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音樂

有一天是音樂與文化的課,我在課堂裏隨便播放了一些音樂,甚麼也有,管弦樂、中國民歌、古琴、二胡、爵士樂、法蘭明高、探戈、非洲郵差音樂(World Music 必聽的那一首)。課完了,同學 L 的反應是:「老師,你聽的音樂咁另類既,全部都好文靜啊。」我一時也不記得怎樣回應了,不過回家後依然咀嚼著這句話。到底甚麼是「另類」?

在會考音樂課裏面,我曾播放 Bartok 的 Music for Strings, Percussion and Celesta。播完第一樂章,我問同學喜歡嗎,有超過一半的同學搖頭。我有點失望,我失敗了,無法讓學生感受到 Bartok 其實是很精采的,對於我自己來說,除了 Mahler, Brahms 和 Debussy,跟著來最喜歡的差不多就是 Bartok 了。也許 Music for Strings, Percussion and Celesta 不是最容易入門的 Bartok,如果是 Miraculous Mandarin,會刺激很多,相信會有更多人喜歡。但我理解大家的困惑,正如當初我聽 Schoenberg 的時候,很討厭,一邊聽只是一邊想,為甚麼我們要學這樣的東西?但近年來,卻慢慢喜歡 Schoenberg 了。

始終青菜豆腐,各有所好,每個人的口味都會不同。同學之所以覺得現代音樂難受,其實可能並不是因為音樂難聽與否,而是因為學習的模式。假如你可以自由選擇自己聽甚麼,自己喜歡才去發掘,就不會覺得幸苦。但學院式的制度,是無論你喜歡不喜歡,你都被強逼去學習。正如學作曲的時候,老師總是希望同學寫一些「創新」的作品,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你要像二十世紀那幫傢伙,但是當時同學為了「揣摩聖意」,不少都會寫一些好像前衛但其實自己不喜歡的作品。不論紫荊是這樣、音樂新一代是這樣、即使畢了業,很多朋友依然無法做番「自己」,只是不斷在用自己都覺得陌生的語言去寫一些作品。你不喜歡、不熟習那種語言,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更遑論讓他人覺得好聽了。

作為音樂老師有責任去讓學生接觸認識多些陌生的、「另類」的音樂,讓他們知道世界廣濶,無奇不有,說不定在這些陌生的音樂裏,有學生會突然發現心頭所好。但老師沒有辦法、也沒有需要讓學生都愛上這些音樂。我相信有很多音樂第一反應是不好聽的,聽不懂,但慢慢聽多了,也許會接受。只希望能讓同學都有一種開放的態度,無論甚麼,都嘗試一下,即使到頭來還是不喜歡,至少不會說,這種音樂不好聽,或者很悶,所以完全不聽。

我父母生長的環境裏,每日聽的就是中國民歌、様板戲,老豆會用單簧管吹兩句紅色娘子軍,老媽子煮飯時會哼兩句劉三姐、或者山丹丹花開紅艷艷。老豆也喜歡芭蕾舞的音樂,所以第一餅買來的錄音帶,是天鵝湖、胡桃夾子和睡公主的雜錦,家裏幾乎完全不聽香港的流行曲,頂多是顧嘉輝的射雕英雄傳、天蠶變電視主題曲。在大學以前,我從未試過唱 K 。即使在大學期間,也很少。因為身邊的朋友都是讀古典音樂的(or 學院音樂 or 嚴肅音樂, whatever you think it is),所以從來不覺得這些音樂是另類。也許我的生活環境,在香港這地方來說,是一個異數。但相反來說,一個歐美出生的人,反而會覺得香港人聽的流行曲很另類吧?畢竟童年的生長環境,影響著一個人一生看到的世界是怎樣。

我不諱言,我最初對流行曲的態度是,覺得首首歌幾乎一模一樣,悶得很。但現在我也喜歡聽流行曲了,雖然仍然談不上熟悉,(我 d 口味都依然係好另類),除了 Beyond 、 LMF、軟硬、尹光我會說比較喜愛外,其它的還說不上,但我一樣喜歡聽。由於我是一個外來者,所以我對潮流時興甚麼,並不太知道,但喜歡研究分析他們到底怎樣編曲,只知道原來有不少同學喜歡側田、陳奕迅、何韻詩。西方的流行曲,我也是在摸索的階段,暫時只喜歡比較老餅的 Beatles 和 Brother4,搖滾樂嘛,只聽過 Steve Vai , Deep Purple, Scott Henderson,老實說不是很在行,但原來都幾鐘意,夠發洩。爵士樂對我來說是一個寶庫,在裏面會學到很多東西,但其實那仍然未成為我內在的一部份,還在發掘當中。每個人都有長處短處,當老師的不過是年紀大幾歲,有很多東西學生可能知道得比老師更多,我實在沒有必要不懂裝懂。流行曲和搖滾樂,應該是學生教我,不是我教大家。假如我介紹的音樂太另類,下一次,你們帶些你們喜歡的音樂,介紹給我好嗎?

Huqin Quartet 胡琴四重奏

premiered by members of Hulala in 2006
Cheung Hiu-fai, gaohu; Cheng Man-kei, erhu; Cheung Wai-fung, zhonghu; Qian Jing, cello
為兩二胡、中胡、大提琴而作
由大激弓於2006年首演

[audio: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HuqinQuartet/HuqinQuartet_1.mp3]
[audio: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HuqinQuartet/HuqinQuartet_2.mp3]

Score (pdf): I, II
Recording (mp3): I, II

This piece is written for Huqin, a family of chinese bowed-string instruments to play like a string quartet. The four bowed-string instruments, from the highest to the lowest are gaohu (高胡), erhu (二胡), zhonghu (中胡) and gehu (革胡) or cello in this performance. In a traditional Chinese piece, an ensemble usually play the same melody together in heterophony. This piece explores the polyphonic writing for chinese instruments.

Back to the list of compos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