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son + Cubase

昨天用了一整天研究 Cubase 和 Reason 怎樣結合來用。
Reason 真是一個超強的軟件,它基本上已經包含了 Mixer, Effector (Reverb / Chorus/ Dely),
Synthesizer, Sampler, 以至 Rhythm / Loop Machine。
它的外貌就和一個 studio 的 rack 一模一樣了。

你按一下 鍵它就讓你看到機器背後的樣子,一大堆線,就像 electronic lab 裏面一樣。 @_@

不過只要預先設定好,麻煩一次,駁好所有樂器之後,以後就很方便了。
最厲害的是作為一個軟件,它竟然可以擁有像 Roland XV-3080 一樣像真的樂器聲!
而且透過 ASIO driver 和 ReWire 技術,你可以在其它 sequencer 例如 Cakewalk, Cubase SX, ProTools 等等運用它的樂器聲! (Finale 不可以,因為它太差了。-_-)

於是我的做法是把 Finale 的音樂 save as MIDI,
然後在 Cubase 裏面 edit 。
我發現 Cubase 比 Cakewalk 好用很多! 功能強大又簡單易上手。
Cakewalk 雖然也功能強大,但非常繁複,
Cakewalk vs Cubase 就像 Finale vs Sibelius 一樣。

用 Reason 的軟件模擬樂器聲
和用 Roland XV-3080 硬件模擬樂器聲的分別,
事實證明, Reason 一點也不弱!

後記
15 Feb 2006
這篇文章是 2005 年寫的。經過一年摸索之後,
又發現了很多新的程式,如 Kontakt 和 Gigastudio,
比起 Reason 又好得多。

這個星期

完全躲在舞台以外。不看排練,不開會,只是對著電腦工作,編曲 and 編曲。
只知道導演近來忽發奇想,認為主角該死,所以現在主角可能會在劇終時死去了。
由他去吧,誰叫他是導演呢?

教編曲。我對爵士樂的和聲認知依然有限,盡力吹水而已。
在百度網站找到很多 Autumn Leave, Fly me to the moon, Girl from Ipanema 的不同版本的 MP3。
每個人的演譯都很不同,真的有趣。

彈一些台灣買回來的樂譜。
彈 Mozart, Requiem 的 Vocal Score,
真的想不到。為甚麼 Mozart 其它所有曲都是如此簡潔, 但 Requeiem 的對位卻是如此複雜,
複雜程度直追 Bach。真是精采,是 Mozart 作品之中的一個異數。
江文也的三首舞曲,很精簡,但也是非常清新獨特,到底是甚麼元素令他的音樂感覺上和其它中國作曲家完全不同呢?
Kabalevsky 的Easy Pieces for Piano (Children Adventure)真是很有趣。這可真是一本好教材,好聽的曲,獨特,而又能鍛練學生的技巧。
要知道有好多作曲家的 Album for the young 簡直不是給小朋友彈的。 例如 Bartok 的 Mikrokosmos, 可能對於很多學生來說, 都會覺得艱澀難懂,我想沒有一定現代音樂的基礎,真的難以欣賞。 Mikrokosmos 反而當成作曲或者理論的教材更適合一點。

台灣打大風。真幸運不是上個星期,假如是上個星期,馬勒八恐怕要告吹了。

上星期天,酷熱的一天,和MS 行東龍洲。風光如畫, 一片草原,在香港實在少見。爬過岸邊岩石,看潮水漲退。前後在士多喝了一支五花茶、一支酸梅湯、一支青島啤、兩支清水,依然幾乎中暑。乘街渡回西灣河,電 影資料館在展覽「魅力之男」,胡楓、謝賢、呂奇、石堅都榜上有名。想起在飛機上看的李小龍訪問。李小龍真有他的一套思想,對答如流,思路清晰,真是個了不 起的演員。Not a superstar, but super-actor!

台灣雜記

去台北後的一些感想:

一.衣

台北人的衣著和香港人的差別不是很大,
至少不及像深圳相差那樣遠。
大陸的人總是故意地趕時髦,卻有一種俗艷的味道。
台灣和香港都是差不多,大多數人只是隨隨便便便。
雖然也察覺到有點不同,但不容易說出不同在那裏。
也許中學生的校服很不同吧,
有間中學的女生穿綠色的衫,黑色的裙,
覺得奇奇怪怪的。

二.食

台灣的食,真係冇得彈。
試過了饒河街的雞排、魯肉飯、腸粉,
士林的鐵板燒,永康街的日本豆腐、串燒雞,
西門町的阿宗麵線,台大附近的韓國燒烤,
當然還少不了各種台式飲料。
總之每一日,就是不停的吃。
士林的鐵板燒最難忘。
在你面前鋪一張錫紙,
即時把餸菜燒得又香又火熱,立即便吃,
這才是鐵板燒啊!
香港的那裏算得上是鐵板燒?

朋友都說這裏吃得便宜。
其實也不一定。
相比大陸來說,還是大陸平一點。
北京的涼拌粉皮、餃子,上海的炒年糕、生煎包、小籠包,
都是三至五元就有一大盤,也很好吃,
只是怕大陸多假貨,街邊擺賣的怕吃了出事,
不敢多吃,沒有在台灣放心。

三.住

天成飯店位處火車站和捷運站的交叉點,真是方便得沒得說。
地方乾淨,浴室乾淨,冷氣夠風,還有免費茶水,
那還有甚麼可以投訴呢?

台北市真是很大,一個平原,好像無邊無際似的,
一直漫延到旁邊的淡水、基隆。
區域之間幾乎沒有明顯的分隔。
到處都是平房。
只有那一零一大廈像一支柱擎天屹立。
(真的不怕地震嗎?)
相比起來,香港所有地方都是高樓,很少看到天空。

四.行

有時也不太覺得自己離開了香港,
可能因為到處都是繁體字。
到處都是熟悉的鋪子,有時像銅鑼灣、有時像旺角。
捷運、火車是方便極了,和香港不相仲。
就只紅巴有點不同,下車才給錢。
的士比香港也便宜一點。

台灣的捷運淡水好似長洲

我們每一天都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身,
遊一兩個景點就吃飯,
從沒有試過旅行這樣 hea 。
以前去北京、去美國,我總是馬不停蹄,
生怕浪費了時間,錯失了景點。
這一次卻全無事先計劃,完全是渡假而不是參觀。
想來也是對的,全世界的景觀多得你一生也看不完,
又何必貪婪的要看過一切?
即使到過,匆匆看幾眼,拍下幾張明信片一樣的照片,又如何?
何不悠悠閒閒,享受人生,慢慢感受一下不同地方的感覺呢?
有時隨意行走,會不經意地發現一些路旁的小趣事。
故意要找到目標,反而會忽略了沿途的美景。

五.音樂會

剛踏出中正紀念堂捷運閘口,
就看見這幅圍了半個圓形的巨型音樂會宣傳海報!
這就是我們前來朝聖的馬勒第八交響曲「千人歡頌」音樂會。
站在這圓形的中心,
我們的心靈都被震動了。
在香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巨大的音樂會海報。
由此就可以知到音樂會在台灣是受到重視。
一場精采的音樂會,在台北可以是轟動全城的大事,
假如在香港演出,可能會不見宣傳,不見傳媒報導,
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國家交響樂團 National Symphony Orchestra (NSO)的節目
每年都有一個重心主題,
而今年全年的主題就是「發現馬勒,發現自己」,
把全部馬勒的交響曲玩個夠本。
最用心思的是他們為此出版一本「發現馬勒」的書,
不單介紹每一首曲的演出,還具有不少有學術價值的文章,
是一本每個聽眾都值得留為紀念的好書。
單這一本書就讓人感受到他們的努力和誠意。
不像香港,很多時場刊只有數頁,
棄之毫不可惜。

演出了,台上將近三百人的合唱團加上超過一百人的樂團,
氣勢如虹。以為去到最強的力度時,怎知高處未算高,
還依然可以上到更澎湃的層次。完全可以分出 ff 和 fff 的分別。
整個演出處理得很細膩。文盲兄第一個忍不住站起身來高叫 Bravo,
我們為他鼓掌!也為指揮簡文彬和 NSO精采的演出致敬。
簡文彬實在是一個天才!不過三十多歲,但有野心、有魄力,也有很強的音樂感。
後來友人更傳來不少關於簡文彬的野史,
卻原來簡文彬中學時已經能夠指揮,並能清楚聽出那一位樂隊成員走音。

「還記得在漢堡歌劇院上場指揮前的五分鐘,
團員看到我還在餐廳吃飯,簡直都要瘋了,
直問我是不是佛教徒,可以這樣鎮定。」
在表演前,簡文彬一貫保持著平常心,
因為他認為該排練的都結束了,再來就靠樂團的臨場表現,
以及樂團、指揮彼此剎那間所發現的幽默靈感。

簡文彬遲些還會在 Falstaff 的演出之中兼任喜劇演員!
真是又指得又玩得。

See:
http://paol.ntch.edu.tw/e-mag-content.asp?show=1&id=1420901
http://magazine.sina.com.hk/marieclaire/contents/200506/200506-006_1.html

香港管弦樂團的樂師水平理應不遜於台灣,
但總是缺乏了一點誠意。
艾度.迪華特應該算得上世界知名的指揮家,
在他指揮下,樂團的質數已大大提昇,
但上一次香港管弦樂團演出馬勒第五交響曲,
整體來說雖然玩得很好,但卻不感動,
可能太過緊張吧。
何時香港才有機會演出全部馬勒呢?

音樂廳的外圍並不太好看,
感覺好像新光大酒樓似的。
演奏西方音樂為主的音樂廳,
為何要故意建成一幢中國式的模樣呢?
但音樂廳裏面的音質很不錯,
管風琴也夠雄渾。
只是覺得音樂廳四面反彈的回音多了些,
音色較為矇矓。

六.國家

台灣很多機構都用國家、國立為名,
但到底是甚麼國家,卻含糊其詞,
例如國家交響樂團,到底是那個國家呢?
如果叫中國交響樂團,是否怕人以為承認一個中國?
國立台灣大學,卻不叫台灣國立大學,怕被人以為台獨?
由此也可見他們身份認同的矛盾心情。
就像香港未回歸前一樣,
努力想確立自己的獨特地方,
懼怕自己的身份會被淹沒。

台北的國立博物館,二二八紀念館,
說的都主要是台灣近代史。
從二二八紀念館所見,
台灣人最初原來反而懷念日本殖民地時代,
科技發展迅速,一切規序井井有條。
大戰之時,反而有台灣人被徵召當日本僱佣兵,
電影南京1937 裏面,有個日軍士兵就是台灣人,
卻被迫要殺同胞。
國民黨退入台灣,以為光復了,
但國民黨先來個二二八大屠殺,
整件事就像六四一樣,
可見國民黨不見得比共產黨好。
不過後來民進黨上台了,於是二二八得到平反。
六四事件要平反,
可能要等李鵬、江澤民都過身以後再算吧。
*******

另外,在音樂廳的禮品部買了個紙模型,
要自己砌的,很久沒有砌東西了,很好玩:

這次台灣渡假很舒服,
就只天氣太熱,
有機會冬天再來遊坃。

more photos:
http://www.mousehk.net/leonchu/picture/200507taipei/200507taipei.htm
http://community.webshots.com/album/394082672WTlEYV
http://community.webshots.com/album/393314796wwtYiv
http://ganymede.denniswu.org/browse.php?a=21
Posted on 16 Jul 2005 at 5:32 PM
Comments for this entry:
Post your public comment here
Private messages disabled

Untitled
licheong | Posted on 20 Jul 2005 at 10:30 PM
哲兄,果然對當地女生的化妝好有心得喎。 ^^

台灣行程

9/7

通頂至五點。upload file 上 ftp, 卻原來漏了一個file。
5:30a.m. 坐 788 至金鐘, 步行15分鐘至香港站,機鐵至機場。
6:45a.m. 和Mouse,Alfred,朱集合,遇見蕭生。
11a.m. 中正機場,巴士至台北車站,酒店。
下午 西門町,站著吃麵線,紅樓劇場,CD鋪
晚上 鐃河街夜市,雞排、魯肉、鐵板燒,忠孝敦化誠品,度水月。
回程。

10/7

上午 和 Alfred 遊音樂廳, 國立圖書館,228 紀念館,國立博物館。
下午 和 Mouse 遊故宫博物館。士林夜市鐵板燒。
晚上 嘗試買 Chicago 票不果。和 Alfred 集合,回酒店,至永康街,日本串燒、豆腐。咖啡室飲野。
凌晨 吹水至 5a.m. 朱生醉了回來

11/7

下午 12p.m. 才起床,吃韓式鐵板燒。逛國立台灣大學。中正紀念堂。
晚上 和劉生一起在永康街吃台南麵、中藥排骨湯。看 M8,非常精采。遇 Jason, Ada, Woody, Jacqueline。至正中大。 士林夜市,再吃鐵板燒。回酒店,眾人打牌,我不支先睡。

12/7

早上 11a.m. 起床,獨自逛了附近的地下街。
下午 12p.m. check out,往淡水,閒逛,往西門町,大陸書店,掃貨。 7p.m. 在酒店集合,車至機場。回港。

台灣印象

當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和幾位友人(包括文盲兄)應該都到了台灣。
這原來是我第一次踏足中華民國的領土。
不知怎麼,大陸、歐洲、美國都去過,
而台灣,卻還是我的第一次。
台灣對於我來說,好像很遙遠。

台灣給我的印象,就是藍色和綠色在罵來罵去。
但另一面就是徐若瑄、蔡依琳的又嬌又嗲的模樣。
璸瑯是甚麼味道我不知道,只在小說裏看過。
只聽說賣璸瑯的妹子衣著惹火。
只知道台灣很多摩托車,
因為曾經有友人坐別人的摩托車給撞了,傷了腳,
於是給我的印象就是台灣的人亂開車。
只聽聞說台灣的捷運多咸豬手,和香港地鐵不相伯仲。
只知道台灣的網站、BBS 的用詞很奇怪,
甚麼「讚」、「推」、「樓上的大大」,
在情色網頁,不叫色情網頁,
但在裏面最多人回應的竟是政治的話題,
例如一句「反攻大陸,支持阿扁台獨」就可以引來六百篇回應。
唯一親眼見過的台灣人是白先勇。
也很喜歡他的《台北人》、《花橋榮記》。
還有我最喜歡的電影《一一》是台灣導演楊德昌拍的。
當然還有江文也的《台灣舞曲》也是我喜歡的音樂。
而這個年中無休,也是放在台灣的網址,
不知道台灣海峽下面的電纜是否有問題,
以致在香港經常接不上 pchome 的新聞台。

未出發,先寫印象。
一個從未去過的地方,
原來也可以有很多印象(也可以說是偏見)。
看過回來再寫另一篇印象吧。

Crazyweek

1.星期六至下星期二,本人不在香港。請留言,本人會不定時查聽。

2.看了 Mouse 作曲的音樂劇「恍」。音樂非常精采。
學校方面的安排似欠恰當,下半場竟十時開場、十一時半才完場。

3.Studiotrio 將會舉辦一連串暑期課程。
Finale 樂譜製作課程就快開始啦。有興趣的就要從速報名了,名額有限(因地方有限)。

4.友人加入使用 StudioTrio,學著 SPC 的格式,草擬了一份合約。
那裏可以學到簡單的法律條文的寫法呢?還是應該聘請律師?

5.orchestration 工作再加一首, 前後四首,但要知總共有二十五首。
vocal score 只剩下 overture 和 end credit 就完成了。
幸得阿佛介紹 linus 相助,至少我省了搞分譜的時間。

6.聽了 GN, YKW 音樂會。精采。

7.改編了Tchaikovsky’s October 給 clarinet, cello, piano

8.探訪 TFL 家, 欣賞 Rhapsody in Blue

9.嘗試模仿《珈琲時光》肇那樣在街頭錄音(只不過是一個MD+Mic),地點是油麻地廟街。有趣的是街邊的叫賣聲「免稅煙埋黎睇」、「四仔冇格仔」。
不過太多風和背景噪音的聲音,似乎錄來沒有甚麼用處,要想辦法解決才行。

Comments for this entry:

錄音
W | Posted on 8 Jul 2005 at 2:57 AM
我倒真的跟我的女友在台北捷運錄音: 特別錄了「下一站忠孝新生」的廣播. 不為模仿淺野忠信 (那時已看了珈琲時光), 只因為我們不知何故總愛模份以台語讀出「忠孝新生」, 所以特別錄下來留念.

貪新忘舊

每一天都有新的新技產品推出,
越出越新,但原來不是越出越好。

我阿媽有個古董收音機,用了差不多二十年了,
依然收得很清楚,很耐用。
我買的 MP3 機新就新款了,
但用了不過一個月,就壞了。
我買的是雜牌子,也算了,
聽聞有同學買了 iPod,一樣的死掉。
很明顯越新的產品越不耐用。

又例如手機。
現在的手機真多功能,
又彩色屏幕,
又可以當 PDA 記事簿,又可以拍照。
但是複雜的眼花撩亂,
我老豆買了部新手給老媽,
老媽卻總是弄不懂她的手機怎樣用,
想找個電話號碼出來都找不到。
反而我用的 Nokia 3310,
甚麼多餘的功能也沒有,黑白屏幕、簡單快捷,
都不知幾好用,
用了四五年,跌過無數次,
卻依然運作良好。

很多產品標榜多功能,
但是為了追求多功能,
我們卻犧牲了簡單易用。
而且多功能不一定好。
手機可以影相,
但質數總是不如一部專門只是用來拍照的數碼相機。
電腦雖然可以看電視、甚至可以錄電視節目。
但是要按一大堆指令才可以,
遠不及電視一按便有得看簡單。

有時我們追求某些功能的進步,
其實在產品的另一方面可能正正在退步。
為了追求細小、隨身帶,
出現了 MP3 和 PDA 等等產品。
但是 MP3 音質其實及不上 CD ,
PDA 的功能也遠遠及不上一部 Notebook。
為了細小,我們其實犧牲了質素。
其實我們是否真的需要隨時隨地聽歌、記事呢?
地鐵車廂裏非常嘈吵,
有時我把 MP3 調到最高音量依然聽不清楚,
我倒寧願有人能夠出產一些能完全靜音的耳塞,
把外面的噪音隔絕。

又例如 Windows ,
每年都有新版本。但新的版本不比舊的版本好。
例如當年 Windows XP 只是比 Windows 2000 外表漂亮了,
但是卻出現很多保安問題。
現在到了 2005 年,
我們發現 Operating System 的發展已經停滯了,
其實我們已經不需要經常更新。
又例如 Microsoft Word,
我簡直覺得是越出越差,
經常有些自動功能,與其說是幫助用家,不如說是增添麻煩,
例如一句以 hyphen 作為開始的一句
我一按 Enter 自動變成項目 (bullet),
我不想它自動變更,還要在選項當中調較一大輪,
簡直是浪費時間。
似乎 Microsoft Word 98 已經夠用了,
以後所有新版本新功能都是多餘的。

電腦的速度不斷加快,
但其實一部幾年前的機款,
已經足夠平常的文書、上網之用。
除非你用來打 3D 的電腦 online game,
或者用來剪片、搞動畫,
否則快與慢其實分別不大,
很多新產品新功能都不是必需的。

出產商利用廣告等等,
推銷各種新功能。
讓消費者以為這些新功能是必需的,人人都要有,
再不換新機就會落伍。
而其實絕大部份功能可能是奢侈和多餘的。
而通常一推出新機,
出產商便不再售賣舊機種的附件。
假如你發現你在市面上已經找不到自己數碼相機用的電池,
你就會發現,換一部新機可能比換一個電池更容易。
這樣生產商就逼使我們加快更換新機的頻密次數。

現在新技產品的淘汰週期越來越短,
二三十年前,人們買一部機器,會期望這機器是用一世的。
現在這種設想已經不設實際。
我們知道自己手頭上的產品過幾年就會被淘汰,
過幾年自己也會買新機,
所以新出的產品已經不再標榜耐用。
我們會發現,幾乎每年我們都會有些支出用來買新的電子產品。
而被拋棄的舊產品,可能依然行得走得,
但就被我們拋棄,變成大量的垃圾,實在是非常不環保。

追求進步、貪新忘舊的心理現在很普遍。
但是這種心理,卻令我們對一切事物的關注變得短暫。
所有事物都是曇花一現,一出現便開始落伍。
到底我們在無止境地追求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