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女巫

荒野女巫
不長不短,已經是我是中大的第六年,
也是我第六年見到她。

有人叫她神奇女俠、有人叫她花婆婆。
不過近期覺得荒野女巫這個名子似乎更適合形容她。
她的衣著真的很奇特,用布包裹著頭,
全身的衣服五顏六色,鮮艷得像花,
那款式像個小數民族。
但是卻經常在講座、普通話桌、音樂會,甚至畢業典禮出現。
一直不知道她的來歷,
以為她是某某系的教授親戚吧。
因為有次普通話桌碰著她,她竟然認得我。
(我是去白食的,有免費晚餐。
現在想來,有可能她也是來白食的。)
有一次,搭校巴又碰著她,
我不記得她名字,只好禮貌地笑。
她卻說:「你好好,比以前多左笑容。」
明明是好意,
我卻心裏有點發毛,覺得說不出的奇怪,
以後見著她總是遠遠避開了。
有次去個講座又和她碰個正著,
她又主動和我搭訕,
因為怕在朋友面前和這樣一個怪人傾談奇怪,
借個去廁所的因頭就走開了。
現在想來真有點慚愧。
我因為她的年齡和衣著不相稱而把她標籤為怪人,
實在是歧視成份居多。
但是她幾乎無處不在、神出鬼沒,實在令人不安。
奇怪的是她似乎和任何講座的講者都認識,
經常見到她和人搭訕。
和一些朋友談論過,
原來他們都曾經見過這個婆婆,
但大家都不知道她的來歷。
有朋友甚至試過主動問婆婆住那裏,
但婆婆則好像聽不懂一樣,說些不相關的話。

有一次晚上十時多竟在逸夫書院禮育部樓碰著她,
真個奇也,黑漆漆的沒有人的地方,她在裏面幹甚麼?
卻見她拿了一大堆衣服,
我跟在她後面,
卻見她往山邊小徑走了。
話說中大山旁有些村屋,
原來她是住赤泥坪的村民?
何以終日在中大遊蕩呢…?
主要的謎都似乎解開了。
可能她是在裏洗完澡才回家?
她家裏沒有別的人,
所以來中大渡過每一天?
她會不會是全中大住過最多年,去過最多講座的人呢?
奇就奇在六年裏面總有機會碰著這怪婆婆。
反而有些同學一年裏也見不上一面哩。
我快要走了,這故事是否就這樣終結呢?

(如果有任何人士知道這位婆婆的任何資料,
請和中大保安組(?)聯絡。)

Added 25 April 2005:
又在飯堂遇到荒野女巫。
她真的喝開了水的甜醬。
還帶了大大小小的膠袋,從膠袋裏(!) 倒出剩飯,
在幾碗熱水之間倒來倒去,
也許因為飯冷了?還是因為沒牙吃不動?
最後突然把一個膠袋拋下山頭,
一舉一動都令人意想不到。

Comments for this entry:

Untitled
Jamie | Posted on 17 Apr 2005 at 5:30 PM
hhaaa really interesting! I’ve seen her several times….

Untitled
Kiu | Posted on 26 Apr 2005 at 10:14 PM
很嘔心!!!(荒野女巫), 我懷疑她有病(精神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