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節

星期六早上的課教得頗亂,
而且因為自己不是很喜歡 Berlioz,提出了不少偏見,絕對唔中肯。
不過相信同學自己會判斷,應不會全盤接收。

我曾經覺得 Liszt 很膚淺,猶其討厭他的 Liebestraum ,
覺得濫情、媚俗得很。
但聽了他的管弦作品,卻完全改觀了。
假如 Schumann 最 Intimate,最真誠的作品是鋼琴小品,
Liszt 的情況卻可能剛剛相反,
很多鋼琴炫技作品確實是為了取悅聽眾,因為他是靠表演鋼琴為生的啊!
反而管弦樂作品更加顯露了他內心更深沉悲痛的東西。
Faust Symphony 實在很震撼,Wagner 和 Mahler 實在受到 Liszt 的影響不少。

下午去了 WL 的婚禮。
雖然不是教徒,但也感到經文裏的祝福是真誠的。
很難得有幾個朋友可以聚在一起,
竟然品茗著茶,吃些芝士蛋糕,消磨了一個下午。
生活裏實在需要這一點閑暇,細細品味。
在同學家裏玩了一會貓。

晚上,卻突然覺得有點悲涼。
現在聽著 Messiaen Quartuor pour la fin du Temps。
眼瞔都濕了。

******

(4月2日追加)
另一位 C.S. Music 老師的感言:

「又完了一屆Centralised Scheme
已經三年了
什麼經驗都嘗夠了
是否會再”奉獻”多三年
撐到09年最後一屆
……

「教院又離譜
吞了教統局一大舊錢
都對導師的待遇報酬咁差
他們唔走就笨
(有班 F.4-5 可以轉四次老師!!!
學生可以不用會考了)

「因為這是豬頭骨
one-man band
沒有人喜歡kun的
所以去教的只有兩種人
具使命感的傻人及騎牛搵馬的衰人
前者的心會被學生磨滅
後者則會磨滅學生的心」

另外,聽聞 4A 班的老師已經辭職了。
還沒有聽說誰代替教課。
聽得我也有點心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