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ek

this week…
My diary has been visited more than 900 times in the first two weeks of this month! That is an average daily 75 people visits. Last month was over 1000 too. It’s scary, isn’t it?
Anyway, I haven’t yet break W’s record of over 1000 visits a day!

Bought an iBook. I hesitated for very long for whether buying Mac mini or ibook is better. But finally I believe iBook is a better choice, that I can use it in other places easily.

The design of MacOSX is really cool! I like that F11 very much. And I like the idea that the airport wireless LAN card is invisible from its outlook. It can detect the network atuomatically, without any need of configuration! I get to know how to use the essential functions in just half an hour, that’s really user friendly. It’s awesome! Well-designed! Windows is really rubbish!

Prepare for CE lesson. I really like troubadour music very much.
I figured out I can export “csv” file in Excel, and Yahoo mail can import csv file as address book easily!
I can now type all contacts in Excel and then export it as a mailing list.
no need to add in Yahoo one by one.
But I’m wondering how can I can write to “undisclosed-recipients”…
such that the long list of names can be hidden.
I don’t know how to do that.
And last last week, I learnt to print many address labels in a sheet using Excel + Word too.
There seems to be a lot of hidden functions in Excel.

Taught music compo / arrangement class in a secondary school. Their equipments are really new and extravagant. A band room with drum-set and a recording room with total sound-proof! One computer + one MIDI keyboard for every student! Every student learn to use Cubasis. They are even more familiar with the program than me. I didn’t teach quite well. Boring and poorly organized. And not yet break the ice with students. Hope next time better.

Met with friends in Universe home in Autumn Festival. A homet library for Jazz music, so many CDs, DVDs and books! And the awesome Triton keyboard and Roland monitor speaker. I hope to have a better machine when I have time to learn… Watched a lot of DVDs: Carlifornia Dream, Bill Evans in his old age (with beard, look like 金毛獅王!), Bobby Mcferrin+Chick Corea, a guy who played electric guitar like a keyboard (only press without plucking! forget his name). Eat Pizza Hut.

Still lots of arrangement jobs in hand. I must learn to say no. Otherwise I will need to declare bankrupcy. I can’t become a “good person” in everyone’s eye. I’m still longing for a stop, to free my life from work. And I will leave HK for 4 days and return on next tuesday.

Wikiwiki (2)

Wikipedia 從一開始便把不同語文分家。
這樣的好處是程式的編寫、資料的分類容易了。
但不好處是不同國家語言的人們各自表述,缺乏溝通。
況且我們不知道會否有一日,
我們需要查詢同一個項目在不同語言的解釋,
我們不知道會否有一日不同語言的資料庫需要合併,
這種語言分家的設計也許會阻礙了日後的發展。
例如查詢「南京大屠殺」的解釋,
在中文、英文和日文版就可以看到不同的解釋。
假如能夠讓不同語言的人能夠看到彼此的看法,
才能有利於溝通啊。

中文版的 Wikipedia 的一大難處是繁簡轉碼的問題。
而且中國、台灣、香港、新加坡雖然都是寫中文,用語卻經常有分歧。
例如印字機和打印機,冰淇淋和雪糕等等。
要查一個字而得到相近字詞的答案,有一定難度。
現在 Wikipedia 花了很多功夫去使繁簡體夾雜,
但這龐大的工程能否圓滿完成,是未知之數。
另一問題是中文本身的含糊性。
中文並不像其它語文那樣精確,
每一個字都有很多歧義,
這也是編寫中文百科全書比英文困難的原因。

還有就是網民素質的問題。
似乎中國人特別喜歡在網上罵戰、人身攻擊,
以及用種種不合乎邏輯的推理去達到打擊異己的結論。
近來有一個香港人用 Wiki 平台編寫的所謂「XXXX名人大全」,
便出現了這些問題。
有些人利用 Wiki 的開放介面,
卻其實喜歡獨裁的一言堂,
他們運用 Wiki 可以隨便覆蓋他人文章的功能,
每逢見到別人相反的言論,便立即加以抹殺,
上綱上線,最厲害的莫過於廿四小時通宵守候,
每隔兩三分鐘把版面的內容重新覆蓋一次,
還稱之為「編輯戰」。
這種細路仔玩泥沙的做法,非常民粹主義,
也顯示了中國網民的素質去到那個地步。
到底讓所有人參與寫作的方法,在中國是否可行,實在難言。
就以中文的 Wikipedia 和英文的相比,
你就會發現中文版偏激的言論、語意含混、解釋不全面的情況特別多。

而另一問題就是 Wiki 一定要參與的人數眾多,
才能保持文章內容比較穩定,
而且不是任何文章都適合以 Wiki 介面編寫。
字典、百科全書等等較為中性的文章,以 Wiki 編寫很有效率。
但如果是時事評論、用家意見發表等等,
很明顯 bbs / newsgroup 會是較佳的選擇,
因為 newsgroup 至少讓每個人有機會各自各表述,
Wiki 卻是把眾多的表述磨合為一,
若果遇上重大的意見分歧,而參與討論的人數不多的時候,
很容易會出現強的一方(或更為網常上網的一方)壓倒另一方。

Wikipedia 另一問題是關於版權的問題。
假如同一篇文章經過很多人更改,
那麼著作權是誰的呢?
Wikipedia 的看法是,知識本來就是整個人類的寶庫,
根本不應該將這些知識佔為私有,而應該公開。
為了避免他人控告侵權,Wikipedia 講明寫作守則,
所有參與寫作的人不得引用有版權法保護的文字、圖片。
而在 Wikipedia 刊登的文字一概屬於公共財產 (Public Domain),
任何人都可以在自己的文章裏面免費轉載 Wikipedia 的內容,
條件是你的文章也必須是免費和公開讓人轉載。
這是 Wikipedia 最重要的理念,
它突破了知識產權的盲點。
知識產權雖然保障了著作者的金錢地位的利益,
但也某程度上阻礙了知識的傳播。
在版權法下,任何抄襲都會被視為侵權,
殊不知抄襲可能是令知識有效傳播的途徑之一。
大學論文一向標榜有根有據,
任何引用轉載都必須注明出處,作者、書名、頁數以及出版社都要詳細列出。
抄襲是學術界人人不恥的犯天條的大罪。
然而抄襲是否真的那樣罪惡,本人覺得是有疑問的。
注明出處可以方便追溯源流,以便讀者參考比較。
但有些時候,編寫註腳、參考書目,卻其實阻礙了言論的發表!
事事要問出處,一定要有權威理論、經典著作支持,
成為了大學論文的濫觴。
其實有些訊息,三言兩語就可以解釋了,
但是為了應付學術權威的要求,不得不引經據典,把文章弄得極其冗長。
經常有些同學有念頭想做某項研究,
他們的想法和發現可能很精采,
卻可能因為討論的對象比較新,
無法找到權威理論支持,
而結果很難以學術論文的形式發表。
又或者因為怕誤中版權法的地雷,
於是自我審查,劃地自限,只好少寫少錯,
這是過份強調知識產權的惡果。

由於 Wikipedia 隨意讓人更改和抄襲,
與學術文章標榜知識產權相比,
可以說是格格不入,
Wikipedia 也只好在首頁裏面強調,
不要在學術文章裏面引用 Wikipedia 的內容。
一方面尊重別人能夠尊重知識產權,
另一方面也表現出版權法以外的可能性。
假如說知識產權是把知識私有化的話,
則 Wikipedia 標榜的是知識公有,
甚至可以說是接近共產主義的理念。
雖然為 Wikipedia 編寫是沒有酬勞的,
但「人人都可以編寫」的概念,
為撰寫作者帶來滿足感,
為它吸引了無數的人不求利、不求名地為它努力。

既然一篇文章有無數個作者,作者是誰已經不再重要。
其實中國歷史上很多著作,作者是誰都是無從稽考的。
中國的傳統音樂也是這樣。
西方之所以標榜作者的重要性,
是從資本主義、個人主義抬頭開始的。
大多數中世紀的音樂都無法追尋誰是作者。
同一首樂曲可以不斷地被不同人更改。
每一次演奏的版本都可以不同。
而不同的樂曲可能其實是從同一首曲衍生出來的。
貝多芬或以後的作曲家被視為偉人,
是因為那個時代越來越標榜個人的英雄主義和每一首樂曲的獨立性。
每一首樂曲是一個獨立的單位,和其它樂曲是分開的。
然而這是否真的那樣理所當然呢?
到了現在,作者是誰慢慢又開始變得不再重要。
任何人都可以成為網絡作家,
任何人都有發言權,即是說你和我都是差不多,
這個所謂後現代的年代,是沒有精英沒有英雄的年代,
所有個體的身份已經慢慢被淹沒。
在網絡上到處流傳的文章,它的作者和出處可能是無從稽考的,
中間經過幾多重修改也是無從知道。
然而它們卻被廣泛傳播,影響的深遠是無從估計的。
人們一直以為文章是以作者為中心的。
然而這種看法正在被 Wiki 的廣泛應用而改變。

Wikiwiki (1)

近來沉迷了看 wikipedia.org ,
一邊看一邊對 Wiki 這事物感到很困惑。
其實 Wiki 已經不算是新事物了,
只是人們對這個字的認識還比較陌生,
及不上 Blog 那樣熱。
對於它的背後的操作模式和理念,
也是近來才略懂一二。

據聞 Wiki 這個字是夏威夷語,是快點快點的意思。
而電腦上的 Wiki 介面是 Ward Cunningham 於 1995 年首先設計出來的。
它和 Blog, Newsgroup, BBS 相似的地方是它令到在網上發表文章更快捷簡易,
而它最不同的地方是任何人都可以參於寫作或修改同一篇文章。

http://en.wikipedia.org/
http://zh.wikipedia.org/
Wikipedia 就採用了 Wiki 的介面去設計一個開放的 encyclopedia 的平台。
它是一個開放的平台。
你只要上 Wikipedia 就會知道了,
任何人都可以參與改寫入任何一個字的條目。
而設計一個這樣的開放平台真是絕不簡單,
看看他們的 FAQ 就會知道要搞一個開放的百科全書是多麼的複雜,
裏面牽涉到很多電腦技術上、版權法律、內容的中肯性等等的問題。

我看到他們的介紹後,
第一個疑惑是任何人都可以一起編輯,
怎樣確保內容是可靠的呢?
你怎樣確保沒有人惡意破壞、人身攻擊、
以及利用網站作廣告宣傳?
他們的理念是,只要保持編輯文章的開放性,
透過互聯網上有足夠多的人瀏覽的優點,
就能夠保證內容的錯誤減至最低。
假如有人故意刪除某些內容,
任何人也可以透過翻查舊版本,
再用舊版本蓋過新的版本。
引自其網頁:”Given enough eyeballs, all errors are shallow.”
每個參與編輯的人就等於投了一票,
贊成或反對對該事情或人物的某種解釋和評價。

然而最多人同意的見解是否等於客觀的事實?
Wikipedia 的觀點似乎是說世界上根本沒有客觀的事實,只有觀點和角度。
所以它從一開始便沒有要求作者提出客觀(objective)的結論。
而只是提出一個中肯性(neutral point of view)的原則。
即是說,作者如果提出某種評價,
他要同時提出其它的角度,讓讀者自行分析是對是錯。

我們之所以相信一般的百科全書所提供的是客觀的事實,
其實是我們相信著作者是專家、是權威,
於是以為可以不經過思考,
便把百科全書的內容視為真理。
現在 Wikipedia 的出現挑戰了著作者的權威,
現在編輯工作不再是由上而下的過程,
而是由下而上,將著作的權力開放,
讓所有人都變成可能的著作者。
不再迷信專家的權威,
而轉而認為最多人達成共識的結論便是最可信的結論。

但是,即使如此,我們也會發現,
一些貼近時事的條目,會引來很多爭議,
而難以界定「中肯」的定義是怎樣。
只要在中文版的 wikipedia 裏面搜尋李鵬、六四事件,
你就會發現文章內容幾乎一面倒的給予負面評價。
Wikipedia 的做法唯有是在文章加上「本文的中肯性成疑」的標籤。
因為網民多數是有一定知識水平的年青人,
在這網絡世界裏面,他們的終於有機會顛覆官方的評價。
網絡的出現令到群眾終於有機會突破官方的一面之詞。
但引發出另一個問題,最多人認為是對的,
是否代表就是對的呢?
中國自古有句諺語是「三人成虎」,
當很多人都說街上有老虎的時候,
我們也會相信街上有老虎。
以最多人的意見為意見,有其危險的地方,
小眾的聲音會因為得不到大多數人的支持,
很容易被大眾的聲音淹沒。
但這樣不代表小眾的聲音是謬誤的。
假如大眾都相信太陽圍繞地球轉,
而只有一個人提出是地球圍繞太陽轉的話,
很有可能正確的答案會被蓋過。
我們唯有相信隨著時代的進步,
人們的觀點也會逐漸改變。

一般的百科全書的內容是比較固定的,
我們長久以來以為這些內容是恆久不變的真理,
但其實一般百科全書,每隔幾年也會出現一個新版本。
Wikipedia 和一般百科全書不同的只是它更新的次數更頻繁,
幾乎每一秒都有人在最新內容,
Wikipedia 從來都沒有一個最終的版本,
讀者現在看到的文章,可能一秒以後便不同了。
這樣的好處是,資訊的流通訊速,
內容可以緊貼時事。
壞處卻是一切都像泡沫一樣,快速的轉變,
假如我們引用 Wikipedia 的內容,
我們不敢肯定以後能否追溯到原本的文章。
雖然說有舊版本可以追尋,
但是任何人上 Wikipedia 的網頁通常只會瀏覽最新版本,
只有在有疑問的時候,才會瀏覽舊的版本。
這就是現今網絡科技對社會帶來的轉變,
一切都很快出現,過去的東西很快便消失於大氣之中,
是好是壞在所難言。

著作權公開的另一好處是增進了一般人參與寫作的意慾,
令到資料庫的內容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地增長。
在短短幾年間從零開始,變成現在有七十萬項條目。
但是內容以驚人的速度增長,
需要龐大的資料庫和足夠的網絡流量去支持,
加上要將保留舊的版本,並將所有內容備份,
以後資料庫的伺服器的設備能否追上內容的增長速度,實在難言。
現在是資訊爆棚的時代,
經過越來越多人編輯,
文章很大可能會變得越來越長。
百科全書的內容越來越多和複雜,
終有一日會變成大而無用,
一般人最想得到的可能只是一個簡單方便的答案,
而這正是短小的「都市日報」可以戰勝厚疊疊的收費報紙的原理。
到頭來百科全書的「大」會否成為自己的障礙,我們留待時間驗證。

澳門雜記

上上星期去了澳門。
刻意不去看甚麼國際保護文物遺產。
這是我第一次遊走的大部份時候放棄了地圖。
以前旅行太過習慣「目標為本」,
類似玩 checkpoint 似的。
看旅遊書、找尋景點目的地、找尋巴士路線、
到達目的地、參觀完、走。
為了在名勝古跡拍下幾張照,
和在博物館仔細看每一件文物,
整個旅行就好像學習過程似的,
有時找不到目的地便誓不罷休,
拿著地圖去找到地點就是有一份成功感。

去澳門卻是為了輕鬆渡假。
走的是橫街窄巷,
總之是繞著大三巴過門而不入。
一肚餓看見街邊有得吃便吃,
絕不去找尋旅遊書介紹的甚麼名店。
一切隨心隨意,走到那條街自己也不記得,

橫街窄巷比大街更有趣。
那種舊區的街坊鄰里的感覺,
是香港逐漸失去了的。
在香港,只有上環、土瓜灣、深水埗等等舊區還是那般模樣。
經過澳門的小店鋪,
依然有腳踏的衣車,手搓的麵,補鞋的工匠。
一些半山的小路,
很多古舊的小屋,中式西式的都有
有時像中世紀的西方古城,
有時像上海的里弄,
電單車奔馳的聲音卻讓人聯想起台灣。

地產商是越來越多了,
美聯、中原一大堆。
越近大三巴,越多鋪子正在裝修,
恐怕遲早也變成大公司連鎖店,專做遊客生意。
氹仔多了很多新建的高樓,
活像香港的大型屋鄒,
氹仔和路環之間的海不見了,
填了海,一大塊空地等著起樓。
澳門可愛的特色正在消失,真是無奈。

去了一個雨年前去過的一間水餃鋪,吃了一碗兩年前吃過的北京水餃,
看看兩年前上演月影寒松的舊翡翠戲院,
現在叫作文娛中心。
那是好像迷你版的新光戲院,
所幸沒有荒廢,看門口的海報,
近期還有些粵曲的活動。

兩年前到訪過氹仔的越南難民營,
參與希臘悲劇 Antigone 演出,
自此似乎和希臘悲劇有不解之緣,
Oedipus, Elektra…
就連研究 Messiaen 的音樂,
必須研究他的Greek Rhythm,
後來重揭 Antigone 的英文版劇本,
發現每一段都有節奏的指示,
例如 glyconique, anapests, trochaic…
才知道兩者之相關。
這次沒有重訪越南難民營,留待他日吧。

白鴿巢附近有一間教堂,
門口依然是那個婆婆,熱情的叫遊人進去看。
有一個雕像身上插著數支箭,
兩年前君曾經問婆婆,
婆婆也答不出那雕像出自聖經甚麼傳說典故。
今次臨走時把一大堆毫子倒進奉獻箱裏,
算是為寶剎添一點香油。

看澳門樂團的演出,
舒曼的第一交響曲演釋得非常精細,
很多內聲部的細緻部份非常清楚,
指揮邵恩的處理很不俗。
音樂廳的音效真是很好,比很多香港的場地都要好。
惜澳門樂團的人數很少,比小交還要少。
演奏布拉姆斯鋼琴第一協奏曲明顯地唔夠聲,
尤其是cello and bass part。
整個 orch 竟然還不夠 piano 大聲。

這是澳門樂團今個樂季的首場,
只見林樂培、葉惠康都在觀眾席上。
查看場刊,竟發現原來一位友人是特邀樂手,
才發現他原來在小提琴當中。
惜無法電話聯絡上,未能會面。

酒店住的是望廈賓館,
很有葡國特色,非常漂亮而且非常便宜,極力推薦!
賓館在望廈山上,很幽靜,
這是澳門旅遊學院的附屬學習酒店,
服務的人員都是學生,
有點初次工作的靦腆,
極有禮貌,服務週到。
賓館內葡式的瓷磚、樓梯,中式的木雕,
還有開得燦爛的睡蓮,好不漂亮,
浴室的花曬還有按摩工效,
和其他平價酒店差不多價錢,
真是意想不到的好。
可惜沒有一嘗他們的餐廳,
據留言冊上旅客的評價,
據聞飲食也是非常一流的。

又在路環到處走走逛逛,
好像長洲一樣的離島,
在士多開了一瓶維他奶,
那也是很久沒有試過的事了。
去了那些迷你可愛的圖書館,
那些我兩年前經常呆坐的地方。
我喜歡澳門甚於香港。

A new beginning

Things done in this week:
1. Arranged friends and parents to watch DGS musical
2. Bought a lot of things as presents for myself:
– Yamaha DGX-300, which is the same model as the synthesizer I’ve used in 榕樹下!
– a pair of Fostex monitor speaker
– Roland SR-JV Asia board, which contains much more realistic chinese instrument sounds
3. Booked ship and hotel for my two days off to Macau
4. Watched the film “Swing Girls”, a really funny film about jazz band!
5. Still read a lot in wikipedia.org, and also inmediahk.net

Works burden need to finish in this week:
1. some meaningless arrangement for a music textbook publisher, just for money
2. background music for Mr. HK’s video.
3. the final editing of Yellow River for publishing >_< And lots of job coming! How come my life is so busy?! 1. Teachiong centralized scheme CE music in east kowloon district. That's really a low-pay and heavy workload job. But I hope it is meaningful job 2. Teaching an extracurricular lesson about computer music composition in a secondary school. 3. Arrange for two musical, a primary school and a secondary school 4. Arrange music for a dance project. 5. Coming new music concert organized by Woody and friends. 6. Musicarama - my composition for master portfolio "Milkyway" will be performed by HKPO and conducted by 邵恩, perhaps need to revise the orchestration 7. Write chinese orchestral work for 竹韻小集 My wish list: 1. Apply for school, I don't want to work so much, wasting my time, I want to further my study... 2. Improve my english and putonghua 3. Hope to write a large orchestral piece, or a chamber opera(?). If only I have time. 4. I promised to write homepage for someone, but I have delayed it for two years already! 5. Update the stuffs in my homepage... 6. Make some research and write a homepage about musical in HK, perhaps using Wiki ? 7. Practise jazz piano, and er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