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

星期二有兩個不認識的學生問候我。

晚上聽羅 sir 講野,好佩服他的幽默,輕鬆自在,上他的課一定是賞心樂事。潑墨仙人很精采,很喜歡彈撥樂為主的伴奏。老師的長笛曲子,好像一個不受塵世所染的夢境,美好得遙遙不可企及。老師的樣子蒼桑了很多,他說做人好像經常被很多事情綑綁,只能被動的應付,假如一日之中能做到一丁點自己心裏真的想做的事,已經覺得很滿足。場刊的字句,也流露出那種「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無奈。

回家,讀《樂猶如此》,序言裏面不斷感嘆以往那美好的時代已經逝去,真是教人痛心疾首,充滿唏噓。

*******

今天看見報紙的那篇新聞,不由得長嘆一聲,相煎何太急?自己從前讀書的地方,一直以來都很懷念,慢慢detach,到而今,慢慢越來越覺得陌生。那美好的時代已經逝去,剩下的,只是令人厭惡的事。

今天坐小巴,腦海裏在播放這首歌,心裏酸楚,竟然落淚了。

 舊校新顏樂見成, 培育新血精英
 莫問收成莫計名, 崇基志勵勉
 鳳立山前靜鳥鳴, 雲淡天遠風清
 茂密修林綠翠萍, 流波歲月見
 杜鵑嫣紅, 湖山影未圓
 油桐白雪飄遠, 飛絮落無定
 舊日樽前共笑盈, 猶念風雨歌聲
 寂莫書城夜半燈明, 回首往事渺
 
 熱心無慮, 冷風無懼, 怕歲月消磨
 千般鼓勵, 無限關愛, 盛似春暉
 露濕階前, 霧掩花樹眠
 無言踏遍芳徑, 歸燕倩誰認
 物換星移運轉成, 人事興替不驚
 莫論尊榮莫訴不平, 齊共歡慶金禧
 孕育英材莫要停, 共將愛奉獻
 崇基愛盡見

多漂亮的曲和詞!

總覺得有幾句是為了應酬學院那幫喜歡奉承的傢伙,不得已才填進去的,和整首曲詞的內容其實並不吻合。我嘗試把歌詞曲解一下:

「舊校新顏樂見成」,學校有的是不斷的工程和改革。
現在已經不是「景物依舊,人面全非」,
而是連景物都會消失。
有人情味的時代已經逝去,
剩下的是「培育新血精英」的工廠,何「樂」之有?

「莫問收成莫計名,XX志勵勉」
「莫論尊榮莫訴不平, 齊共歡慶金禧」
上一句話可能是說,無論你有多少努力,都不要期望有收成。
他們會用「止於至善」來勉勵你。
下一句話是說,你沒有權訴苦,你只可以歌頌。

「物換星移運轉成, 人事興替不驚」
你話驚唔驚?

「熱心無慮, 冷風無懼, 怕歲月消磨」
冷風,也許不單指風,指的是人的冷嘲熱諷。
先揚後抑。先說無慮無懼,始終卻有一樣事情怕,怕歲月消磨。

令人懷念嚮往的是校園的美景。
「雲淡天遠風清」,校園就好像世外桃源一樣,
在香港裏面是多麼的難得!
「茂密修林綠翠萍」,回想起每一晚回宿舍的路,那清爽的空氣,
我耳邊就好像聽見牛蛙的叫聲。
「杜鵑嫣紅,湖山影未圓」,想起一年又一年影畢業照,新人送舊人….
「舊日樽前共笑盈,猶念風雨歌聲」,
食宵夜、喝酒,回宿路上同學們引吭高歌,多痛快的事。
而真正令人心酸的是「回首往事渺」。往者已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