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鼓神音

(注:文章日期並不準確,只知道大約是 Year 2 上 Witzleben World Music 的時候。)
二月二十八日星期三晚在文化中心大劇院觀看了「妙鼓神音」的演出。
「妙鼓神音」的節目包括印度西南部Thayambaka的擊鼓藝術
和日本「由布院源流太鼓」的表演。
印度鼓的主奏者Mattanur Sankarankutty的鼓藝真是超凡,
整整一個小時之中兩手不停地敲打,毫無間斷,
但是每一個節拍都毫無差池,非常清楚準確。
兩隻手的動作已經幾乎變成慣性規律,似乎毫不費思考已經會自己敲打。
不知這是否就是印度瑜珈所追求的忘我狀態?我聽的時候,聲音很大,
卻並不覺得很吵,反而給我一種冥想的感覺。

印度鼓比較著重主奏者,其它演奏者只是打一些較基本的節拍,
我覺得太平板了,比較沉悶。只有在最後時,
所有人的節拍越來越密,越來越響,
那種氣勢真是像場刊所說那樣「石破天驚」。

Thayambaka的節奏很複雜,有時我聽到好像是一句是七拍,
下一句是六拍,再下一句五拍那樣遞減或遞增。相比之下,
日本鼓的節拍簡單得多,和中國的音樂一樣,比較講究規整和平衡,
很多時都是明顯的四拍子,再加上少許的切分音(syncopation) 的變化。

至於日本太鼓,它講求的不僅是音律上的美,
我發現鼓手的每一個動作的形態,鼓排列的圖案等都很美。
日本鼓的演奏給我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因為它的文化和中國的音樂文化是那麼接近。
日本的鼓樂和中國的鼓樂一樣,不單是一種音樂,
還是一種禮,是向天地祈求福祉的一種儀式。

這場音樂會最令人興奮的是有觀眾的參與。上半場結尾時,
觀眾已經忍不住跟隨演奏者的節拍來拍手了。
之後印度的主奏者更非常巧妙地運用call and response 的手法,
讓觀眾投入其中。下半場結尾是全場的高潮,日本人和印度人聯手擊鼓,
觀眾都聽得興奮莫名。最後日本鼓的主奏者帶領大家一同打祈求祝福的節拍,
所有觀眾一同起身打拍子,那種氣氛很好。
我覺得一個音樂會能做到這樣真是非常成功啊!