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星期

完全躲在舞台以外。不看排練,不開會,只是對著電腦工作,編曲 and 編曲。
只知道導演近來忽發奇想,認為主角該死,所以現在主角可能會在劇終時死去了。
由他去吧,誰叫他是導演呢?

教編曲。我對爵士樂的和聲認知依然有限,盡力吹水而已。
在百度網站找到很多 Autumn Leave, Fly me to the moon, Girl from Ipanema 的不同版本的 MP3。
每個人的演譯都很不同,真的有趣。

彈一些台灣買回來的樂譜。
彈 Mozart, Requiem 的 Vocal Score,
真的想不到。為甚麼 Mozart 其它所有曲都是如此簡潔, 但 Requeiem 的對位卻是如此複雜,
複雜程度直追 Bach。真是精采,是 Mozart 作品之中的一個異數。
江文也的三首舞曲,很精簡,但也是非常清新獨特,到底是甚麼元素令他的音樂感覺上和其它中國作曲家完全不同呢?
Kabalevsky 的Easy Pieces for Piano (Children Adventure)真是很有趣。這可真是一本好教材,好聽的曲,獨特,而又能鍛練學生的技巧。
要知道有好多作曲家的 Album for the young 簡直不是給小朋友彈的。 例如 Bartok 的 Mikrokosmos, 可能對於很多學生來說, 都會覺得艱澀難懂,我想沒有一定現代音樂的基礎,真的難以欣賞。 Mikrokosmos 反而當成作曲或者理論的教材更適合一點。

台灣打大風。真幸運不是上個星期,假如是上個星期,馬勒八恐怕要告吹了。

上星期天,酷熱的一天,和MS 行東龍洲。風光如畫, 一片草原,在香港實在少見。爬過岸邊岩石,看潮水漲退。前後在士多喝了一支五花茶、一支酸梅湯、一支青島啤、兩支清水,依然幾乎中暑。乘街渡回西灣河,電 影資料館在展覽「魅力之男」,胡楓、謝賢、呂奇、石堅都榜上有名。想起在飛機上看的李小龍訪問。李小龍真有他的一套思想,對答如流,思路清晰,真是個了不 起的演員。Not a superstar, but super-actor!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