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 暑期工一技傍身升價十倍 教琴時薪300 派傳單僅20元

【明報專訊】「家有千金,不如一技傍身」的道理,原來也可應用於年輕人找暑期工上。由青協舉辦、共提供2500職位空缺的「青年就業博覽--暑期工」,昨在青衣城舉行,空缺中一半為暑期工或兼職,當中一份學歷要求8級證書的兼職鋼琴導師,時薪高達300元;相反,毋須技術的派傳單工作,每小時僅15至20元,足足相差15倍。

除了鋼琴導師外,其他須一技之長的暑期工,普遍亦有較高的薪酬,例如管弦樂導師,最高時薪為150元,而舞蹈導師最高每月可獲2萬元。就讀中五的黃同學為自己不曾研習任何樂器而感到後悔,並表示渴望日後能學習鋼琴,藉此得到更多薪金。就讀香港專業教育學院、鋼琴7級的郭同學則表示,自己日後定會趕快考上8級鋼琴,並對鋼琴導師300元的時薪,感到驚訝。

我對明報非常失望!

Fw: 好了歌

飛鳥各投林

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裏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冤冤相報自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僥幸。看破的,遁入空門;癡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好了歌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
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子孫誰見了?

恨無常

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眼睜睜,把萬事全拋。蕩悠悠,芳魂銷耗,望家鄉,路遠山高。故向爹娘夢裏相尋告:兒命已入黃泉,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

聰明累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靈。
家富人寧,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
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好一似蕩悠悠三更夢。
忽喇喇,似大廈傾; 昏慘慘,似燈將盡。
呀!一場歡喜忽悲辛,嘆人世,終難定!

Facebook

想不到這麼多朋友、同學都在用 Facebook!很多朋友很久未見了,竟然在這裏遇上,真是有點意料不到。

Facebook 突然成為熱潮,也許因為這裏比較容易有種 Community 的感覺。Xanga 有 Blogring, 這已是一大發明,而 Xanga Lock/ Friend Lock 則給人一種安全感,似乎私隱可以得到保障。實則很多 Xanga 的 Script 都給人破解了,因 Xanga 而被人「起底」的故事,時有聽聞。雖然 Xanga 的 RSS Feed 可以關掉,但很多 Xanga 用戶連甚麼是 RSS Feed 都不知道,自然也不知道雖然 Xanga Lock 了,其實別人卻可以透過 RSS 看得到內文。其實一放上網,就是公開的言論,又怎會沒有人評議?

在 Facebook 的群體裏,不同的地方是大多數都用真名示人。而每個人都要互相確認朋友關係才能看到彼此的內容。內容非常多樣,除了可以放相、post link / youtube,寫日記(notes),互相問候(wall),宣傳將來的活動(events),以一兩句說話來透露近況(status),最厲害的莫過於可以參加一個個的社區網絡(groups/network)。從這裏,你可以找到同一間學校的、同一個團體的人,也可以參加種種奇怪的群組,用來標籤自己,告訴朋友,我就是這類型的人。正因為朋輩互相推薦,吸引越來越多人加入。

在這個忙碌的世界裏,大家都很懂得用 blog / xanga / facebook 表達自己,透過日記八卦彼此的近況(至少是表現出來的近況)。但 Facebook 也有很多讓人討厭的地方。一是亂發一大堆 email,雖然可以關掉,那也有點麻煩。二來太多瑣碎的資訊,一開始不覺得,當 Friends 的名單越長,資訊越泛濫,版面上就會佈滿大量不重要的訊息。三來版面的功能太多太複雜,有點多餘。

******

今期 CASH Flow 雜誌,馮禮慈談唱片業的萎縮,指出真正的原因是,人越來越少專心一意去仔細地聽一首曲,因為現代人太忙,不懂得停下來靜靜欣賞。音樂越來越變成其它事物的背景,電話的鈴聲,電子遊戲的背景聲,iPod 的主要功能變成搭車時用來掩蓋噪音。這是個燥動的社會,我看到 facebook 一片混亂的版面時,真的覺得很迷茫。

食的記憶

我老媽是個非常厲害的大廚,不單是上海北京湖北陝西廣東的菜餚點心,西餐糕點甜品,甚麼都會弄。反而每餐都份量太多,吃得超飽,好像吃每一餐都很累,日久生厭,現在是甚麼好吃的東西都不覺得有甚麼特別。我這樣說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但這確實在是我的情況。

我這人對食沒有甚麼品味。幾百元是一餐,麥記是一餐,煮即食面也是一餐。甚麼名貴的餸菜,我都是牛嚼牡丹,食完了也覺得不外如是。反而有時寧願簡簡單單,快靚正,仲舒服。不想看見一個長長的餐牌,要我去選擇,太麻煩。我最喜歡茶餐廳的就是有快餐、常餐,是旦叫一款不用想。貴價的餐廳令人拘謹渾身不自在,倒不如快餐店。我也怕熱,叫凍檸茶的次數一定多過叫熱奶茶。吃飯,能和友人暢談,那一餐自然開懷。政治飯、交際飯,那怕是酒店的餐廳,也不好吃。

味覺、和吃的地方,總是會帶起回憶。令我懷念的吃的回憶,也不少。

住西貢,喜歡樓下的豆花。住西環,小學時喜歡樓下的豬腸粉,雞蛋仔。中學時候,是天后地鐵站附近吃飯,東東的鐵板牛柳絲面,鄭記的伊面,滿粥的生滾魚片粥,大利的喱腩粗。

大學,是沙角和火炭的宵夜,眾志的頹飯,上湯雞煨面,海鮮炒烏東。Shaw Can 其實很好吃的,那時有石頭飯,蒜汁腐乳炒的通菜,令我想起赤泥坪的日子。李惠珍的芝士牛角包、帶子沙律、香蕉飛碟。還有女工的雞髀、腸粉、燒賣。

牛池灣的車仔面,還有超平的面包。尖沙咀厚福街,雲南的涼拌米線,還有附近的大棑檔。西灣河,太安樓裏面的鋪子都不錯。深水埗,每課會考班後吃的茶餐廳,油渣面,也有一間印度咖喱很不錯,後來沒有了。觀塘,我想我會記得利華牛奶,每逢星期二、五都有貨車停在翠屏邨賣,非常新鮮好味。路上的司華力腸也非常好吃,近來卻不見了。

澳門,「乙水」仔的水蟹粥。黑沙灣的豬扒飽不算怎樣,反而烤草菇令人懷念。翡翠戲院附近有一間餃子,令我想起那幾個月在澳門的日子。上海令人懷念的年糕、生煎包,是看「智取威虎山」之前吃的。北京大學裏面的餃子。西安的羊肉泡饃,蕃茄湯面。英國美國都沒甚麼特別難忘的吃的東西。德國的腸仔飽確實一流,啤酒實在好喝。維也納的土耳其 Kebab,拜祭完馬勒回程時發現的。前幾天繼續在旺角尋訪,去了女人街的那一個 Kebab 鋪頭,雖然是土耳其人開的,但是變成了高格調餐廳,沒有了那種街頭小食,熱辣辣的香味。

也可以說我對吃的要求很高吧。最好吃的東西不一定是我最喜歡的。

既濟

近來有一張 Poster 、兩首曲正在死線關頭。已趕了幾晚工,仍未叫糊。

學校要搞「新歌發佈會」,學生夾 Band,七月在牛池灣。

電腦桌子要鑽洞,一起吸塵,好笑地把電鑽的鑽頭都吸進去了,於是開吸塵機蓋,立即沙塵滾滾,塵都飛出來了。

星期天去小白鷺散心,以前印象還不錯,再次來時卻覺得很人工化,很不自在。整日吸了很多廢氣和油煙,很不舒服。轉車也經過觀塘,原來一個星期七天都去了觀塘。佐敦也有 Kebab,不過是印度人開的,味道和維也納的土耳其 Kebab 不太一樣。

半年前以為已想好了,現在卻還猶豫不決,在巴士上擲錢幣,起了個卦,火水即濟,是終結的意思。也看了牌,過去現在未來是 Ten of swords, Eight of wands, Eight of Pentacles。我自己的解牌是:過去未放得開,現在很忙亂,未來會真正實踐去做。

夜半浮思

回首往事渺
每一段人生都像是不相干的
站在這裏,茫然若失
你是那樣陌生遙遠

記得那書籤:
緣深緣淺,在乎你付出多少

不甘心,人和人只是過客,每個地方,都只是幻境

白天,忙碌不知時日
晚上,一切都浮上心頭

V-I 勞動節

之前兩三個星期,要把三十幾部電腦安裝好,又要迅速自學新程式,真不是小工程。

到底 Mac OS X 有沒有辦法,設定這些權限呢?我還是初哥,找不到怎樣可以避免:
1. 同學把太多東西放在桌面,而且所有 Icon 亂放,雖然有方法排列整齊,但不用兩下子就給同學搞亂了。
2. 為甚麼總是有人要愛把系統設定成中文,我看不慣中文的選單,甚麼資料庫、甚麼音效設定。別說我歧視中文,這世界現在就是英文的天下,很多專業用詞語譯成中文只會變成不知所謂。
3. Dock 可不可以鎖定防止更改?
3. 總有人喜歡把滑鼠設定得很奇怪,很快或者很慢,在畫面四角會彈出無聊畫面,煩死人了。還有 Logic Pro 裏面的 Shortcut Key Commands,有沒有辦法鎖死,不讓人改動?

還有一樣事,就是覺得,我講幾多電腦功能都沒有用,總有不少同學,到頭來有問題只會問老師,不懂得自己解決。學任何電腦程式最重要的能力,就是自己解決問題,懂得自己看說明書,自己找尋方法。英文能力也很重要,假如你看見那些英文字,不懂便放棄,那麼你永遠都學不會。所有程式過了兩三年便會落伍,到時又有新程式。你學會幾多功能都沒有用,最重要的能力是自學。

興奮、快樂,永遠都是短暫的。未有新 Lab 之前,個個對說設施不好,怎樣煩惱。有了新 Lab,只有入門口的一剎那興奮讚嘆,不久又開始習慣了,又忙著焦急這樣未 set 好、那樣未做妥。香港人就是這樣,甚麼時候都焦燥不安。其實現在不是已很幸福了嗎?

*******

貼中了檸檬茶被人告,那麼我出 Mock 卷,五題有四題竟然和會考問的是同一首曲,會不會被人告?

*******

LSO 音樂會竟然遲到了,錯失了上半場,簡直浪費,下半場也有點半睡半醒,只有我心愛的終樂章沒有錯過。第五交響曲,我最喜歡的是第五樂章,這樂章充滿了馬勒少有的希望和歡欣。

星期天竟然去了太古城溜冰,我這麼大個才是第一次。臨老入花叢。 😛
我自小就是體育白痴,不懂平衡。看人溜冰輕鬆自在,自己站上去才知不易。看見那些小朋友轉圈又轉圈,跌倒又爬起身,真是自愧不如。一開始是沿著欄杆邊慢慢行,不敢放手。到後來終於能放開手,能走幾步路,也跌倒了一次,才發現,原來真真正正的障礙是心理作用,其實跌倒也不是太痛吧了。友人說我以前是年少老成,現在是返老還童了,還去了玩具反斗城逛了一會。假如有一個長假期,我想玩拼圖,砌模型。

之前看《姨媽的後現代生活》,我覺得自己都有點像那個姨媽,人老了,反而不想長大,想變返細路,做些小孩子才會做的事。

看雲門舞集的《白》。有一首樂曲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忘了作曲家是誰,很吸引,用一個音高寫全首曲,但只用音色、音量、節奏變化,就很有張力,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