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學校宣傳下

學校的新歌發佈會「音樂作動」,由同學自行作曲編曲,自己組 Band 演奏。七月十八日晚牛池灣文娛中心舉行。朋友們有興趣值得來看看,猶其平時較喜歡 classical 音樂的朋友們,該看看另一個世界是怎樣的。

有的音樂比較 rock,但也有同學玩二胡。也有同學本身喜歡聽 gothic / japanese rock 音樂,特別的是他喜歡聽 rock 音樂裏面有些 classical 元素的,他喜歡聽的歌成首 rock 野,竟然突然間有一兩句似 j.s.bach,用 harpsichord 彈的。有一天他問我 mahler 有甚麼交響曲好聽,我實在有點驚奇。

這幅 Invitation card 是上司親手 design 的。她是個 design 人,不太理解音樂/音響的運作,也許也不是一個管理人才。(我很坦白,因為我就走了。)但她設計和找 sponser 確實是能手,可以找到上萬元的贊助,厲害。

Music in motion

******

這兩個星期都在為網頁、T-Shirt、布袋、五線譜等等忙碌(又或者白忙碌),
我倒覺得做 Secretary / Technician 比教書更難。
Quote 價、講價、買野、安排人手,並不容易。
我倒覺得既然已教了兩年書,再教書,對個人成長不大。
實在應該多試試其它工種。

搞音樂會到底是讓學生親力親為,多些學習機會?
還是只是做一個靚 show 俾人睇?
如果是前者,應該放手讓學生搞,搞得好睇唔好睇並不是最重要。
Audio 操作的實戰經驗,也比起演出本身更重要。
少了 pre-show 的機會練習,實在可惜。

讓同學做,就要放心同學會搞得掂。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以前大學時候搞音樂會,從來都不關教授的事。
系主任也常常很自豪的說自己完全沒有參與。
同學自己搞,自己 sell 飛,自己設計海報場刊,自己負責拍攝,
這樣才會學到如何搞一場音樂會。
老師落手去搞,同學就無法成長。

同學大可以自己成立系會、各種學會、班會。
甚至搞鼓隊又好,搞 band show 又好,以後搞 choir 又好,
都應該由同學的 committee 自己管理。
那樣才有 bargaining power 去爭取自己的權益。
現實可能是「中央給香港多少權利,香港就有多少權利」。
但如果作為香港人,也不去爭取權利,你的權利就會越來越少。

馬場

Some of my previous photos:

這是之前某個星期三在馬場的照片,是手機拍的,質數較差請見諒。第一次買馬。$10 買了隻大熱門,買位置,贏了第三名,派彩$1.9。不過我買了個麥記魚柳飽餐,不過是改了個如意吉祥、恭喜發財之類的名字,竟然就賣貴了八九元,算起上來我還是虧了本。

開跑前騎師和馬匹在亮相區行 catwalk,是一眾攝影師近距離拍攝的好時間。全場很多錄影機,多角度拍攝,並不簡單。入閘,有人負責幫忙把馬推進閘口,然後這些人都從閘底鑽出來。開跑之後,有兩架車追著馬匹後面行,也許為了防止有人出術?這邊一開閘,立即有人把閘口駛離賽道,然後有人負責清理賽道上的草皮。馬匹跑了一個圈,將近回到開閘位置的時候,負責清理草地的人才急急逃離賽道。最後衝刺的終點線,要尊貴會員的位置才能近距離看清楚,一般人只能看大螢幕。

入場就已經有分普通客和尊貴會員。普通客不過是八達通入場 $10 。尊貴一些的可以付百多元上四、五樓食自助餐,再尊貴一些的可以自己私人包廂。

感受一下現場感,不錯。不少是遊客,外國的、大陸的人都有。外國人喜歡在草坪露天地方喝啤酒,吃熱狗。中國人,分開幾個階層,窮的人短袖短褲的多,蹲著坐在看台的都有。一到比賽開始,一眾麻甩佬叫囂爆粗,連馬匹的老母都被人問候了。有些人不喜歡看真的比賽,只是躲在投注站看賠率。達官貴人則拿著酒杯,在會員席中,西裝筆挺,衣香鬢影。說不定有些很還是馬主哩。

顯然這世界是不公平的。

兩場音樂會

星期二晚去看了香港作曲家聯會及音樂視野工作室合辦的「創作兼演出組合音樂大賽」,這場比賽的規則簡直不知所謂,又要旋律優美,又要創新,又要形象健康(佢驚有人好似譚盾用十三種語言爆粗?),又不准用電結他和套鼓(用了電結他套鼓就等於低俗嗎?不用套鼓就一定高尚?)

而最奇怪的是,完全沒有電聲,又何必要全部樂器經 PA 喇叭出聲?Un-plug 不是更好嗎?葵青場地雖然大,但我相信即使不用喇叭,一樣可以聽得清清楚楚。一些樂器,set 咪 set 得差,放大出來的音質反而變壞了。例如二胡的高音區噪音是很多的,把咪 set 在 音筒後面,雖然音量較大,噪音也很多,聽起來聲音很粗糙。原本 Balance 不錯的組合,如果經 PA 出聲,調校得不好,反而把 Balance 破壞了!畫虎不成反類犬!Set 了咪,用來錄音就夠了。玩古典音樂的人習慣了原汁原味的真聲,這是 performance style 使然。現在是不倫不類,又唔係 classical 得晒,又唔係 band show,唔知想點。因為每一隊風格太不同,Jazz, 民歌隊, 現代音樂, 中樂 crossover…不同種類的音樂又怎可能放在一起,評價第一第二呢?真的希望下一次如果有類似的活動,比賽規則一定要寫得明確些。

這場音樂會選擇的時間也差,六月考試的季節,結果青少年組只有兩隊,幸好水準非常高,值得頒發冠、亞軍。假如早知這樣,應該多叫學生去參加,即使未必賺到一萬元獎金,也起碼有人免費為你錄音錄影。這比賽的宣傳也嚴重不足,根本很少人知道。偌大一個葵青,樓座也只是坐了一半人,簡直浪費,倒不如租個細場,大會堂劇院就已經夠了。

其實這場音樂會令人驚喜,參賽隊伍的曲和演奏都非常精采,風格多樣,也值得一般大眾去聽,連我這種聽音樂會聽到麻木的人也覺得耳目一新,收獲豐富!友人宇宙寫了很詳盡的評述,很有同感,在此不贅了。

有趣的是竟然有一半的隊伍我是認識的,又或者或多或少有些淵源。三隊是中大人,演藝人組成的大激弓也是相識,LCCS 中學以前曾經任教,冠軍隊伍是 Melody Makers 合唱團的成員!

******

星期三是友人楊偉傑和彭康泰的音樂會。兩位 read 譜能力真是超強,我的曲他們只有三日時間,但今天就好像已經久經練習,演出精采流暢,非常感謝!以後有錄音,放上來給大家聽聽。有趣的是友人阿佛的華爾滋配上了東方紅,真係爆笑到暈。這樣友人聚會的音樂會,輕鬆簡單,實在不錯。完後白 sir 和一眾演出者等等一起宵夜吹水,開心。

買青春

《紅燭淚》的歌詞有一句是這樣的:
「苦青春,難買不難賣。」
這幾天,都在細味這句話。
一轉眼便會十年廿年。
你賣了你的時間、生命,
你得到的是甚麼?
有人能買回自己的青春嗎?

我和魔鬼交易。我寧願放棄一切,去燃燒生命。

鯉魚門

Some of my recent photos:

The photos were taken in the sunny sunday last week, at Liyumen, viewing the Eastern District on the opposite side of the harbour, where my home situated. I didn’t realize it was so beautiful, because I almost fainted in the heat. It was such a damn hot day.

Jintian xia dayu, xinqing yexiang tianqi yiyande chenzhong.
Qishi zhengge xinqi xinqing dou huaitoule.
Wo miandui zhe de shi yipian huangmo. Ewig, ewig.
Daodi nali wo keyi zhaodao ziji de shi je…

有人漏夜趕科場,有人辭官歸故里。
是時候走了,關於這裏的檔案也自動消失了,到頭來一場空。

進來的時候面試,走的時候也面試,
只不過主客的位置倒過來了,報應不爽。

以前去面試,有時會奇怪對方為何總愛問些很刁鑽古怪的問題,
到底你想考我甚麼?
當自己面試別人,發覺原來自己也不知道問甚麼問題才好,
於是胡說八道。其實問人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問甚麼。

我不相信考試,更不相信分數,猶其當我試過決定分數,
我就更知道這世界只有主觀、沒有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