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Annie Hall-伴我同行

This week

這個星期的搞作:

通了兩晚作曲。
一個人在音樂系過夜,那音樂系才是自己的。
很久已不再覺得音樂系是自己的地方。
一切都變了,Aud Lib 不是長開的,
Common Room 變得大而空洞。
附近的人都不是當年一起走過種種經歷的人。
一個陌生的地方。
只有靜靜看看舊相簿,只有過去遙遠記憶中的音樂系,
才是自己的。
我的體能不容許我通宵工作,
眼又紅又刺痛,淚水直流,
都在警告我不能長期對著電腦。

官老師希望黃河大合唱出版,和中大出版社的人討論。

有學生快要考八級試了。
我問他為甚麼一定想去考?
他說要教琴幫補家計。
那麼我是不是為教琴界製造了多一個有文憑而造詣還未夠的老師?
我是幫了他還是害了他?
話說回來,我又真的夠資格教他嗎?
我的能力也有限,
雖然我講得出有甚麼錯,有甚麼句子、大小聲、音色處理之類,
但我發現我有能力指出問題,
並不代表我有辦法傳授給學生。

看了 Woody Allen 的 Annie Hall,超騎喱超搞笑,
兩個人的生活就是這樣的嗎?
實在太似我自己了。

看了《可可西里》,好震撼的影片,
關於青藏高原的故事。
一片荒蕪,窮困,人們為了生計不措鋌而走險,違法獵殺羚羊,
捉賊的兵也逼不得已,最後靠販賣從賊搶回來的羊皮來維持生計,
在那地方種種風雪、流沙,隨時進去走不出來,死亡不過是平常事。
http://www.cinespot.com/hkmreviews/ckekexili.html

看了中英《伴我同行》第一步。
故事一般,主角的經歷不感人,反而是僕人和姐更令人敬佩。
茵茵和 Janet 的表現很不錯!

今天會去看曙曦的《流浪在彩色街頭》。

為甚麼這樣忙,還可以看那麼多東西?我也不知道。

BB Life

姐姐帶著一對一歲的孖女來了香港。
識行識走,已經開始呀呀學語了,真是快。
長了牙,不喜歡喝奶了,
反而見到大人吃東西就搶來放進嘴。
不怕生,見人就投懷送抱,
好奇心強,注意力很短,
一會兒又會走去拿別的東西,
大人永遠不知道他們下一步想做甚麼。
似乎越複雜的玩具越沒有興趣,
反而搶大人的鞋子去穿去吃。@_@
但是,看電視又可以坐定定目瞪口呆。
有機會 post 些相給大家看。

老豆剪了個紙箱讓他們穿山洞。
妹妹和姊姊各有所長。
妹妹懂得走路了,姊姊還不太會。
妹妹懂得穿山洞時彎腰低頭,姊姊卻次次撞頭。
可是姊姊這個星期學會了吹響牧童笛,還懂得用飲管吹紙包飲品喝。
今天妹妹學會了把水泡掛在頸上。
好像每天都有新發現,新進步,真是厲害。

BB 有了牙,不喜歡喝奶,卻喜歡吃硬的東西。
你估他下一步是做甚麼?
是去咬一下看看甚麼味道。

老豆把地板上都鋪滿了膠地板,厨房門口也加了門欄。
我們大人總是希望小孩跟隨大人的規矩,
吃飯不要把食物推倒,該睡覺時便不要吵鬧。
有時以為他們抱我們、對著我們笑便是喜歡,
哭便是扭計,不聽話。
又怕他們受傷,怕他們吃錯東西,
又總是期望他們對大人有反應,
但他們的行動卻往往出乎意料。
看到眼前有甚麼吸引,便要拿來咬。
看不見的時候,又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