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盲了

感冒,紅眼症,右眼不斷流眼水,請了假,在家中休息。甚麼都不能做,怕光,有光便覺得刺痛,打不了電腦,看不了書,摸著牆在家裏走來走去,只能夠聽音樂,聽著 Mahler 2,我知道,這才是我真正喜歡的。因為自小都大近視,一直都會想像假如有一日我盲了,可以做些甚麼。我不知道能做甚麼工作,但至少,我能夠聽交響樂。

當我不想做一樣事時,我會把這件事一直拖下去,直至不了了之。每當這情況開始發生時,我便知道,這不是我真正關心的事。十萬樣東西,接應不暇,便會開始失衡,日夜顛倒,每日不知怎樣的捱過去了,食不知味,睡不安穩,終有一日病倒了,那一刻,只能放下一切,任由一切工作過期、變懷、腐爛,但靜靜的,生命卻回來了。就在燈光熄滅之後,音樂響起,我嚮往的世界忽然回來了。

*******

“Creative person is also a relaxed person, for relaxation and creativity go hand in h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