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版無罪 – 2

以前附近商場裏影印鋪的婆婆總是忙得不可開交,
現在總是清閒得坐在那裏發呆。
自從不許留下整本書影印,
影印鋪的生意也就一落千丈。
沙田中心的一個店鋪更被封鋪,從此不再營業。
也許他們也會納悶,怎麼以前是合法的東西,
現在都變成好像十惡不赦的罪行了。

最多人整本書影印的可能是教科書。
教科書出版商最希望看到影印被杜絕。
教科書年年出新版,一個學生一年的書簿費可以高達千元。
若果是工具書等等有保留價值的書,
人們可能寧願買下來。
但教科書很多都沒有保留價值,
所以學生會選擇影印。
打擊影印,說是保護書商的利益,
卻令家景較窮的學生不得不買貴書,
更令影印鋪的小本經營無法維持,被迫結業。
版權法好像很正義,
但為甚麼要保護書商的利益,卻損害影印鋪的利益呢?

又例如,在唱片方面,版權到底保護的是創作人,還是唱片商呢?
雖說著作人也能分到部份的金錢,
但很明顯後者得到的利潤更多。
其實很多時作曲者會希望樂曲廣為流傳,
更勝於金錢上的利潤。
而版權費的制度,
反而間接迫使人們寧願採用一些不需要版權的古典音樂,
而不鼓勵人們接受新的創作。
有很多古典音樂作曲家已經死了五十年以上,
所以隨意改編、應用它們並不需要收版權費。
例如很多廣告、嬰兒音樂CD之類,
很多時就用古典音樂,省掉一筆費用。

一首熱門流行曲,經過大唱片商的積極推銷宣傳,
當然收取版權費可以賺大錢。
相反一些比較冷門的樂種,買的人本來已經少,
收取版權費只會使那些音樂就加難以傳播開去。
故此版權費的制度,只有利於大規模的經營,
有可能會導致市場口味越來越單一,
比較冒險的嘗試則會越來越少,
對音樂的發展是否好事,實在難說。

通常最提倡版權的,是一些已發展國家,例如美國。
他們是知識產業的輸出國,當然不希望自己的利益受損。
而最多翻版的,是一些正在發展的國家。
我想中國應該是全世界翻版最猖獗的國家。
不單翻版的攤檔隨街可以找到,
連翻版的內容範疇、質數、像真度也是非常高。
一些很文藝的電影、很冷門的音樂也可以找到翻版,
光碟盒上有很漂亮的封面和內容簡介,幾可亂真。
證明翻版碟的消費者質素很高,要求也高。
可以說,支持這個翻版行業的消費者反是較高學歷的人士。
那麼他們為甚麼會支持這些所謂不法的商業?
一個字:「平」就可以解釋。
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國民生產指數、生活指數都比其它國家依然差一大截。
要一個窮國家以富有國家的價格水平去買各種知識產品(電腦軟件、唱片等等),
又是不是一種霸權對發展中國家的剝削?
發展中國家唯一抗衡的方法就是盜版。
既然我們還沒有你們的生產技術和規模,
製造不出像你們那樣高科技的電影、電腦軟件,
但是我們可以抄,把你們的科技藉著抄襲帶進中國。
假如沒有盜版,我想電腦科技很難會在一般家庭之中廣泛流傳。
只不過今天中國的知識產業,包括電影、出版都開始興旺了,
他們也飽受翻版帶來的壞影響,
所以中國才開始逐漸注意版權的問題。

但是一味去捉翻版店鋪的老闆,
其實是擺姿態多過真正用途。
一個行業如果能賺錢,
怎樣禁也禁不住,
拉完一個自然會有其它人頂上。
所有翻版鋪總是在關門後不久又另覓地點開張。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網上的傳播技術更是層出不窮。
WinMX 等等備受打擊之後出現了更強勁的 BT,
假如 BT 也被杜絕,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一樣會有人創出新的技術去傳播。
掃蕩並不是解決的辦法,因為並沒有方法完全杜絕。

翻版有其弱點,就是質數沒有保證。
翻版電影有可能買回去才發現是人頭版,
翻版電腦軟件有可能有木馬、病毒程式。
其實有沒有方法讓人以較平價格合法得到正版呢?
例如,很多唱片現在已經可以在網上逐首下載。
價錢可能只是每首七至八港元左右。
既然有價錢低廉,合法途徑得到正版的產品,
也許便真能令人減少買翻版。
而且我們應該改變我們對正版和翻版的討論框架,
一味說正版即是正義,翻版即是非法,
是把問題看得太簡易了。
我們應該想辦法解決價格之間的差距、
以至國與國之間生產能力的差距,
才能逐漸解決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