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田

上星期六晚上往太和八音「弦風古今匯」排練。
一切順利。

星期日教琴,看友人的安徒生童話舞蹈表演。
上環文娛中心番新了以後漂亮了很多。
香港舞蹈團現在自己的排練室變成了一個小型劇場的地方,
有燈光、有座位、有control room,
和觀眾距離近,又可以長時間多些小型製作,多些實驗機會,很不錯。
小孩子和大人的反應是很不一樣的。
大人以為吸引小孩的地方,可能不怎麼吸引。
反而小孩會在一些位笑出來,而大人卻不知為甚麼好笑。

在睿哲和陶老師、 TFL、 U 一起看影碟。
很久不見陶生了,感覺既近且遠。
音樂人很容易一談音樂便談音樂的結構、曲種、歷史之類的技巧性問題。
陶生沒有這個包袱,但卻即時聯想到海德格的存在主義、藝術將人平常生活不為意的事情「顯露」、遊戲論,每一次表演遠是新的,是第一次,既真且假等等。
有時語言的表述是幫助了我們溝通,還是變成一個「語言障」?
下星期五開始有個關於音樂的吹水會。
但還未知道到時會談些甚麼。

在尖沙咀看看以後工作室的地方。

在何文田觀友人參加的粵曲比賽。
何文田真是一個奇怪的地方,
好像百慕達三角一樣,
明明被鬧市包圍,
但你又無法從九龍任何一個地方看見它。
它只有兩個出口,一面往旺角,一面往紅磡。
除此之外,就如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
音樂及朗誦協會的地址在迦密中學舊校,
我卻去了新校,經路人甲乙兩丁的指點,才終於找到地方。

看了周星馳很久以前的「望夫成龍」。
很喜歡妹頭的角色。

Comments for this entry:

Untitled
grazia | Posted on 13 May 2005 at 12:40 AM
Homantin is indeed a very interesting place, not convenient at all but a very good place to live in. i’d see the triangle as being surrounded by the 3 KCR stations: Kln Tong, Mongkok and Hungho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