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Week (revised)

終於把 poster 設計好和付印了!
這次的設計是從上一次編曲音樂會的設計改編出來的。 🙂
顏色配搭和效果比上一次應該好一些。
不過不知道 Photoshop 印細字會模糊,
經 Mouse 一提才知道有此問題,如果早些知道就好了。
我已經很久沒有用 Coreldraw 了,因為太過熟習 Photoshop。
Mouse 已經能夠分辨 157 gsm 和 128 gsm 的紙了。

這個除夕夜的音樂會,目標似乎是娛樂自己多於娛樂聽眾吧。
我們演奏水平很業餘,組織也很業餘。
現在這樣的業餘音樂會在香港好像越來越多,
搞給自己玩,搞給朋友看的,追求完美是妄想。
但若非自己搞音樂會,真的連演出和鍛練自己的機會也沒有。

昨夜和眾人一起為音樂會練習。
練習完了,伴奏文盲唱了馬勒的 Das Lied,
以及 Lieder eines fahrenden Gesellen,
勁high 。Das Lied sight-read 勁難!
歌唱者的音,基本上在伴奏裏面是找不到相同的音的,
和弦和調性已經複雜到你不會知道是甚麼關係。
眾人意猶未盡,繼續唱 West-side story ,
我可又要先走了。

往油麻地看TCF 和 C 為培正的音樂劇繼續「拖聲」,
直至凌晨三點,幾乎睡著了。
基本上沒有幫上甚麼,只是幫忙尋找 MIDI File 裏面甚麼 track 是甚麼樂器。
學到不少東西。 automation 和 command 要小心用,
如果一開始太多垃圾 command ,到頭來清理的時候便功夫多了。
另一問題是不同機器程式的兼容問題。
不同 sound module 的 sysex 不同,
轉在另一台機器上開啟,很多麻煩會出現。
程式之間不能兼容也是麻煩。
雖然可以用 General MIDI 溝通,
但 DP4 開 Cubase 制作出來的東西,
不知怎麼 track name 都不見了,
而且部份 tempo change 不知何故變成了 duration change 。

富爸爸與窮爸爸

這幾天讀了幾年前的暢銷書《富爸爸與窮爸爸》,
雖不儘認同其觀點,但也有很多精境的說法,頗有啟發。
又花了一整晚玩了它相關的《現金流》遊戲。
對於我這種對經濟、會計一窍不通的人,
至少能從中學會 Income, Expense, Assets 和 Liability 的分別

「能產生收入的才是資產,而從你錢包拿錢的是負債。」
很多人以為買樓自住是資產,其實卻買來負債,供樓供成世。

很多家庭希望子女讀書,以為讀得越高、便可以找到更好的工。
但這只能是一半正確,完全靠學歷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讀得越專 ,危機可能越大,適應社會變動的能力越弱。
眾多精明的專業人仕可能一輩子還是要為財務問題傷神。

這本書說得最好的反而是關於學習和工作。
「忙的人才是最懶的人。」
我們經常以「忙」為借口,而不去作出決擇改變自己。
「先支付給自己,再支付賬單。」
固定一個必需留給自己的金額,可以迫自己更努力,
好過左手入右手出,甚麼也沒留下。
同樣道理也適用於時間的運用。
有多的時間先留給自己的事業,再留給工作。
如果經常純為錢工作,不知不覺等同於把自己的事業放棄。
如果每一次先劃定一些時間給自己,可以減少浪費生命。
每個人都希望找穩定而收入高的工作。
但是,選擇「安全隱定」至上,可能是很危險的,
因為太專門、也太難轉型。
年輕時也許更應該找一些不同類型,
能夠學習和改善自己的工作吧。

我們很多時視人的「慾望」是罪惡的根本。
東方哲學猶其如此,「克己復禮為仁」,
克己者,克制自我之慾望也。
佛家視「貪、嗔、癡」為人生之迷障,
而悟道的目標,即是看清這些迷障。
貪似乎被視為萬惡之源,
但貪其實也是推動人類發展的動力,是人的本能。
人本身有慾望,是無可避免的,
與其壓抑或者否定自己的慾望,不如認清慾望本身。

書中提到了稅制本來就是對資本家有利:
個人的收入先扣除薪俸稅才是一個打工仔真正很得,
而利得稅卻是:一家公司收入減去支出之後再抽取。
即是說,假如你成立一間公司,而以公司名義去開支,
你便可以交稅交少了。這是造成資本家可以越來越富的原因之一。

強積金有 5% 是僱主供的。
其實羊毛出自羊身上,
其實僱主只是變相把人工減少,將 5% 變成強積金罷了。
我們希望強積金、保險等等能對退休生活有保障。
我們要預想到老年多病,醫藥費不少,人死也要花一筆錢,
假如我們有家庭子女,若不投資,
恐怕很難保證能把自己一世人辛苦掙來的傳到下一代手上。
一般人都會儲蓄、投資以累積財富。
但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下一代是窮是富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
人類累積財富的主因,可能是基於對失卻一切的恐懼。

整本書基本上就是建議人們多買資產,少買負債,
有多餘的錢,才去買奢侈品。
到了資產本身能夠生產足夠 Passive Income 去平衡開支,
才能達到財務上的自由。
這本書提倡「我不為錢工作,錢為我工作。」,
其實在鼓勵人創業、投資,勝於打工。
認為怕風險才是最大的危險,
而把風險管理在可以控制的範圍內,
風險便不再是危險。
對此我卻有點疑問。
既然說很多人性格上偏向安全的生活,
也不懂得精明的計算,
所以不妨說打工對於他們比較合算。
假如每一個人都有資格成為資本家,誰在生產呢?
資本家只是投入資金,而真正生產的是打工仔。
可能這世界,有資格擁有世界九成的財產的人,
本來就只有那不到十分之一的資本家吧。

總覺得股市其實是很虛擬的世界。
投入一堆數字,你便得到一堆數字。
股票的總值並不一定反映一間公司的生產力,
市場的升跌經常受到人們心理的波動影響。
生產不再是獲得利潤的唯一途徑。
股市等於是將人們的財產從新分配。
而在這裏面,資本越多的公司就好像一塊大磁鐵,
會吸引更多的資產。
而一些愚蠢的投資者則其實在為人作嫁,塞錢入別人的袋。
這是一個可以獲利的場所,但也可以是個陷阱。
當然,你可能會覺得自己是精明的投資者,不是投機者,
懂得分散風險,懂得很多理論,看很多財經新聞,
懂得如何運用每一種投資工具。
每一個投資者都以為自己是精明的,
但是怎樣才知道自己是否真正精明?

書中還有不少獨到的見解,
但也有很多似乎不可盡信的觀點,不能一一列舉。
這本書主要講的是理財和投資應具備的心態。
如果要做一個懂得理財、懂得投資的人,
似乎很多東西要學,這本書便幫不了多少。
人望三十之時,不談錢幾乎是不可能了。
但另一方,花大量時間去學習投資賺錢又是否一個值得的投資?
人生不過幾十載,花心血去保持一些自己不能保持的東西,是否值得?

Review: 銅雀臺

看了新編粵劇《銅雀臺》的演出。
佈景、燈光、舞蹈、VO、合唱,
一些在粵劇來說很創新的做法。
看來梁漢威從話劇裏學了不少東西,搬用到粵曲上。
服裝的色調配搭得很漂亮,
不再是慣常的大紅大紫,
而是較為接近漢代較的樸素顏色。
但有些未盡善盡美的地方。
粵曲的發聲方法,其實真的不太適宜合唱,
合唱的效果好像一班人一齊走音,而且也較呆板,難以加花。
邊用 VO 邊說話,聽來有點錯愕。
多了對白、小曲,而少了梆黃,這也有點可惜。
但佩服他敢於創新,要創新真是不容易啊。

看了粵劇日的演出,
同一天下午,文化中心大劇院,文化中心的大堂,
和尖沙咀海邊的廣場都在表演粵劇,
觀看的人數可能有萬人。
查篤撐兒童粵劇團吸引了最多的掌聲。
畢竟武打、一字馬、翻跟斗比起唱歌更容易得到觀眾歡心。

可惜的是,看翌日的報紙,
神六雙雄在大球場的 talk show 佔據了頭版的大篇幅報導,
(也不過是幾萬人而已)
而粵劇日只是教育版上的一小角。
香港傳媒對所有文化活動的報道實在太少了。

就算上一次柏林管弦樂團的到來,
也可以算是音樂界盛事,
不論票房或是戶外觀眾人數之多,都是少見的,
證明其實很多人都知道這件盛事。
事前事後,主流報章報道得少之又少,
只得一眾樂評人的少許評論,
我想,柏林管弦樂團在上海、北京、台北的報導,一定比香港多。
可見主流報章根本無視其實有這樣的一班熱愛音樂的群體存在。
但另一方面,也證明這些群體根本不是從主流傳媒獲知訊息。
這真是一種奇怪的現象。
香港不是文化沙漠,
只不過文化永遠不會在主流傳媒中廣泛討論吧了。

這個月

這個月也過得很忙的,總是有事做。

得 IC 相贈茗閒情茶包一盒,內藏 Logic Express 三片,正在慢慢品嘗。
似乎 Logic Express 不很易用,但好似好多 functions,要時間摸熟。
對我來說,最緊要係可以用到 Garageband Jampack 的 softsynth instrument 超級靚聲。

暫時來說,還是最習慣 Cubase SX2 。
而且喜歡 Cubase PC 和 Mac 版都有。
不過買來的 Mac 版 Cubase 不知怎的仍是用不到。

之前隨 TCF 去 C 在油麻地的 Studio 「拖聲」,
終於見識一個 pro 的 studio 應該是怎樣。
C 熟手到不得了。 兩部 Mac 機,
一部行 DP4,專做 editing,
經過 digital mixer, audio interface 直接接到另一部 Mac 專做錄音,
咁就唔駛 Bounce to Disk 咁煩。
其中一部電腦仲要外置六部 harddisk,
每部 harddisk load 左一大堆 sound sample。
而 Sound module 有 Triton, Yamaha motif, Korg XV5080, Kurzweill 等等。….
Yamaha 出來的弦樂聲音非常真實!

XX出版社終於肯俾錢。
以後同出版社編曲,一定要佢先俾一部份錢,
後交貨,如果唔係,浪費時間冇錢收,真係咸都無謂。

C.S. 也是剛剛才出了九月十月的人工,
假如我等佢 d 糧黎開飯,咁我應該一早死左。
枉我有時仲要貼錢買野。
世貿會議竟然導致測驗改期。
現在已經提昇到上層之間討論,
唔到我話事,唯有等待最高指示吧。

設計 poster,快將完工,希望今個星期可以面世。

看紫荊音樂會,因為另一天早上有課,只好中場走人歸家。
普遍的水準比起以前更好,有不少有特色的作品。
只是好像演奏水平有待提昇,
有些同學好明顯未 tune 好音就演奏,
到左最尾的 chord 依然全部 flat 晒。
音樂會整個流程頗流暢,司儀得體。
poster 和場刊都設計得很漂亮。
中場即時搬走大件樂器,也是聰明的安排。
NCY 問我是不是「退休」?
不!我只是「御宅族」吧了。

把黑夜不再來的編曲修改,
變成了2005黑夜不再來。
2005 黑? 夜-- 不再來!
2005 黑夜….不! 再來!
2005 黑夜不再? 來!

近來開始有心情練多左琴。
正在練習 Fly me to the moon 。
jazz harmony 裏面的 voice leading 畢竟是自由得多,
9th, 11th 不一定要 resolve。
這是 “Tension” 和 “Dissonance” 的最大分別。
Dissonance 一定要獲得舒解,
而 tension 的意思是不一定要解決。
正如人生一樣,每一天都有 tension,
只是你把它看成動力,還是 dissonance 。

Review: Berlin Philharmonic

Berlin Phil 有幾勁?
勁,超勁,好X 勁!!!

不少人以為這場音樂會的曲目不吸引,
其實剛剛相反,證明香港人熟悉的曲目太少,不知天外有天。
海頓的交響曲落在普通管弦團手裏可能平平無奇,
這一次卻是非常生動有活力。

真係估唔到 Thomas Ades 的 Asylum 才是全場最觸目的曲目!
這才是現代音樂!
音色靚到冇得頂!寫得細緻得不得了。
要知道 Thomas Ades 1971 年生,現在才三十多歲!
而且演奏絕高難度,若非柏林管弦樂團,別的樂團恐怕玩不了,
這樣複雜的曲,敲擊樂手依然好整以暇。
Drum-set 和印尼 Gamelan Pattern 都派上用場。
還有一大堆見所未見的樂器,
一排兩個八度 chromatic 的 cowbell !
一排 gong, 有的還浸在水盤中。
餅乾罐,還有那西餅大小的 Bongo,
還有那低到無可再低的 Contrabass Clarinet,
Tune 低了 1/4 tone 的 piano,
其它 Petite Trumpet, Bass oboe, Bass flute 也派上用場。
假如這許多奇異的音色落在一個二流作曲家手裏,可能會是災難,
但這首曲卻用得非常精采,是一個整體。
Breath-taking! 很多 General Pause hold 得非常好。
作曲者好明顯有心思地安排停頓。
君不見海頓每樂章之間總有人咳嗽。
Ades 的停頓卻是張力所在,容不得任何人透大氣。

Richard Strass 的 Ein Heldenleben 反而未夠震撼,
可能其實這首曲算不上是 Richard Strauss 最精采的曲目,
絕對及不上他的歌劇如 Salome, Elektra 等等。
結構鬆散,有些地方簡直反高潮,
寫 dramatic music 是 Richard Strauss 強項,
但寫 symphonic poem, 可能太過天馬行空,
不像 Mahler 的音樂 structure 咁有紋有路,始終未能投入。

Encore: Slavonic Dance ,簡單的曲已經可以玩得爆發力十足,
難怪 Simon Rattle 說 Berlin Phil 就像一群野生動物園的動物放了出來。
還有, Simon Rattle 除了 Ades 一曲以外,全部背譜!
真不明白他怎樣把咁長的 Richard Strauss 背下去。
謝謝J 的票,若非你讓票給我們,可真miss 了一場精采的音樂會。下次夾歌時會還錢!  😛
超靚位,其實$300 的位置才是最正的位置,看得清指揮,看得清敲擊樂,
音質也不錯。

很多勁人都變成了座上客,如葉指揮,兩位閻生,石生等等。
據聞前晚曾特首和彭港督皆有來臨云云。
沒有想起室外有大銀幕現場直播,否則應該叫多些人去。

廣州兩日一夜

星期六課堂一完,往尖沙咀 studio 放下沉重的書包。
每一次都要背著電腦 + 一大堆notes, 功課之類,真是重得可以。
放下一切,一個袋也不帶,只帶著錢包身份證回鄉證。
返大陸竟然空身上路,這也是頭一遭。
突然空蕩蕩的,有點不知所措。
在杏花樓吃了個面,
便往紅勘上車。
用智能卡 + 指模過關,也是頭一遭,快到好似八達通咁。一個人的車程漫長得可以。
書包是放下了,但心情卻依然沒能放下,
今日一連幾次連簡單的答案自己也說錯,真是令我討厭自己。
本想輕鬆一點,怎料心情奇劣,越說越機械,
時間掌握得不好,機器又經常離奇出然問題,
突然好細聲,又竟然沒有時間播完整首Bach。
火車途中,腦袋裏卻不停地播著 Das Lied von der Erde 6th Mvt.,想死。
睡不著又孤單得可以,服務員送來雞脾,
頓時心情好了些,沒有人認識自己真好,可以不顧儀態地啃,然後用手抹嘴。

經過深圳、東莞,
一路上田野很少,越來越多住宅和工廠,
緣色的地方好像比起新界還少。
珠江三角洲會不會逐漸變成「一個」龐大無比的城市?

到廣州東站。
因為沒有行李,第一次過關的時候可以跑,很快便過了關
老豆、老媽、兄、嫂都在等我了。
回兄長在廣州的居所抖一抖,好舒服整齊的居所。
走廊的燈也是聲控的,省電,(上海的中新社也是這樣的。)
往書城,有斬獲。
Poloarts 出版的 Gergiev 的 All in Russias 一盒共四隻 DVD,
陳其鋼、張藝謀「大紅燈籠高高掛」芭蕾舞劇 DVD (之前買了CD)。
兩本書:傳雷談音樂,澳門音樂。
真奇怪,怎麼有書談澳門,沒有書談香港呢?
也許作者覺得澳門方興未艾,香港已是日暮黃昏?

在「川國演義」吃晚餐。
水煮牛肉、鍋巴排骨,非常麻辣,讚!

回兄長家,晚上睡不著,
仍是想很多無謂野,非常厭世。

星期日早上吃了個波蘿油,流沙包,
往陳家祠參觀。北京道行人街、字畫街。
廣州的地鐵很不錯,比得上上海、台北,
單程票的設計很獨特,像一枚賭場的籌碼,圓型的。
中午又大爵了一餐,阿哥請晒我地全程,真是的。
回港,雙層火車還是第一次坐,飛機椅,很舒服。
紅勘車站真是討厭,繞大半圈才找到過海巴士,
作為一個旅客出入境的總站,這樣的設計真是絕頂的 User-unfriendly。
紅勘車站也是我最討厭的一個車站。
終於坐118 回家。從廣州回港全程三小時,很累,現在想睡覺了。

關於音樂學習

當年我一邊學一邊有很多疑問,
例如為甚麼不准 parallel 5th, 但是明明 parallel fifth 可以很好聽。
為甚麼不准用6/4 chord, 但有時連 Bach, Brahms 都有時候都會不依規則地用!
還有,最大一個疑問,學這麼多 rules 為甚麼?
我發現,原來寫得好 harmony 作曲有 sense 的同學,
通常是自己喜歡在樂器上亂彈亂試,本身喜歡寫東西,
本身喜歡買或者借很多管弦樂譜,聽很多很多 CD,
這時候再學上一些 rules ,便如開了竅,所以可以寫得很好。
相反的例子,有些同學很喜歡演奏,演奏能力很好,
但從來不喜歡在琴上亂彈亂試下 chord ,
這時候教他一大堆理論,只會令他覺得更加迷茫和枯燥艱深。
很多理論,是前人累積的經驗得出來的,
他們是因為用慣用熟,因而懂得怎樣寫。
然而現在我們的學習的教程,是本末倒置的,
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學一大堆理論,總之我們服從這些 rules 就不會錯。
如果缺乏了亂彈亂試、多聽多寫的經驗,可能其實這些 rules 沒有大用,反而有大害。
想來我自己很多時作曲也根本不去想是甚麼和聲,
而是在鋼琴上試,有時有些隨心隨意的撞音很好聽,
但根本不可能,也不必用理論去證明它為甚麼好聽。

有時覺得現在 classical music 的學習過程和方法,很有問題。
一來太過著重考級和比賽,
這樣學習音樂有時變成一種比較,而不再是樂趣。
二來因為課程的設計受到學院制度的影響,
而變得封閉和教條化。
如果問是否每一個讀音樂的人都必需要讀 harmony 和 history ?
我的答案會是否定的!
每個人性格不同,有人天生聽覺敏銳,但不是讀書的材料,
要他死讀 history 只會磨滅他的興趣。
有人適合當學術研究,對歷史感興趣,但 harmony 裏面一大堆像數學工式的理論,
卻可能要了他們的命。
無疑歷史,和聲對一個音樂學生瞭解音樂有莫大益處,
沒有了這些學問和知識支持,演奏的內含可能會比較蒼白。
但是一刀切要每一個不同性格的人讀書,會是事倍功半的事!
不是每一個人都喜歡讀書的,為甚麼一定要考試、要背書?
我有疑問,但我的職責卻是在指定的日子裏傳授一大堆知識,
我有時真想把這些知識都拋棄不說,反正這些東西在書本裏都可以找到。
而這些知識根本不是最重要的。

而到底怎樣的學習方法才是比較有效呢?
我不知道!
因為我也是接受了十幾年填鴨式教育的學生,
只不過年長幾歲,知識稍為多一點。
我暫時還沒能掌握到其它的好方法。
現在正在努力學習 jazz piano,
覺得這好像是一種出路。
jazz piano 的要求就是要不停地亂試,
不停地 improvise, 以至能從實踐入手,再慢慢瞭解理論。

無論考試局或是教院,從來都沒有一個答題的標準答案。
因此我派測驗卷的時候也說:請當作是標準答案。
數理化是有標準答案的,但是文、史、哲、音樂從本都不應該有標準答案!

波蘿油王子

我都成日 “Un” 腳… 也曾試過不止一次被朋友規勸不要 “Un” 腳
但是我始終改不了
這篇文章真是道出了我的心聲

回想波蘿油王子的故事都幾灰
失去的童真,失去的舊區
有一些段落還用了 Mahler 1 3rd mvt. 來做配樂,真係好灰
(編曲的是何崇志…)

還未買 Bernstein 的 Mahler 全集…同一套 DVD,
HMV 賣 $1000, HK Records 賣 $750, 旺角威威(唔知有冇寫錯) 賣 $650

好像所有人都一往向前,
只有我掉在泥沼裏,原地踏步,但是一點也不想走出泥沼。

有點覺得直子居住的療養院其實才是真正的樂土,
渡邊君努力想把她拉回「現實」世界,
其實只是令她更辛苦。

友人說:人不可以不工作,
假如有一年 CV 完全空白,會很難看。
但我倒覺得最勇敢的人是夠膽偏離社會遊戲規則的人,
為口奔馳,而要工作,這是無可厚非的。
但有時其實人更多是因為習慣了這個社會以地位去評價人的價值,
以別人的眼光來衡量自己。
好像有個職銜,被朋友詰問起來,也不會失禮。
為何「無業」的一定是「遊民」呢?
為何不可以趁年輕享受一年無業的生活?
也許這些想法會被視為荒唐、不上進、冇出息,
但我倒是覺得香港人不懂得享受。

有十萬,可能已經足夠你放一個長假,環遊世界,
你夠膽劈豹唔撈,放棄手上握有的一切,
其實絕對可以換取快樂的一年悠長假期。
只差你敢不敢冒這個風險。

但是香港人的想法通常是,
利用這十萬,儲蓄或者投資,
直至蓄夠百萬,買樓,
買一個蝸牛殼,然後用一世去還清這個負債,
這就是一生了。
越年長越多野掌握在手裏,就更加難以捨棄,
因為風險隨年歲增加。
到你有家有子女時,負擔更重。
要輕狂,只能趁年輕。
要學習,也要趁年輕,趁記憶力尚未完全衰退。
但是很多時各種工作把時間填滿了,
剩下的時間,疲憊不堪,自然對身邊事物的興趣好奇磨損。
雖然工作經驗累積多了,比以前更懂做人處事,
CV 好似越黎越有料,懂得笑面迎人,善於交際,被人稱做成熟,
但,這時候,青春也在不知不覺之中溜走了。
換之而來的只是一個因循守舊的庸人了。

其實不論事業好不好,
人人都很多煩惱,
力爭上游的結果可能只是招來更多的煩惱。
求樂避苦原是人所渴望的,
怎知樂並不在彼岸,苦也不是努力便可以解脫。
其實這些都是老生常談,近來想來想去的只是差不多的想法。
重看幾年前自己的舊文,就知道自己一點都沒有長進,思維沒有怎麼變。

有時又覺得期望「長進」其實也是一種負擔。
表面上佛家很無為,
但是佛家的「修行」、「去除我念」的想法,
很容易落入一個圈套,就是力求精進,希望改善自己,
佛本來就是完美的人格的意思。
自己希望將自己變成一個完美的人,無苦惱,一切放得開的人。
力求去除我念,結果「我念」兩個字便一整天掛在心裏。
學佛的人往往容易自己迫自己表現得放得開,
而真正放得開,其實要諸般機緣巧合,
不是努力改變自己可以做到的,這樣的人其實很少。
倒不如承認自己普通人一個,
有慾望,有苦惱,有偏執,有不滿。
這是人生本來應有的,何必去除?
人根本就是如此不完美,避也避不了,也不用避。

Comments for this entry:

杯弓蛇影
c | Posted on 14 Nov 2005 at 2:32 PM
你說得對,「力求去除我念」反被「我念」所縛.「去除我念」並不能「力求」. 佛家「去除我念」的想法並沒有脫離煩惱以求清淨的意思.依我所理解,佛家認為煩惱(包括“我念”等)是由對實相錯誤的理解所產生.情況像杯弓蛇影的比喻:蛇是本來沒有的東西,所以談不上“去除”.(「力求去除蛇」變相將虛妄的蛇當作實有,也是錯誤的見解).但弓投射出來的蛇影,以至引發恐慌等一連串心理反應這個現像是真的,只不過不實.佛家的對治方法是,讓人明白現像界以至人如何接收訊息等機制的運作模式,來告訴你蛇影是什麼一回事.

Fw:三十歲以前不要去在乎的29件事

1.放棄

把握的反面就是放棄,選擇了一個機會,就等於放棄了其他所有的可能。當新的機會擺在面前的時候,敢於放棄已經獲得的一切,這不是功虧一簣,這不是半途而廢,這是為了謀求更大的發展空間;或者什麼都不為,只因為喜歡這樣做,因為,年輕就是最大的機會。人,只有在三十歲之前才會有這個膽量,有這個資本,有這個資格。

2.失戀

不是不在乎,是在乎不起。三十歲前最怕失去的不是已經擁有的東西,而是夢想。愛情如果只是一個過程,那麼正是這個年齡應當經歷的,如果要承擔結果,三十歲以後,可能會更有能力,更有資格。其實,三十歲之前我們要做的事情很多,稍縱即逝,過久地沉溺在已經乾涸的愛河的河床中,與這個年齡的生命節奏不合。

3.離婚

不是不在乎,是一切還來得及。一位三十八歲的女友與老公結婚十五年,冷戰十三年,終於分手。她說:「如果說後來不願意離婚是為了孩子,那他第一次提出離婚我沒有同意,現在想來真不知道為什麼。如果那個時候早分手,我的生活絕不會是今天 這個樣子。現在再重新開始,總覺得一切都晚了。」

4.漂泊

漂泊不是一種不幸,而是一種資格。趁著沒有家室拖累,趁著身體健康,此時不飄 何時飄?當然,漂泊的不一定是身體,也許只是幻想和夢境。新世紀的時尚領袖是飄一代,渴望漂泊的人惟一不飄的是那顆心。

5.失業

三十歲以前就嘗到失業的滋味當然是一件不幸的事,但不一定是壞事。三十歲之前 就 過早地固定在一個職業上終此一生也許才是最大的不幸。失業也許讓你想起埋藏很久而塵封的夢想,也許會喚醒連你自己都從未知道的潛能。也許你本來就沒什麼夢想,這時候也會逼著你去做夢。

6.時尚

不要追趕時尚。按說青年人應該是最時尚的,但是獨立思考和個性生活更重要。在這個物質社會,其實對時尚的追求早已經成為對金錢的追求。今天,時尚是物欲和世俗的同義語。

7.格調

這是小資的東西,「小資」這個詞在今天又二度流行,追求格調就是他們的專利。小資們說,有格調要滿足四大要件:智慧、素養、自信和金錢。格調就是把「高尚」理解成穿著、氣質、愛好的品味和室內裝潢。也就是大老粗只會表現談吐的庸俗,「小資」們已經有能力庸俗他們的心靈了。主流觀念倒不是非要另類,另類已經成為年輕人觀念的主流了,在今天,老土倒顯得另類。關鍵是當今社會是一個創造觀念的時代,而不是一個固守陳舊觀念的時代。

8.評價

我們最不應該做出的犧牲就是因為別人的評價而改變自我,因為那些對你指手畫腳 的人自己也不知道他們遵從的規則是什麼。千萬不要只遵從規矩做事,規矩還在創造之中,要根據自己的判斷做每一件事,雖然這樣會麻煩一點。

9.幼稚

不要怕人說我們幼稚,這正說明你還年輕,還充滿活力。「成熟」是個嚇人的詞兒,也是個害人的詞兒。成熟和幼稚是對一個人最大而無當、最不負責任、最沒用的概括。那些庸人,絕不會有人說他們? 捂X。不信,到哪天你被生活壓得老氣橫秋,暮氣沉沉的時候,人們一定會說你成熟了,你就會知道「成熟」是個什麼東西。

10.不適應

在一首搖滾?有這麼一句:「這個城市改變了我,這個城市不需要我。」不要盲目地適應你生存的環境,因為很可能這環境自身已經不適應這個社會的發展了。

11.失敗

我的老師曾經跟我說,一個人起碼要在感情上失戀一次,在事業上失敗一次,在選 擇上失誤一次,才能長大。不要說失敗是成功之母那樣的老話,失敗來得越早越好,要是三十歲,四十歲之後再經歷失敗,有些事,很可能就來不及了。

12.錯誤

這是年輕人的專利。

13.淺薄

如果每看一次《泰坦尼克號》就流一次眼淚,每看一次《大話西遊》就笑得直不起 腰,就會有人笑你淺薄。其實那只能說明你的神經依舊非常敏銳,對哪怕非常微弱的刺激都會迅速做出適應的反應;等你的感覺遲鈍了,人們就會說你深沉了。

14.明星

不是不必在乎,是不能在乎。明星在商品社會是一種消費品,花了錢,聽了歌,看了電影,明星們的表現再好,不過是物超所值而己,也不值得崇拜呀?就像你在地攤上花五十塊錢買的裙子,別人都猜是八百塊錢買的,物超所值了吧?你就崇拜上這身裙子了?

15.代價

不是不計代價,而是要明白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價。對我們這個年齡的人來說,絕不是一句廢話。否則,要到三十歲的時候才會明白自己曾經付出了多少代價,卻不明白為什麼付出,更不明白自己得到了多少,得到什麼。

16.孤獨

這是為自由付出的代價。

17.失意

包括感情上的,事業上的,也許僅僅是今天花了冤枉錢沒買到可心的東西,朋友家高朋滿座自己卻插不上一句話。過分在乎失意的感受不是拿命運的捉弄來捉弄自己,就是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

18.缺陷

也許你個子矮,也許你長得不好看,也許你的嗓音像唐老鴨……那麼你的優勢就是你不會被自己表面的淺薄的亮點所耽擱,少花一些時間,少走一些彎,直接發現你內在的優勢,直接挖掘自己深層的潛能。

19.誤會

如果出於惡意,那麼解釋也沒有用;如果出於善意,就不需要解釋。專門說到「誤 會」倒不是因為一個人在三十歲之前被人誤會的時候更多,而是這個年齡的人想不開 的時候更多。

20.謠言

這是一種傳染病,沈默是最好的疫苗。除非你能找出傳染源,否則解釋恰恰會成為病 毒傳播最理想的條件。

21.瘋狂

這是年輕人最好的心理調適,只能說明你精力旺盛,身心健康。說你「瘋狂」是某些生活壓抑、心力交瘁的中老年人惡意的評價,他們就像一部年久修的機器,最需要調適,但只能微調,一次大修就會讓他們完全報廢。

22.穩定

三十歲之前就在乎穩定的生活,那只有兩種可能,要麼就是中了彩票,要麼就是未老先衰。

23.壓力

中年人能夠承受多大壓力檢驗的是他的韌性;年輕人能承受多大壓力,煥發的是他 的潛能。

24.出國

也許是個機會,也許是個陷阱。除非從考大學的那一刻你就抱著這個目標,否則,對 待出國的態度應該像對待愛情一樣,努力爭取,成敗隨緣。

25.薪水

只是給人打工,薪水再高也高不到哪兒去。所以在三十歲之前,機會遠比金錢重要,事業遠比金錢重要,將來遠比金錢重要。對大多數人來說,三十歲之前幹事業的首要目標絕不是掙錢,而是掙未來。

26.存款

這倒不一定是因為我們錢少,年輕人現在誰都知道錢是有生命的。機會這麼多,條件這麼好,可以拿錢去按揭,做今天的事,花明天的錢;也可以拿錢去投資,拿錢去「充電」。錢只有在它流通的過程中才是錢,否則只是一疊世界上質量最好的廢紙。

27.房子

除非你買房子是為了升值,要麼就是你結婚了。我有個同學,家在外地,大學畢業之後,單位沒有宿舍,家裡就給他買了一套房子。他曾經有過去北京工作的機會,但是他覺得剛買了房子就離開這座城市說不過去,就放棄了。到現在他工作穩定,但一事無成。唯一的成就就是結婚了,並且有了孩子,因為他覺得不該讓這房子永遠空著,所以房子變成了家。房子是都市生活的寓言,這個寓言不應該過早的和我們相關。

28.年齡

女孩子一過二十五就開始隱瞞自己的年齡,其實大可不必。現在青年期都延遲到四 十五歲了,二十五又算得了什麼呢?

29.在乎

這是一種拿不起、放不下的心態,它的反面不是放棄,而是天馬行空,自由自在,永遠保持革命樂觀主義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