斤,比伊父親七斤,又少了一斤,這真是一條顛撲不破的實例。所以伊又用勁說,“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到底是否如九斤老太所說,真的「一代不如一代」呢?原來斤兩的實際重量,是會隨著時代而改變的。假如你去看看《水滸傳》,會很驚訝魯智深吃肉,開口就是「切三五斤熟牛肉」,但現在,我們一個人也吃不下一斤肉,因為斤兩的單位不同了。

這是說每一代人的價值觀是不同的。何必用大人的眼光,去衡量後生仔?倒過來說,後生仔又是否真的瞭解為甚麼大人會這樣做?

網上另一邊文章則這樣評價九斤老太:
九斤老太復活了?
http://news.0898.net/2004/06/02/123836.html

“九斤老太”,魯迅作品中的一個人物,在她老人家的眼中看來,總是一代不如一代,時常為孩子們的今後擔憂。於是,後來人們把這類看不慣下一代的人們統稱為“九斤老太”,在年輕人眼裡,“九斤老太”常常是很討厭的。

「九斤老太」的曾孫女「六斤」用這句話形容「九斤老太」:「這老不死的!」

假如我們鬧後生仔食煙、拍丸、搞大肚是一代不如一代,追溯原因,就是上一代(家長、老師)到底做了些甚麼,令到後生仔學壞。

別怪我說得太明顯。

做了有線幫兇

這個星期發生了連環昆人事件

有線某經理昆我地,同我地上司講,話有訪問、要同學帶樂器,其實冇講詳情做乜。我們的上司就以為有機會俾學生上位,於是前日突然叫同事立即聯絡學生,我地幾位同事於是又唔知頭唔知路打電話叫學生去,總之一片混亂,大家都唔知發生咩事。

所有同學以為我地真係咁掂,連有線都訪問。有同學住上水,專登過來中環,只為了大家團結而一起來。有同學半夜 MSN 還問我詳情,但我自己都不清不楚。

點知原來係,有線開一個網上音樂台,會攪個band 比賽,搵左明星來記者招待會,但又怕冇人支持太核突,需要一班免費臨記。於是利用徐X明的名,(因為之前上司邀請嘉賓時有邀請他),「邀請」我們的學生來扮支持這個台的地下Band。有線的員工最終也沒有向我們的老師學生作任何解釋,好明顯,係一個騙局,只不過我們發現得太遲。作為一間謀利機構,開一個謀利的音樂台,根本不應該叫人免費去做野。

結果班學生去到只是行行企企 ,仲要被逼扮 Fans 鼓掌。班學生就梗係好憤怒,認為老師/學校昆佢地。雖然老師也道歉解釋,但因為我們學校的行政出左名混亂,大多數學生可能已經不是第一次被騙。本來上星期音樂會,才剛剛建立好老師和學生的信任關係,就咁就破壞了。雖然有線奸狡,但我們成班老師,竟然如此大意,而我們並非沒有懷疑過成件事,但卻任由事情發生,反映了不少溝通問題。

要建立信任要很長時間,要破壞信任只需要一次。

講不出聲

很怕人吵架,很怕人哭,很怕做中間人,很怕食檸檬,很想有個山洞我可以躲進去,很怕和人溝通,很怕別人不理解,很怕這個陌生的世界。

有時,真想跌斷隻左腳。希望立即入醫院,與世隔絕一年半載,有藉口可以逃避工作、逃避人、逃避這世界。為甚麼是左腳呢?因為我還未想死,如果跌斷手,就不能彈琴、打電腦,如果跌斷右腳,踩唔倒 pedal,唔可以駕車,所以跌斷左腳影響最少。啞了也好,那樣就不用說話,不能吵架,不用當教師,也不用向人解釋那麼多。盲了也沒有問題,聾了卻一定受不了。嘿,我都幾奄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