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劍雪浮生

上星期去了看「劍雪浮生」。
我並不是一個粵曲迷,
也不是寶珠姐迷,
只能算是半個話劇迷吧。
首演的時候很快就全部場次爆滿了,
看報章、網上的評論,都是讚不絕口。
錯過了的東西總是特別吸引,
於是今次一早就買了票去看。

老實說,我真的覺得蕭芳芳、陳寶珠
比起現在大多數明星更有學養、有氣質。
她們穿起旗袍,儀態端莊,舉止淡定,談吐爾雅,
實在和 Twins 之流是天淵之別。
也許我的口味太過老餅吧。
陳寶珠釋演的任劍輝,温文而有剛氣,
把那型象演的活了。
整個劇的演員演戲都是一流的。
唱得也是非常不錯,雖然和任劍輝或其它粵曲名伶比較,
尚有不及,但是在一個舞台劇裏面能夠這樣已經是技藝四座了。
演員之中,只有梁漢威才是真正的粵劇老倌。
他飾演的薛覺先,中氣十足,豪邁而有大將之風,
唱粵曲也名顯地比其它演員技勝一籌。
值得一提的是,梁漢威經常和春天舞台合作。
在「南海十三郎」和「劍雪浮生」裏面都是扮演薛覺先。
也許他希望借話劇來推廣粵劇,
和從話劇中借鑑取經,看看如何溶入粵劇之中吧。

但是杜國威的劇本則有點令人失望了。
他好像處處想將「劍雪浮生」變成「南海十三郎」的續集。
南海十三郎雖然是一個歷史上真實存在過的粵劇界名人,
但是他真正對粵界的貢戲和影響力,其實遠遠不及唐滌生。
「南海十三郎」是杜國威塑造出來的神話,
使他聲名大噪,也造就了謝君豪的一夜成名。

但是在今次這個「劍雪浮生」的故事裏面,
其實唐滌生才是最重要的人物。
是他穿針引線把任、白撮合。
南海十三郎並不存在於故事結構之中,
但他的名字卻不時經由唐滌生之口提及,
致使劇中的唐滌生(區錦棠飾)永遠活於南海十三郎的陰影之下,
黯然無光,失去了這個角色應有的風采。
看來杜國威放不下自己昔日的成功,
放不下自己塑做出來的神話,
結果昔日的成功成為自己的絆腳石。

白雪仙的角色塑造也是失敗的。
因為這個劇裏面陳寶珠才是觀眾的焦點,
劇中任劍輝的戲份比白雪仙要多。
於是區嘉雯飾演的白雪仙只能擔當一個配角的角色,
何以任劍輝會想找白雪仙作為拍檔?劇中交待得不足夠。
除了刁蠻任性的性格之外,我們說不出白雪仙有何特別之處,
區嘉雯是個好話劇演員,可惜的是她不是粵曲出身,
為了避開這個弱點,在上半場裏面完全沒有給區嘉雯表演唱曲的機會,
而代之以任、白的原聲帶來補充。

杜國威講故事的手法是非常熟練的,
但是,也可以說,有些技巧已經用的太濫了,
例如,一些時空的飛逝,過場的轉折,
都是用說書人向觀眾講故事的手法來交待。
這種手法是很有趣的,只是用得太多了。
「南海十三郎」、「榕樹下」、「城寨風情」等等劇本,
全部都是用這種手法來交待劇情。實在有點老土。
杜國威經常喜歡運用一些香港的本土文化作用素材來寫故事。
但是,我總覺得他描寫的香港不真實。
那只是一個他美化的低下階層生活。
把廟街、大笪地變成他心目中懷舊的、充滿人情味的香港。
但那更像是八十年代的電視劇,而不像真實的人。
他就像個外地遊客,對那些中國特色的旅遊景點感到興味,
而並沒有真正瞭解局內人生活的艱苦。
他喜歡賣弄粵曲的一些吸引人的特色,
例如拍驚堂木、唱鑼鼓經等等。
但是,這個劇卻令我覺得他和春天舞台對粵曲音樂十分不尊重。

第一.很多曲似八十年代的電視主題曲多過似粵曲。
有些群舞更像無視台慶的大組舞,而棄粵劇的功架身段不用,
似是而非,有誤導觀眾之嫌。

第二.它沒有了粵曲的很多精采的元素。
例如唱曲時很少句尾的拉腔,
例如所有鑼鼓和其它樂器都是用電子聲模仿,
完全沒有了粵曲的熱鬧氣氛,
可能是為了迎合現在大多數很少聽粵曲的觀眾口味,
簡直是畫虎不成反類犬。

第三.這個劇說是「劍雪浮生」。
但是場刊上只見陳寶珠的大照,沒有任白。
場刊內容中亦不見絲毫對任、白的介紹、紀念的文字。
令人覺得他們只是拿了任、白作為賣點招徠,
卻不是一個真正為紀念任白而寫的劇。

我雖然不懂粤劇,但他們對音樂的不尊重不認真,
實在令我覺得氣憤。
這個戲,在演戲方面是好的,
但是劇本和音樂的方面卻實在應該鞭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