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ged Man

Hanged Man. Tower. Alumni. Red Bombs. Fo Tan. Fish and Sea. Massage. Emperor. Sun. Devil.

******

需然大家都說自己的職業是補習,或者教書,好像很沉悶。但我相信其實每個人都有很不同很精采的經歷,只是不容易用幾句說話說出來罷了。

******

劇場真的好玩。
中大的電子音樂課裏面,關於音響的東西太少了,很多東西都不懂,要努力學習。

******

“Behold! a disaster beyond your imagination will occur.” (Phantom of the Opera)

******

好想重讀紅樓夢,只有捧著本書的時候,心裏能有片刻的寧靜。遠離繁囂,那才是我喜歡做的事。

******

Ich habe schlecht einer Woche geschlafen. Ehrlich gesagt, drei Monate. Ich habe 7 Tage pro Woche gearbeitet. Es ist ein langer Albtraum. Ich bin ein Fremder in der Welt. Wo ist mein Heimatland?

******

古人順應天時,作息有律,鮮有夜半挑燈者。今人工作日長,精神耗損,操勞過甚者比比皆是,然未見有絲毫增益於世耳。此所謂苦苦相逼也。諸公請聽我言,世上人口過盛,十分一人農作即足以養活世間所有人,餘下九成人所作所為,皆無事忙也。娛樂消費,誠其多餘,可有可無,有之不過奢華浪費,無之仍舊可活。消費浪費,開發益甚,此亂世之先兆,禍之將至也。

生而不知其為何而生者,非人也。教而不知其為何而教者,非良師也。厭生之人,毋可教於人也。

******

離譜和亂來

我們通常用「離譜」來形容人們的行為,其實這個詞語本身確是音樂詞語。它的意思就是照字面解,「離開樂譜」來彈奏。其實「離譜」是否等於不好?不一定!其實完全依譜照彈是很悶蛋的事,即興演奏才是生命所在。從巴哈、莫扎特、李斯特到爵士樂手如 Bill Evans,沒有一個不是擅長於即興演奏。我們以為巴哈是很循規蹈矩的人,其實他最厲害的地方是能夠即興彈奏出一首 Fugue ,同一時間左、右手甚至腳都創作出旋律來!但是隨著時代轉變,作曲和演奏越來越分工,才會發展出後來有些作曲家會希望演奏者一音不改地依譜演奏。

然而「離譜」並不等於亂來。離譜的最高境界是,眼中無譜,心中有譜。明明譜上沒有這樣的音符,但你心裏面已經知道加上一些音(加花)會有甚麼效果,這一半是腦海裏的想像力,另一半可能是手指的反射動作,習慣了某些和弦和旋律型態,自然地就演奏出來。

「離譜」就像生命裏充滿變數,我們每一天都要面對很多突發事件,立即作出反應。然而,我們需要很多實戰經驗才學會面對這些變數而作出應變,假如一切都在控制範圍以內,即興可以令音樂錦上添花,令人生多姿多彩。但可怕的是,很多時人們未能掌握變數,卻已經要慌張地應對,這就只能是「亂來」,而不單是「離譜」了!

我發現自己畢竟是個 classical music 訓練出來的人,實在無法掌握每天都離譜的生活,我已經驚惶失措,只能亂來了。

上課

這幾天上 Logic Pro 課。不用教書不用備課,本來以為會輕鬆一點,卻原來做學生也一點不容易,要四天把一個程式的大多數功能活剝生吞,然後便要考試,也有點壓力。隆威講得啱,上課的時候 100% 都是知識,真是很難消化的。幸好其實 sequencing software 其實都大同小異,只是有些東西多一些,有些東西少一些。

現在看來 Logic Pro 有幾點都確實是比其它程式優勝的,第一:它是全包餐,本身已經包含了一大堆質數高的樂器聲音、Apple Loops 和音效插件,用家單單用它已經可以製作不錯的音樂。對比起用其它程式,你還要自己買 sound module 或者 soft synth,這一點確是優勝得多。第二:它有很多快捷鍵,合理而且操作簡易,不像 cakewalk 那樣令人氣結。第三:它可以紀錄你常用的 windows 的組合 (screenset),確實令工作方便很多。不過其實 protools, digital performer, cakewalk, logic pro 其實有很多功能差不多,以後裝了 logic pro,其它軟件就變得多餘了出來,可能用不著了,總覺有點浪費。

右邊舌底近喉嚨處竟然生了痱滋。吞咽的時候,連右耳的內耳道都會有 feel ,好奇怪。

******

會考音樂科有一年的舊卷是要考生把 Rhapsody in Blue 和二十世紀任何一首音樂作品比較,有同學的答案用 Rachmaninov 的 Concerto No. 2 來比較,這竟然和 Nodame Cantabile 剛剛出爐的第五集的劇情吻合呢。好精彩,喜歡鋼琴、喜歡管弦樂的一定要看!

******

看了 M3 ,雖有小炒,但整體感覺不錯,但老實說這首交響曲真是極度冗長,我喜歡臥在家裏的床上夜闌人靜才聽,卻不享受在音樂廳聚精匯神地聽。我失眠時常聽 M3 的終樂章,聽完後好像甚麼不開心都 resolve 了,可以睡得舒坦一點。

今天則去了看一休/樹寧/張達明的《飆.櫻桃園》,非常精采!是近年繼《你未理》之外另一令我拍爛手掌的舞台劇。一休的劇本時空倒錯,但依然把故事講得很清楚,把時代的變遷,人的追逐和無法適應都講出來了。喜歡這個面向兩邊觀眾的舞台設計,好靚,好新穎,以線條為主,這是真正 3D 的舞台設計,演員要擒高擒低,吊威也,很高難度,加上散到一地的乒乓球,有時真是擔心演員會滑倒 PK。很多舞台效果都很漂亮,如吹泡泡等等,但有時太多花款,看得目不暇給,反而 distract 左。音樂和 sound cue 很配合劇情,正。

看王貽興的「正字」節目,發現自己真的很多字都不認識。而且就快只懂打字、不懂寫字了。
奇離、引吭高歌、熱忱、狂飆、飲鴆止渴、天罡、孑孓、鑫森淼焱垚….

******

越來越發現自己樣樣都有興趣,但從來都不持久,很快便不熱忱。
又想起《邊城》音樂劇裏面那句話:隨年月過去,不記得自己模樣。
以往經歷的,好像遙遠得不像是自己的回憶,沒有感覺。  
和以前以為熟悉的圈子越走越遠,越來越覺得事不關己,也沒興趣別人在搞甚麼。
但又有點懷疑現在做的,是不是真的自己想做的事,
看看將來,又實在想不出有甚麼人生目標想達成,
過去是空,現在是空,將來也是空。近來真是朽木死灰,了無生氣。

時差

暑假去旅行時買了藍十字的旅遊保險。因為旅行時被人偷走了火車證和一些錢,於是在當地就去了警局報失,一切單據都留了底,回港後一心想向保險公司索償。打電話詢問索償方法,說只要填好表,把單據和報失紙的正本都寄去保險公司,保險公司就會處理。於是依言寄去,過了幾日,沒有回音,於是打電話去問收到我寄去的資料沒有,那位仁兄查了一下回覆說收到了,說一般保險公司要核實資料,確定事情屬實,需時四至六個星期。

四星期,又再打去,說正在處理中,請耐心等候。之後我工作事忙,忘記了這回事,到了最近,忽然想起,已經兩個月了,還沒有音訊,於是我又打電話去。今次我已經忍唔住發火了。

我:「我已經寄了旅遊保險的索償資料兩個幾月 (etc.)…,點解我仲未收到索償既通知?」
對方:「喔,因為通常報失表,要和當地警察局聯絡核實,有時需時較長,可能要兩至三個月。」
我:「咩話?!點解當初你地之前冇講過要花時間聯絡核實,你地應承左四至六星期,現在過左兩個月先話俾我聽要核實,唔通你既職員連需要幾多時間都唔知?」
對方:「er…其實這單case 係另一位同事跟開,我幫你查下先。」
我:「咩話?!唔係你跟開,你既然唔知單case 既話,點解又話係因為某d 原因所以延遲呀?」
對方:「er…先生,我幫你 check 下先,先生請留底電話,遲d答覆你。」
我:「不如你話我知你叫乜名,有冇直線電話可以打俾你架?次次接電話都唔同人,到底你地有冇人跟過我單case架?遲d 即係幾時呀?」
對方:「最遲今個星期之內啦會覆你架啦。」
我已經發火:「你話今個星期,總之今個星期收唔倒電話我就去消委會投訴,我信都已經寫好(其實未),我識人做雜誌既(雖然有但係其實唔關事),你地想俾人宣揚既就繼續咁做生意啦。」

似乎我最後一句湊了效,竟然過了不到十分鐘,就有人打電話來。
對方:「李生,我地係藍十字打黎架,你單 case 我地已經 check 過,其實已經搞掂左,預備左支票俾你。因為現金陪償限額最高係二千,但係火車證方面,剩係唔見左火車證既單據係唔夠架,我地需要你補買新火車證既單據,我地先可以賠給你。」
我聽到有得賠償二千元,戒備心已經鬆懈下來,說:「補買新火車證既單,我要 check 下先知有冇喎。但係你可以先寄現金賠償方面既支票嗎?」
對方:「可以,絕對冇問題!今個星期五就可以寄俾你,假如你找到火車單據之後再聯絡我地啦。我叫XX,直線電話係XXXXXXXX,你如果有問題可以再聯絡我地。」
我見佢咁好,於是連番多謝才收線。

但是收線之後,越想越不對勁。假如他們需要我補買火車票的證明,為何不一早就說,要等到兩個月後才說?分明是搏我過了兩個月,單據會丟失了。而且為何我不發惡,他們都說未辦好,一發惡,他們就竟然說支票已經預備好?簡直豈有此理,即係話其實整個審批過程,可能只需要十分鐘,你唔發惡,佢就拖你兩個月。香港人大多生活忙碌,兩個月之後,大多數顧客已經淡忘了件事,搏下萺可能可以唔駛賠。而且不要小看兩個月時差,佢拖你兩個月,就有多兩個月既人客買保險,諗真d ,其實佢地就係靠拖數去賺錢既!到我收到支票入票的那一天,我又明白多一點,為何支票是星期五寄來,因為銀行星期六日支票不會過數,到了星期一才過數,他們又拖多了三天時間!買保險只要幾分鐘時間就可以辦妥,索取賠償卻要兩個多月,雖然最後收到錢,但過程實在太可惡了!

所以有人說:未買保險之前,你就是主人,保險經紀就是狗,好像狗一樣求你買保險。買了保險之後,保險經紀變成了主人,你就好像隻狗去求佢俾錢你。(這裏只是就某些可惡的經紀而言,並非說所有都是這樣。)他們懂得打擦邊球,知道怎樣遵守規矩,他們最終會賠償給你,但就是要拖你一段時間,沒有犯規你又奈他不何。

******

有些公司出糧也是同一道理,頭一個月說未辦好入職手續,所以沒法發放薪金,過了第二個月,才收到糧單,別高興,那只是第一個月的薪金。就是這樣,薪金總是遲了一個月,靠這個時差,公司就可以拖了一個月的支出。而且顧員不敢突然辭職,以免一個月的欠薪拿不回來。雖說勞工法例拖欠薪金是可以告的,但實際上香港不少打工仔都接受了這樣的待遇。

******

你有沒有發現,所有客戶服務的電話,都會說「為了保持服務質素,以下談話內容可能會被錄音」?他們真的是為了持服務質素?他們只是為了保護自己!有差錯的時候,服務商可以用錄音來保障自己立於不敗之地,但相反,一般人家裏又怎會把自己的談話內容錄音?在錄音的過程中,顧客和服務商是不對等的地位。

另外,學懂了一件事,就是一定要知道誰是負責人,直線電話是甚麼號碼。那些客戶服務熱線每一次都是不同的人,你永遠都找不到誰是負責人,他們便可以繼續耍太極。

Bierfest

謝謝同學!竟然記得我的生日。 😳
不知為何,我的第一反應是覺得慚愧,覺得大家對我太好了。例如有同學看著點名表,說:還未完全認識班裏面其它同學,我覺得,這正是我做人/做老師不足的地方,上課只是顧著傳授知識,卻沒有營造氣氛,讓同學投入這一班裏面,彼此熟絡。看看同事隆威授課,能夠咁開心,讓同學都喜歡學習,我就知道自己有很多地方不足了。我經常會備課不足,臨急臨忙做事,又或者遲到,其實都只是時間管理得不好的藉口。而要能夠輕鬆自在,不是教學能力的問題,而是一個人有多快樂和對自己有多滿意。快樂的人才能夠把快樂傳給別人。

******

some past events:

吉澳安龍清醮
吉澳位於香港最東北面,比起東平洲還要難去,除非跟一些本地旅行社(如油麻地旅遊)週末去。要自己去,只有沙頭角有街渡,而入沙頭角要拿禁區紙,而要得到禁區紙竟要得到沙頭角的村長擔保。這是甚麼年代,都回歸了,怎麼還有這種咸豐年代的條例?

德國啤酒節
懷念哪種戶外飲食的環境,大杯的啤酒、餅圈和香港很少嘗得到的獨特香腸。

Nodame Cantabile
日劇版上畫了。中譯名《交響情人夢》好像很「娘」。
我好像比較喜歡原本的漫畫,真人做出來,好像很奇怪。

*******

Finale 2007 終於趕上 Sibelius4 的功能,可以不用另外製作分譜,在總譜上的改動,分譜可以自動同步改變,這直是一個偉大的進步,以後都不用那樣麻煩了!另外,自從 2006 版本加了 GPO SoftSynth 之後,整個程式的運行速度都拖慢了,2007 新版本好像流暢了不少,不錯。但最大的弱點是不支援 ASIO Soundcard,例如我同時有電腦本身的 cheap cheap sound card,和用 MBox 作為 Audio Interface,Finale 2007 只能透過 cheap cheap sound card 出聲,而不能透過 MBox 出聲,這一點簡直是廢到無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