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尾

上星期三

教二胡。
買 PCMCIA Network Card。
買針筒式補充墨盒。
往中央圖書館,找一個空位子可以用Notebook 做野。
幫同學打樂譜。
中央圖書館樓下原來一直在做「香港音樂特藏」的展覽。
有一些時代曲的舊黑膠、粵曲的劇本、提場、
鄧碧雲的簽名照片。紀大衛和太太合奏的照片。
還有VC+YSW的崇基金禧院慶主題曲和不少香港作曲家樂譜,
原來培正中學禮堂曾是重要的音樂會演出場地。
晚上和諸,TFL,U看 Herbie Hancock + Wayne Shorter。
精采。勁的爵士樂手,就算是即興,
他依然知道整個音樂的結構,知道如何 build up。
Shorter 的 Saxophone 最高音的音色依然柔美,非常厲害。
鼓手(忘記了名字)也極厲害,有些時候把套鼓當非洲鼓一樣地用手打。
但另一方面,也開始看到即興演奏的極限。
例如,一些語句好像cliches一像經常運用。
把句子拆成零碎的motif再組合。
用drum roll、和其它音效來型造氣氛。
等候簽名。聽宇宙談教書的有趣事。
回家,成功令兩部電腦同時上網。
成功為墨盒注射黑墨。

上星期四

工作。
Sit 劇本課。陸教授講解「螳螂捕蟬」,
播放了一點黃秋生和謝君豪的演出片段,
很精采,令我對這個劇本有點改觀。
講甚麼是「荒誕劇」。
到底荒誕劇是否一定有深度,想諷刺時弊,挑戰權威?
還是只是純綷無厘頭?
為甚麼現在人們很喜歡用很多社會學,
文化研究的框架去「解讀」文本?
該文本可能只是為搞笑而搞笑,
對話可能沒有任何宗旨。
劇本裏人物的所有動作,會不會其實完全沒有意義?
為何要將一樣事物「解構」,弄得支離破碎,
而不可以笑完就算呢?
陸教授拋出了一大堆問題。
晚上在音樂廳看泰國大學生表演。
非常精采。音樂很特別。
既有中國的影響(五聲音階,胡弓,揚琴)。
也有印尼的影響 (三支竹筒的敲擊樂器)。
但那音樂確是很特別,同樣的音階,處理手法和中國音樂很不一樣。
例如揚琴和簫(似牧童笛類)一組,弓弦和似阮的樂器一組,
一呼一應(antiphonal)這是中國少見的。
傳統服飾和舞蹈都很好看。舞蹈很溫和柔軟。即便是男子,
舞步裏也帶著幾分嬌嗲。
女主角幾乎每一首歌都換一套新衣,很快速。
表演流程很順暢,每一首曲都有不同的舞蹈、台位調度.可見他們認真、有心機地搞音樂會。最後邀請同學們一起玩竹筒樂器,唱歌,氣氛熱烈。
回家,看ETV上一屆校際音樂節的得獎者表演錄像。
DGS 真係好勁。
原來DGS分senior, intermediate, junior choir + mixed choir (with DBS)。還有orhcestra, string orchestra, band, chinese orchestra。其中western orchestra和所有choir都是高老師一個人包辦。實在太厲害了。
很興奮能夠幫他們來年的音樂劇編曲。應該會用現成古典音樂改編。
查看沉夢行當年的schedule,proposal 等文件,為明天開會準備。

星期五

往DGS開會。加士居道大塞車。目標在望,依然等候多了五分鐘。
往五樓”Careers Room”, VC,音樂的高老師,戲劇的區老師和導演陳永泉開會。VC很清楚地道出寫音樂劇時,管弦樂難以一改再改,底線清楚,企硬立場,很佩服。陳永泉也是一個好導 演,有商有量。幾位老師也是懂說話,也懂安排程序的人。真是個個都強者。我有點怯。
後來翻查網頁,得知陳永泉曾是「今夜芳華正荗」和「時間列車」的導演,還頗多音樂劇的經驗哩。
在油麻地泊車,原來要交保護費,有一個貌似報紙檔老闆娘的人來收錢。
也可以說,這裏有「尊人代客泊車」服務。
回校。往MS 宿舍。
回家。

星期六

再往DGS開會。聽導演和老師們一邊講一邊構思,學到很多東西。
做文書紀錄的小女生也了不起,打字快到無倫,重要關鍵一點不漏。
回家。
完成Mrs. Cham 的兩首小學音樂 demo。
再往佐敦上肥胡課。學的一些鏡頭取景守則,自己可真是沒有想到過。

星期日

教琴。
上舞台課。
溫迪倫教燈光。今天這一課非常精采。
終於分清Fresnel,Par,Profile,Flood等等燈光的分別。
簡談燈光平面圖如何設計。如何用三箋燈來把人的面孔照得自然。
晚上,和MS旺角吃迴轉壽司。
我是大鄉里,這還是我第一次吃迴轉壽司。
初時還在懷疑,到底餐館如何知道我吃了多少碟,
如果我把碟放回輸送帶,會不會沒有人發覺?
另外叫了一個海鮮鳥冬,一小瓶熱清酒,甚不錯。
看「機場客運站」。
史匹堡轉行拍笑片。很好笑,好正。有好多「橋」簡直是異想天開。
Tom Hans 和一眾演員的演技也很好。
這齣劇也非常社會性。
初時講到主角無國家可歸,被美國海關視為”Unacceptable”,
很能反映現在中東人所受到的歧視偏見。
美國海關一方面又要一大堆Application Form,一大堆規矩。
但是規矩其實是美國講的,沒有權力的人只可以屈服於規矩。
初時以為史匹堡真係想「反美」。
唯獨結尾卻有點不圓滿。
主角為了要達成父親遺下的夢想,
終於進入紐約找到爵士樂手簽名。
劇終時,是紐約時代廣場一片昇平繁華的畫面。
這樣就中和了對美國政府的控訴,
導演的立場顯得很含糊。
其實男主角遭受美國政府那麼多不公平對待,
這個美國還值得他進入嗎?
劇的結局突然峰迴路轉,又變回大美國主義。
畢竟這是商業社會,觀眾都是美國人,總不能不遷就吧。
不過,撇開這些社會、政治的命題,
單純從故事性和娛樂性來看,這絶對是非常好戲!

星期一

工作。
打日記。
晚上「年中無休」網聚。
凌晨通宵去把一些CD轉成MP3,
希望音樂劇編曲時有用。

星期二

工作
在李惠珍琴房偷睡。
粵曲課。
和MS,茵,Carol飯。
工作。打日記。

九月中

上星期三

二胡。午睡。被電話吵醒。Cham太。有 job 要接。
除此以外失憶。唔記得做左乜。

上星期四。

工作
sit 堂。
看推銷員之死的電影。
陸教授分析父親(Willy Loman)和兩個兒子的性格弱點。
解釋希臘悲劇和現代悲劇的分別。
現代社會裏不再有英雄了,只有普通人。
但是普通人的生活困難,也可以是悲劇。

買到螳螂捕蟬的劇本(潘惠森著,謝君豪、黃秋生主演)
當晚看完。
不喜歡潘惠森扮高深、扮有玄機的文筆。
也不喜歡他滿紙粗口。
但是他在營造緊張氣氛、角色的對白還是蠻有趣的。

星期五

幫鋼琴學生aural 試題錄音,打notes。
胡民廣課要交storyboard, 胡亂畫了幾格漫畫。
工作,依據 Messiaen 自己寫的 chord table,
找 Livre du Saint Sacrement 裏面的所有 chord 。
頭昏腦脹。
晚上,在尖沙咀杏花樓和MS,TFL 飯。
看 Gounod 歌劇 Faust。
Orchestra 有點頹,營造不了戲劇性。
Gounod 的音樂頗抒情,但後段有 organ 的部分也很有力。
佈景、服裝、燈光都非常漂亮。張國永設計的燈光猶其值得一讚。
最令人難忘的畫面絶對是劇終女主角升天的一幕,真的用吊綫把人吊上去。
一道強得刺眼的白光,從人的頭頂照耀,有如天堂的光一樣。
加上滲透鋪滿整個台面的煙霧,當真彷如雲層之上。
那個畫面,簡直就像某些教堂的名畫一樣,漂亮極了,不像人世。

另一個難忘的畫面是修道院裏,修女們都點燃著蠟燭。
蠟蠋的白光從下方照耀著眾人的臉龐,
令那場景看來很詭異,完全掂。
魔鬼Mephisto的初次出場,
女主角的初次出場的畫面也都非常漂亮
很多群戲都排得非常好看,猶其一開始嘉年華的一幕。

敗筆之一是男主角殺死女主角兄長的一幕。
由於一劍剌在脅下,實在太假,不少觀眾忍不住笑出聲來。
另外,佈景構圖、故事情節都比較四平八穩,部份時候有點悶場。
記得上一次看盧景文導演的歌劇是蝴蝶夫人。
今次旳音樂當然比不上普契尼吸引,但整體來說,亦非常精采。

星期六

芬生日。
全家吃蛋糕。打乒乓球,桌球。
晚上,上肥胡課。
很多同學遲到,肥胡發火,要停止我們拍片的計劃。

星期日

教琴
舞台管理課。溫迪倫講 set design 。
很有見地。寫實和抽象的分別在哪裏?
design 和 art 分別在哪裏?
可能只需要一些 symbol 就已經足以令人聯想到舞台上呈現的是甚麼地方。
e.g. 只要一張床,一對拖鞋,己足以令人認為這是一間睡房。
假如把床換成 sofa, 我們可能便以為這是客廳。
晚上,回家,整網頁。

星期一

工作。
中午在粵曲資料中心裏hair了一陣。
和MS本部吃飯。
幫同學打樂譜。
晚上往 Yin studio,看看怎樣 setup Cakewalk Sonar。
很明顯,Cakewalk 不及 Digital Performer 太多了。
回家,中大Dial-up有問題,再次嘗試用 Router 令兩部電腦同時上網。

星期二

工作。
幫同學打樂譜。
寫日記。
粵曲課。和茵、MS 飯。

九月中

上星期四

工作
sit GEE 堂:
戲劇欣賞與創作:從文字到舞台。
這一課以讀經典劇本為主,
也包括潘惠森的螳螂捕蟬,話劇團翻譯的家庭作孽。
可惜要工作,sit了半堂, 剛聽完 course outline 就要回巢了。

晚上往新亞sit COM3933 流行音樂:製作與營銷
馮禮慈教。
條友簡直吹水怪,勁dump波鐘,把本來十分鐘可以說完的話說了一個鐘。
課程的功課更是奇持:
50% individual project-
可以寫樂評 (CD or concert)
可以作流行曲 (不而樂譜,只要錄音)
可以填詞
50% group project-
假設你是個監製,想撬一個歌手,
將佢重新包裝,你會選擇誰?
寫一個計劃書怎樣改造他,包裝和推廣?

說得好聽是範圍很廣闊,學生有很多自由度去做 project,
但也可以說,非常求其,不認真。
上了一半,趁 break 離開了。
佢派既notes 反而有d 料到,
講一張流行曲 CD 的成本用在那裏。
只是資料舊了,是他自己80年代末所寫。

上星期五

工作
臨到午飯時間,CWL要我將黑膠的 George Crumb 錄在MD上。
但是我看著譜,都無法辨認到底那首曲是甚麼時候開始。
結果只好隨便錄一段下來算數。
和YWK,MS飯。

星期六

和鼠,佛,JY,AL 午飯。家樂商場易牙妙手。
至香港電台。
和RC吹水。
好似好匆忙。一take過。
選擇了Capriccio 和沉夢行幕二場四。
還有 Howard Hanson 的 Merry Mount Suite 。

往佐敦牡丹樓。
開會,傾拍攝事宜。
上肥胡課。
再開會。
有同學願意借出家宅拍戲。於是拉大隊睇樓視察環境。
散水。

星期日

教琴。
琴行在沒有事先徵詢的情況下突然幫我收多一個樂理學生。
難道我早上九時教到下午二時,不需要吃飯嗎?
簡直不知所謂。

上麥秋課。
太累,睡足全課。
晚上,想輕鬆一下,
油麻地百老匯中心看電影「忘了,忘不了」
老年的丈夫為了喚醒老人痴呆症妻子的記憶,
把年青時兩人之間的愛情故事誦讀。
最後妻子終於認得丈夫,兩人擕手仙去,
很感人。
雖然只是橋段很普通的愛情故事,但是演員演得很好。
看石琪的影評:
http://hk.news.yahoo.com/040828/12/142fg.html

星期一

YJF Oral defense。陳怡,CWW,VC,DL 一起審問。
很順利完成。
和 TCF 在眾志吹水。
聽師兄談生意經驗,開 studio 、搞drama音樂等事。
被 office 急召應酬。急奔往紫荊閣。
聽一眾大人物吹水,談世界各地華人音樂家的新聞舊事。
往 NA Lib 上網。
看選舉結果。鄭經翰、長毛齊當選,下年立法會多鬧劇看了。
Sit COM3939 Film Director。
兩年前也曾 sit 過。
Prof. Kenny 講課非常精采。
當年課程所涉及的導演有:
Ingmar Bergman, Hitchcock, Kubrick, Woody Allen, 張藝謀。
今年課程所涉及的導演則有:
Hitchcock, Martin Scorsese, Woody Allen, 關錦鵬。
也許張藝謀近年的作品質數越來越差,令教授放棄他,寧選關錦鶻。
在這個網頁可以下載筆記,正:
http://www.com.cuhk.edu.hk/courses/com3939/com3939.htm

下山。回音樂系。
和YK,佛吹水,談現在越來越多的大機構、套餐式的樂器班,
談音樂系新開的MA 課程。
回家。看電視「青出於藍」,笑爆。

星期二

工作。
粵曲課。
打日記。

九月初

九月初

上星期五

Harddisk 發出異響。用了十多分鐘才能boot機進入windows,入到windows 後依然以蜗牛速度運行。冇backup,大鑊。

星期六

幫MS搬宿。順利安全駕車。只是外加行程,在馬鞍山兜風。
比起上一年撞車,今年算是好多了。
肥胡課。教如何寫道具表、佈景表、服裝表等等。給了一份新劇本,要同學們一起拍。估唔到咁大鑊。
和Yin及其友人飯。

星期日

教琴。
舞台課。Mike 講SM 應如何應付演員的要求。
再一次自介,解繩遊戲,role play,etc.
晚上在旺電買了個USB Case。
把 Harddisk 接上舊 Notebook, 嘗試開啟裏面的檔案,原全沒有問題,不知何解。

星期一

回校,在Franklin 看 Notebook 優惠展銷,買了最平的 HP Compaq Presario 2200。在 Fulton 206 等待取貨,一直等到日落,場面之混亂,職員之不濟,實在豈有此理。聲稱一天取貨,結果真是用了一整天才取到貨。所幸當日沒有工作,要不真給它要了命。

星期二

工作。
中午茵茵至,和MS 齊上粵曲課。
下午工作,打譜。
遇粵曲資料館新同事。

星期三

教二胡,
去文化中心買票,
順便看到Musicarama,New Visions和下一年Art Fest的宣傳單張。
買Notebook 鎖。
回家。
看魔戒一。
Backup harddisk 裏的資料,燒碟燒通宵。

每天晚上不是搞電腦,就是空白一片,唔知做左乜。
近來實在無甚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